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回来,一定要找我 – 健康者社区

老婆,回来,一定要找我

老婆临走的时候,她已不能说话,我抓着她的手,在她的手蓦地较为有力地抓了一下我的手后,然后永远地走了。

她没有闭眼,我木然地打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贴着老婆的耳朵说。

你放心。

我是很长很长时间以后才帮她把眼睛合上的。

我一直给她讲,讲我们的高中,讲我们大学里鸿雁传情,讲我们的朋友,讲我们的家人,讲我们以前构思的蓝图。

她静静地听,仿佛都听进去了,我仿佛听到她对我说。

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

老婆,我爱你。

老婆,我的笔记本上,今天的工作日记写着,943方韵,我爱你。

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943天,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笔记本上写上你离去的天数,你的名字,我爱你。

明天该写944方韵,我爱你。

呵呵,老婆,你还记得自己扭着你的小腰,晃着你智慧的脑袋说“就是是呀”。

我记得。

1991年10月27日(你后来告诉我说那天是10月27日),我问你物理考试满分。

你扭着你的小腰,晃着你的脑袋说“就是是呀”。

我笑了,为什么不说就是或是呀,而说就是是呀,你习惯这样说。

你说“就是是呀。

”说完你和我都笑了。

老婆,你还记得吗。

1994年03月16日,我问你,确定考南京大学了。

你说。

“就是是呀”。

我的高考志愿,我的第一志愿南京大学,后面的没有填。

班主任方老师生气了,要我改清华,你也来劝我,说清华吧。

我急了,老子要就是要读南京大学,大不了老子转学明年再考。

你后来告诉我说。

“你好犟噢”我说是吗。

你说。

“就是是呀”。

后来听从了方老师和胡老师的建议,把志愿填满,于是我的志愿是。

第一志愿南京大学,第二志愿南京大学,第三志愿南京大学。

你说。

“铁了心读南大啊。

”我说就是是呀。

你说“讨厌”,你那个时候好可爱哦,老婆。

老婆,你还记得吗。

1998年我们俩一起坐在房东留下的那个黑白电视机前,看着那些受洪水困扰无家可归的人们,我说水火无情啊,你说就是是呀,眼泪都出来了,你说他们好可怜我,我说老婆,我们吃大饼不可怜啊。

你说。

不可怜呀,有你我就不可怜了。

我心疼的要死,感动了。

老婆,那个时候我就发誓,一辈子不和你生气,不和你吵架,不和你打架。

老婆,和你一起度过的一辈子为什么只有那么短。

老婆,为什么。

老婆,我爱你。

你还记得吗。

看那个什么电视剧来着,女孩子要她男朋友大声说。

我爱你。

那个男的就是不说,女孩子说。

你个畜生倒是说呀。

镜头还蛮美的。

你掉过头,用你的左手托着我的下巴,用你的右手食指刮着我的鼻子,坏坏地笑着对我说。

“畜生(哎呀,那个声音怎么下流那么引诱人呢),你倒是说呀。

”我说说什么呀。

你轻轻地给我一个嘴巴子,“装糊涂”。

嘿嘿,老婆我知道你要我说什么了,你说。

“那就说”。

老婆,“亲一个”,你哈哈一笑,你不会真的是畜生吧,只晓得亲一个。

说完还忍不住做了哆嗦的动作,老婆,你好可爱哦。

我说喜欢听我说我爱你呀,你说就是是呀。

我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你好得意哦“这还差不多”。

我说老婆我可不可以把刚才的话说完呀。

你说说呀。

我爱你做的饭,我爱你洗衣服,我爱你拖地板。

你歪着嘴巴闭着一只眼睛装怪相说。

老婆是个懒家伙,还是你做吧。

老婆,你好可爱哦。

常常伴着你的怪相入眠,也常常伴着你的怪相醒来。

老婆,我爱你。

方韵,老婆,你知道吗。

你走的第二天,你妈妈来到杭州,把我好一顿揍,一边揍一边骂我。

你个畜牲,你个畜牲,你个畜牲……老婆,我这个畜牲,想你,爱你。

老婆,你的自行车骑的那么娴熟,你一直规规矩矩地在自行车道上行使,你一直遵守交通规则。

老婆,若有下辈子,我一定要你写一万遍,背一万遍,说一万遍。

小心机动车逆向行驶撞人小心机动车逆向行驶撞人小心机动车逆向行驶撞人……老婆,你记住了吗。

老婆你知道了吗。

听说当你被交警送往浙二医院的时候,你还有微弱的意识,你的那个曾经托起我下巴的叫我这个畜牲说“我爱你”的手已是血肉模糊,在你手能触及的裤袋里,有我亲手雕刻的丘比特之箭,两颗心,一颗上刻着你的名字,一颗上刻着我的名字。

