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美少妇受到女上司性骚扰后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美少妇受到女上司性骚扰后

我遇到了来自同性的骚扰起先我只是偶然发现,当我和刘菲单独相处时,她看我的眼光十分暧昧。

我怀疑是不是自己感觉出了问题,她是个结了婚的女人,我也是个比她小不了几岁的少妇,人家怎会对我有非分之想。

而且,以刘菲秀外慧中的外貌和气质,她也不会把自己当作A片主角吧。

让我难堪的事终于来了那天下班后,我到公司的淋浴间洗澡――像我们这样的外资公司,为保持员工形象,大都设有淋浴间。

那天,淋浴间里只有我和刘菲两个人,我在拿沐浴液的瞬间,突然发现刘菲正盯着我的身子发呆。

我的脸一下红了,忙转过背去假意让喷头冲自己的脸。

忽然之间,我感觉一对乳房贴上了我的后背,一双白皙柔嫩的手从我身后搂过来。

我听到刘菲在我身边低语。

“好漂亮的身子啊。

”顿时我像遭了电击,窘得不知所措。

我又羞又惶恐,一面努力挣脱一面说。

“你这是怎么啦。

刘经理,别这样开玩笑好吗。

”刘菲的手一松,我连忙脱开了身,几下把自己擦干,哆哆嗦嗦地穿起衣裙,逃也似地离开了浴室。

有了第一次,刘菲对我的异常举动接踵而至。

她有时借口谈工作,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我低头看她给我的文件时,发现她正失神地盯着我的胸部看,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地把衣领往上抬抬。

但她一点没有收敛,有时还趁四周无人,伸手摸我身体的某个部位。

我只能软弱地反抗。

“刘经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我无力的抵抗丝毫不起作用,反倒像鼓动起刘菲骚扰的兴趣一般。

难堪的次数愈发增多,我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成了刘菲袭击的目标。

来自同性的骚扰使我哭笑不得,更多的是羞辱和烦恼。

起先我正告过刘菲两次,似乎起了点作用,但两周过去,刘菲见我没别的招数,就恢复了在浴室里对我动手动脚了。

而且她总是把机会瞅得准准的,经常是只要我一人在公司女职员的浴室淋浴时,她准到。

一次她甚至附在我耳边说。

“就让我们保持这种亲密关系,不好吗。

”我大惊失色。

“这算哪门子事啊。

”碰了软钉子后,刘菲在工作上自然不会给我好果子吃。

因工作失误被上面接连责备了几次,我心里委屈得跟什么似的,回家后自然是心事重重。

莽丈夫出了个馊主意晚饭时,见我满腹心事饭也吃不下几口,丈夫杨岩关切地问我哪不舒服。

我吞吞吐吐地道出。

“有人性骚扰我。

”杨岩一听,一下暴怒起来。

“我叫你不要穿性感的衣服嘛,没有臭鱼腥,哪来烂苍蝇。

你说说,在哪里骚扰你。

”我答在办公室还有淋浴间。

“咚”,杨岩一掌打在饭桌上,吓人一跳。

“谁。

老子找人把他给做了。

”我说。

“是我的上司刘菲,是个女的。

”杨岩一听满脸困惑,随后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笑。

我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杨岩,你老婆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

也不给人家拿主意。

”杨岩好不容易止住大笑。

“你呀,也该把话说明白嘛,我还以为是男色魔呢,居然是个漂亮女人对你动手动脚……这也说明你有魅力嘛,连女的都想尝一口。

”我更气恼了。

“你不帮就算了,风言风语干什么。

”杨岩贫嘴道。

“你老公我顶天立地,如果是个坏小子,我不出手就是在地上爬的。

可她是个女人,关什么事嘛。

算了,吃饭,别把自己给气坏了。

”难过了一夜,次日我又晕乎乎地去上班。

想了点办法,我终于得知了刘菲丈夫的姓名、单位及电话。

这天晚上,我偷偷到电话亭拨通了刘菲家里的电话,那边一个男人接了电话,刚说了声“喂”,我却连忙放下了电话,如此反复几次不敢开口。

弄不好她丈夫还以为碰到了个疯子呢。

一个漂亮少妇骚扰另一个漂亮少妇,谁信。

有谁看见了。

谁能替我证明。

这种事给年迈的父母说不得的,他们的心脏经不住刺激;而外资公司通常不管员工的私生活,况且我也不愿失去这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这种事一旦传开,弄不好两人都得被炒。

