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实录:我的爱不如富婆的钱 – 健康者社区

伤痛实录:我的爱不如富婆的钱

吉恩希来应聘时,还穿着学生衫,洁白的衣服上残留着油渍,紧张得脸红手抖,说话结结巴巴的,将聪明说成了“粗明”。

天平觉得好笑,做律师首先要衣冠整洁,再就是口齿清晰,这两点她都不具备。

他打断她的话,吉小姐,面试到此结束,有消息秘书会通知你的。

吉恩希越发的结巴起来,她张着嘴,嘟囔了半天。

天平是一个字都没有听懂,心里为被她浪费的15分钟惋惜不已。

大律师廖天平的时间一向是以秒来计算的,现在无端被一个白痴浪费了900秒。

900秒,可以谈定一场离婚官司或是一个简单的斗殴索赔案件,那么,他至少会有千元入账了。

多懊恼,白白损失一笔钱。

但是最后,廖天平还是决定了录用吉恩希。

因为吉恩希最后的动作打动了他。

吉恩希走的时候,为他冲了一杯咖啡。

很抱歉,耽误了您的时间,吉恩希说,让我为您冲一杯咖啡,表达我的歉意吧。

咖啡冲得很难喝,因为加了太多的水。

但是廖天平看到了她的潜质,吉恩希已经看出了今天的面试毫无结果,可是她保持了自己的风度,而不是像那些失败者,要么垂头丧气地黯然离去,要么高昂着头假装不屑一顾。

只有吉恩希保持了风度全身而退。

作为一个律师,这就足够了。

2廖天平没有看错,吉恩希果然是支潜力股。

到律师楼不过半年,已是廖天平的左右手了,她的薪水一加再加,背后不是没有流言,彼此都是单身,男欢女爱也是平常。

吉恩希并不理会这些,她需要工作、需要钱、需要房子,然后把妈妈接来和她一起住,这就是她的愿望了,也是她工作的动力。

何况廖天平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单身。

都说廖天平的天平律师楼是由一位名为齐莉的富商投资的,而私底下,他们保持着暧昧的关系。

那人她是见过的,中年女人中人之姿,谈吐还算优雅,然而骂起员工来却是毫无口德,想起什么骂什么,吉恩希皱了皱眉,一边坐着的廖天平似乎也有些尴尬。

齐莉经营着几个规模不小的公司,范围涉及房地产和娱乐业,廖天平是她的法律顾问。

她似乎不喜欢恩希,然而有什么关系,恩希也一样不喜欢她。

吉恩希不相信廖天平这样的人会为金钱折腰,何况是折在齐莉这样一个女人的石榴裙下,打死她她也不相信。

3廖天平接了个大案子,经济案的报酬一向高,何况是上千万的官司。

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了进去,翻法律条文,研究相似的案例,尽可能的把资料收集齐全。

恩希的重要性开始凸显出来,她利用自己的英语优势,为廖天平查阅了许多国外的案例。

很多的夜晚,城市的灯火开始黯淡下去,廖天平的办公室的灯火明亮,咖啡一杯一杯地喝,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一抬头总是能看到对方。

廖天平是极会关心人的,恩希的桌子上总会有个苹果,有时候是一串香蕉,那是他为恩希准备的宵夜。

夜半归家,他开车送恩希。

深秋时分,雾气已经很重了,天气又冷,恩希忍不住要哆嗦。

廖天平无声无息地开了暖气。

恩希扭头看着窗外倒退的一排排树木,心里有温润的东西慢慢散开去。

一向是,一向是,她最不能抗拒的就是无声无息的关怀,看似不经意,其实件件在心。

案件如期审讯,因为功课做得足,廖天平胜了。

他给了恩希可观的报酬,那些报酬足够恩希给足房子的首期付款。

恩希拿着那张支票,看了又看,然后把支票捂在眼睛上,眼泪抑制不住地掉了下来。

良久,她抬起头,廖天平正看着她,递了面纸过来,眼里有温柔的牵痛。

恩希知道他是关心她的。

4恩希自北京出差回来,走出火车站才发现自己的包丢了,钱包,手机通通丢了,换言之,她是连坐公交的钱都没有了,她用外套口袋里的一盒巧克力换了3分钟的通话。

只能打给廖天平,因为她只记得他的号码。

半小时后,廖天平赶到了。

找锁匠开门,去派出所登记补办新身份证,再去银行将所有的银行卡挂失,一番折腾,恩希身心俱疲。

她躺在沙发上,浑身酸软只是动弹不得。

好在还有廖天平,不然,她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乱糟糟的一切。

廖天平为她放好了洗澡水,叮嘱她早点休息,然后走了。

恩希沐浴后出来,才发现廖天平留了一沓钱在她的笔记本电脑上。

手机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是廖天平。

他说恩希,我替你叫了外卖,你一定要吃。

他的声音如冬日的暖阳,暖暖地自她的耳际吹过,她忽然如饮了过多的酒一般,双颊酡红地醉了。

是她最爱吃的香菇鸡肉粥,恩希的心如煮沸的咖啡,扑通扑通找不到出口。

她开始想念廖天平。

心知这样是危险的,他和齐莉的关系,她早已知道了,无论有爱与否,他们私下的亲密却是事实,齐莉出入他的住处的情形她不是没有见过,而很多的时候,廖天平的身上总是会泛着齐莉惯用的香水味道。

明知是泥潭,还是忍不住会泥足深陷,只因,一切,为时已晚。

她看着廖天平的座位发呆,看着廖天平的茶杯发呆,看着廖天平的文件发呆,总之和廖天平有关的一切都能让她发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