你曾经说我这个人不会失业,即使失业了还可以去刻假公章卖。

我说那违法呢。

你说莫贪心撒,有碗稀饭钱就不刻了。

老婆,你走后,我挣过很多碗稀饭钱,不是靠刻假公章,而是工资。

我把稀饭钱留下,其它的存上。

老婆,我身体倍棒,不过没有同样吃素的释永信那么胖。

老婆,那天晚上来了好多人,有猪儿和他浙大毕业的一些同学,有幺妹儿那个“天棒崽”和一些他的社会上的朋友。

他们说要把那个司机弄死。

老婆,他们给我凑了五万多块钱,可是医生放弃治疗了,他们说你的生命体征已经消失了。

钱,用不上了。

老婆,我们自己吃咸菜喝稀饭攒下的那些钱也用不上了。

老婆,从南大毕业后第一年你还记得买过衣服么。

我给你买过,一件羊毛衫85元,一条裤子70。

你说我是个败家子,还有衣服穿干嘛要买呀。

我说这个不贵,也算是败家子哦。

你说就是是呀。

老婆,送你上路的那天,猪儿买了好漂亮一件女式衬衣,他说从银泰百货买的,多少钱他没有说。

他烧了,他对我说,班里那么多男生喜欢你,但是他们都和我是哥们儿。

他说高中的时候大家都说我们好般配的哦。

“没有想到你们不能互伴一生。

”我当时就跟他急了,我说我和老婆会走完一生的,他连忙说,是的是的。

在深圳的麻子三那天也来了,是猪儿去萧山机场接的。

麻子三说。

“方韵,老子要是取你做媳妇,一定不让你骑自行车。

”猪儿问麻子三。

“难道你买车了。

”麻子三说。

“老子可以挤公交车嘛。

”老婆,天目山路依然绿树如荫,依然车流如织,教工路口你淌下的血迹,早已没有痕迹,那次去杭州出差,我一个人又去了那里。

老婆,你那天看见我了吗。

你会告诉我。

“就是是呀”。

老婆,是吧。

老婆,今年3月26日,我在老家县城给我的岳父岳母――你的爸爸妈妈买了套房子,现在装修好了,他们已搬进去住了。

我不让他们再干农活了,你妹妹测验考试一般都在670左右,她的班主任说让她明年报清华大学。

我也觉着好,你说呢。

对了,老婆,猪儿那带过来的5万多块钱,他说是朋友们凑的,我要退给他们他们都说不记得谁出的多少钱,不好分回去了,都不要。

前段时间猪儿在余杭区买房子,我给他寄去了6万。

他又原封不动地给我寄回了6万。

他给我发短信说。

“兄弟是一辈子的,方韵是我们大家的。

再给提那个钱老子操你祖宗。

”老婆,他叫我买个车,说现在的工资也够养个车了。

老婆,我暂时还不想买,明年你妹妹上大学了,得给她攒笔钱,至少在清华念书咱不能让她因为钱自卑,虽然她如你一样节俭、聪慧、懂事。

爸爸妈妈也上年纪了,得买份保险。

我想今年过年的时候,把你年终奖可能三万多块吧,给我爸爸和妈妈把老家的房子收拾一下。

别担心,给你爸爸妈妈买房子是我父母去张罗的,看房子交定金都是他们去办的,我爸爸妈妈说,人家女儿嫁给你了,你就要负责一辈子。

老婆,你当时用力拉我一下,是要告诉我好好照顾你父母和妹妹吗。

老婆,冬天又来了。

2005年冬,我离开了杭州,来到了青岛,快两年了哦。

我带着你的照片去五四广场,金沙滩,石老人走了一圈,老婆,大海漂亮吗。

老婆,我有个想法,你别告诉别人哦。

我想攒钱,不需要攒很多,攒够200万吧。

买个结实的悍马,车牌就上渝AA9441,杭州,不去了吧,那里虽然漂亮,不安全,青岛。

离家乡太远了吧。

还是回重庆吧。

我们的家乡现在好漂亮了耶。

老婆,以后回重庆不能到菜园坝了哦,火车站搬了哦。

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

没得事得,有我你就不用怕迷路了。

老婆,我把悍马给你挣下来,下辈子,你一定要找我要钥匙。

老婆,一定要找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