可刘菲对我的骚扰有增无减,有一次她甚至轻声告诉我。

“新月,我真的好喜欢你。

”怎么办。

杨岩是我丈夫,却不肯向我伸出援手,哪怕是出个主意。

当夜,我开始拒绝和杨岩亲热,杨岩求爱不成气呼呼倒头便睡。

冷战持续了两周,杨岩终于忍不住了,涎着脸来纠缠我。

“你这都是怎么了,还在想着那个叫什么菲的不成。

”听我“嗯”一声,杨岩想了想说。

“唉,你一定要我拿主意的话,我就给你出个绝招。

”“真的。

”我一下紧搂住他的脖子。

杨岩一字一句地说。

“以毒攻毒,以骚对骚。

”我“噗哧”一声笑了,细细一想,丈夫的话还真有道理,我主动去对付刘菲,没准倒把她骇退了呢。

她是中层管理人员,闹出去大家都脸面扫地,她比我还怕。

说干就干。

我第二天便去剪了头发,短短的,像个愣小子;又买了两套偏深色近似中性的服装和两双有铜钉的靴子,走在人面前十足一个“男人婆”。

为了增强效果,我学会了抽烟,整个公司的吸烟室只有两个女的在里面吞云吐雾,一个是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一个就是我。

我的新形象顿时令公司的人刮目相看。

我暗暗观察刘菲的反应。

自打我形象大变后,她就不敢碰我了。

一天晚上,我在公司淋浴室又与她不期而遇,当时只有我俩,我的心开始咚咚地打鼓。

过了好一会儿,居然什么事也没有,我安然无恙,刘菲反倒将身子背过去了。

我一乐,这下好了,杨岩的主意果然不错。

我横下心来,勇敢地朝刘菲靠过去,决心实施杨岩的“以毒攻毒,以骚对骚”之计。

我伸出双手从后面偷袭了刘菲的胸部,还故作娇羞地说。

“菲姐,你的身材好好啊。

”出乎意料的是,刘菲却像触电一般,红着脸快速躲开了。

当晚,杨岩听了我的讲述后乐得合不拢嘴,说。

“你还敢说我是莽丈夫。

”我乐了,表扬他还挺有脑子的。

接下去我打算乘胜追击,彻底治住刘菲。

我利用一切机会,只要旁边无人,便主动对刘菲动手动脚。

刘菲有鬼在先,不敢声张,开始躲闪,直到最后半哀求半命令。

“新月,你玩够了没有。

我可是你的上司。

”我只好讪讪地住手。

到此,我被刘菲性骚扰的事情终于结束,生活又可恢复到往日的平静了。

我对她的憎恶变成了满腔同情然而,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我的心又被另一件事情搅乱。

那天上午10点,公司召开紧急会议,气氛异常紧张,高层突然宣布解除刘菲的部门经理职务,贬为普通职员。

我猛地一惊,一股冷气从脚心直冲脑门。

糟糕,肯定是刘菲骚扰我的事情被踢爆了。

恐怕我也在劫难逃。

但公司方面的解释很快让我放了心。

刘菲被解职的原因,是她近段时间在工作上接连两次出了大错,导致公司蒙受严重损失。

回到家里,我把刘菲的事跟杨岩讲了,他的反应只有两个字。

“活该。

”然而我却没有他这么痛快。

睡到半夜我猛然醒来,想起刘菲,她欲哭无泪的脸在我眼前挥之不去。

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闪电般划过。

刘菲被解职其实与我有关。

她工作出错的时间,正是最近两个月我对她进行猛烈反骚扰行动的时候。

我这样想着,不安和内疚瞬间涌过心底。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