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处女的我宽容他找情人 – 健康者社区

不是处女的我宽容他找情人

我在枕边对他说的。

“你放心,你只管自己快乐就行,不要顾及我的感受。

”我说的是真心话……曾经的五好家庭我从没想过我老公杨振会有外遇。

我们家一直是区里的五好家庭。

结婚十年,女儿八岁。

我们感情一直很好,这十年里,从没吵过架。

平时老公忙生意,我就负责洗衣做饭照顾女儿,也负责店里几个工人的管理。

去年我考取了会计师职称,现在兼做两家公司的财会。

公公婆婆只有五十几岁,他们退休后又在外面拿补差,两老每个月收入有三千多元。

作为他们惟一的媳妇,我和公公婆婆的关系处理得很好。

刚结婚那年,婆婆有时为点小事喜欢摆点脸色,我从不针尖对麦芒,有道理不用大声音。

时间长了,婆婆对我比对杨振还好。

现在我们有时资金周转不过来,杨振从他妈那里借不到钱,但只要我开口,婆婆拿钱给我从不含糊。

我对公婆这边的亲戚也不错,叔叔姑姑们有事找我借钱,我也是毫不犹豫地拿给他们。

不赌了,又出轨中间有两年我们停了生意,那两年时间,杨振迷上了赌博,他每天早晚出去赌,赚的几十万就那样慢慢被他输掉了。

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和他闹过一次,赌前我劝他,输了我又安慰他。

他回家找我要钱还债,好多次,我像给那些债主发工资的,这个五千,那个一万。

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就这样被一张张数了出去。

杨振的那些赌友后来都说,“没见过像伊莲那样做老婆的,里里外外给足她老公面子。

”可以说,我在老公家里的地位是稳固的。

我们夫妻俩在别人眼里,也是模范夫妻。

但是,我并不想做个刘慧芳式的女人。

我对老公所有的宽容,都是因为我爱他,我爱这个三口之家。

老公也知道,他很珍惜我对他的这份宽容。

几十万输光以后,我们又开始做生意。

不用我说,老公从此再也不沾赌了。

我和他父母都为他高兴。

平静日子过了两年,生意走上了正轨。

有一天,我偶然从老公手机上看到一个暧昧的号码,说它暧昧,是因为女人的本能让我觉得,它出现的频率不应该一天达到十几次……她过得也不幸福我不动声色,先用工人的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对方是个女人。

我挂了。

晚上老公从外面办完事回来,看电视的时候,他突然要我教他用手机发短信。

我以前几次都要教他学发短信,他都拒绝,说学了没用。

现在却突然主动要我教他。

我心里更有了底。

问他关于那个号码的事,他并不承认,只说是一般朋友。

我说我相信你。

这一相信却让他外出的时间更多了,也更长了。

和每个当妻子的一样,最初我也和他吵过,闹过,但都无济于事。

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有外遇。

今年年前的一个晚上,老公的短信来了。

他不让我看,他看了就关了机。

这一次,老公承认了。

那天我们谈了很久。

老公说了那个女人的情况。

28岁,也是小区附近做生意的老板。

男人曾经坐过牢。

她等他,三年后男人出狱,她嫁给了他。

结婚几年却一直没有身孕,后来,那男人在外面有了情人,她很伤心……权当上帝惩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生气。

我对那女人的同情多于憎恨。

老公说,最开始他们只是普通的牌友,是我后来和他闹开了后,他才和她发生了关系……除了流泪,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

我告诉老公,我很爱他,很爱很爱。

“我舍不得离开你,不管你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听了这话老公抱紧我。

我说,“也许,这是上帝对我的惩罚……”—嫁给杨振时,我不是处女。

我的第一次给了高中时的初恋情人子平。

这件事一直记在老公心里。

为此我心里一直对他充满了负疚感。

特别是结婚十年来,老公从没主动提起过这件事,这让我内心对他充满了感激。

他说,他知道自己不能问。

问了,就是伤害。

感动又一次让我紧紧抱住身边这个背叛了我的男人,因为我爱着他,我也有负于他—至少我这么认为。

我对他说,我不怪你,你要爱就去爱吧。

权当上帝惩罚我的,要我还的债。

宽容是一种折磨承认就意味着分享,就意味着不能再吃醋。

那以后,每次我和老公说起“那女人”时,我都称呼“那女人”是妹妹。

有时,看老公接完电话,我问,是妹妹吗。

他说是的。

看他穿着新衣服回来,我问,是妹妹给你买的吗。

他说是的。

我笑着说,那我可得帮你保存好。

他说,你这是损我吗。

我狡辩。

“怎么是损。

是爱惜呀。

”又都不做声了。

他从她那里回来,对我说他和她见面的过程和细节,甚至他们亲热的方式,他都告诉我。

我像看恐怖片,又想听,又怕听。

我觉得自己总有天会疯掉。

“你们都是一个类型的女人,善良,软弱。

我两个都爱,都舍不得。

”老公说。

我说我想见见她。

他说,不行的,她对我说过,她爱人也在外面有情人,她知道背叛的滋味,可她现在又在伤害另一个女人……她心里对你有愧,怎么会见你呢。

那天晚上,老公对我说,几天都没见她了。

我想和她……我说,你去吧。

第二天老公和她约好见面,我帮老公打理衣服,嘱咐他一定小心,别让她怀孕了—这是他每次去我都要嘱咐他的话。

我还教老公算安全期。

我嘱咐他,“她男人坐过牢的,想必也不好惹,你一定要小心。

不要让她爱人发现……”我像伺候孩子上学似的,伺候着老公去见情人……每次去,老公都在晚上两点之前回家。

可那次他两天都没回,电话关机。

我又急又气。

我怕他被妹妹的男人发现,我也气他被我的宽容纵坏了,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拨通了妹妹的电话。

我问得有气无力,妹妹答得恼羞成怒。

“把自己男人管好点,别动不动就找我要老公。

”……以后的日子,我仍旧照顾孩子,照看店子,仍旧看着妹妹的影子在我和他之间徘徊。

他们几乎每天都见面。

晚上我守着孩子和店子,他就去见她。

时间长了,杨振好多朋友都知道了他这件事。

他们和我开玩笑,告诉我杨振在外面有了女人。

我装着很大度地哈哈一笑。

“有就有吧,你有本事也去找一个呀。

”我知道爱是宽容,爱是原谅,爱是等待。

可我心里总像得了病,我想过出走,想过自杀,内心这些想法,我从没对老公说过,我怕他有压力。

我在枕边对他说。

“你只管自己快乐就行,不要顾及我的感受。

”我说的明明是真心话,说出来的效果却像是在讽刺什么。

我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是否甘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