贪恋中取暖 绝望中毁灭 – 健康者社区

贪恋中取暖 绝望中毁灭

一壶茶烫热了我的心自从结婚后,老公金华就不会说甜言蜜语,不会猜测我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一个人在家里忙里忙外地伺候他,可他还经常埋怨我越来越没有女人味,这使我们之间的关系像有裂纹的陶瓷碗一样坚实不起来。

于是在我和金华又一次争吵后,独自走进了开心果的茶吧。

开心果说,小姐,铁观音太冲不适合你,我给你换壶九品香莲吧。

九品香莲端来的时候,这个叫开心果的男人身上也飘来了淡淡的莲花香。

我于袅袅沉香中悠悠地品茶,一盏在手,心中似有静莲吐芳。

“女人开花的季节并不长,如果能开得如九品香莲这般,即便凋谢,也该了无遗憾。

”开心果说。

我的心颤动了一下,却不知道一场不设防的爱情悄然开始了。

开心果告诉我,一直以来他在找寻这样一个女子,她漂亮却不幸福,纠缠于一场奄奄一息的婚姻里不能自拔,无助和绝望让她日渐憔悴,她痛苦,她落寞,她迫切地需要寻找到一个情感的突破口。

老天那不就是我吗。

我和开心果,我们像退潮后的岸和搁浅的鱼莫名其妙地就呆在了一起,我们彼此需要,日夜缠绵。

开心果是个浪漫的男人,他把我带到千佛山上,他说你不应该陷入忧伤,我要你快乐,像满山的迎春花一样充满阳光和激情。

他牵着我的手从山脚跑到山顶。

我承认自己已经太久没有这种快乐的感觉了。

那一刻,我感觉爱如春风,把疲惫的心唤醒。

我突然明白了原来的生活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是情趣,和情趣带来的发自内心的快乐。

虽然我知道这是一种危险的游戏,但我觉得自己一下子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可以去面对未来发生的任何事情。

冷战了三个月,金华给我打电话了,这一回他显得非常平静。

他说。

“别把火玩得太过了,好吗。

”我听到有人在抢他电话,是个女人的声音,她的笑暧昧不清。

我突然为自己的越轨找到了平衡的支点,开始心安理得了,呵,看来你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也在外面风花雪月。

我笑了,我已经不再在乎金华了,我要和我的开心果在一起,他是我的阳光,他是我的激情所在。

下定决心后,我第一时间给金华打去电话,我说。

“金华,结束吧,我不想在没有激情的婚姻里继续生活了。

”金华在电话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猜不出那是快乐还是忧伤。

金华没有同意离婚,我们分居着。

转眼我和开心果已相恋一年,一个值得庆贺的纪念日,我买了一束百合花和一盏莲花纸灯,我要送给开心果,我希望我们的感情像莲花一般圣洁像百合一样长久。

那些天,开心果没怎么陪我,他说店里有点忙,忙碌中的男人比女人更需要关怀,我想他需要我。

走进“花心”茶吧,我放慢脚步,想给他个惊喜,结果我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天呐,我的开心果,他目光涣散,倒在藤椅中,胸口上插着一把没了顶的刀。

金华很干脆地承认是他干的。

他说他是爱我的,世界上没有人像他一样爱我疼我。

他说300多个日夜,他痛苦得只能以安眠药来麻醉自己的神经。

他顶住了来自父母和邻居们的议论,却无法面对他同事们的指指点点。

他能够感觉那眼神像一把刀一样直刺心窝,剜得他鲜血直流。

那次,是他的一位女下属想抢电话劝我回家昨天,突发的一件事更是捅了他致命的一刀。

本来他们单位决定周末集体去旅游,大家兴奋地谈论哪些人会带另一半参加。

一位下属问他带不带爱人去。

旁边有一位插嘴说,当然不会去,就是去,可能也不是和他去。

他们还就这个事打赌,金华的心彻底绝望了。

他内心苦苦支撑的尊严片刻间支离破碎了。

他以前就有好几次想找开心果拼命,可是他不忍伤害我,更不想毁坏我的尊严和名誉,他一直选择了忍耐,希望我自己回头。

可一年过去了,我不仅不回头,还毫无顾忌地和开心果走在一起。

于是,他选择了毁灭。

这真是报应,仅仅因为贪恋一场充满激情的爱,而毁灭了两个深爱自己的男人。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心口绞痛,手里的花儿纷纷败落,失了魂。

料理完开心果的后事后,我戒掉了喝茶的习惯,杯子里重新注满了白水,平静而平淡的白水,像我现在一直以来的生活――一个人简单而失意。

关于爱情,我只字不想提。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