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坏女人的爱情 – 健康者社区

如果你看到坏女人的爱情

一陈清遇到计晓染,是在那个平常的周末。

那时陈清初到沈阳,在本地网站上问谁要结伴游览名胜,计晓染便回帖应诺。

沈阳的冬天很冷,滴水成冰,道劲的树枝伸在天空,仿佛天空也更近了一般。

沈阳的故宫小而精致,红墙绿瓦白雪,处处是斑驳了的墙壁和时光久远的记忆。

计晓染对故宫很熟悉,熟悉到每走到一处小小的展览厅。

便知道雕花木门后有暖气,将手伸到暖气片上,抬起头对陈清粲然地笑,像一个得到水果糖的孩子。

后来,又去了张学良故居。

错落的小小院子,院子里有阔大的空地,青绿的松树宛如新栽。

天气冷,有一段时间计晓染有些恹恹的,后来又好了一些,站在松树下让陈清拍照,站在苍老的楼台旁让陈涪拍照。

高高的松树下,不怕冷的松鼠摇着大尾巴憨态可掬,两人躲在一棵松树后偷偷观察,便是那个时候,陈清问了计晓染的名字,在那以前,他们一直是互相“嘿”,或是喊对方网上的名字。

计晓染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是在想该不该告诉他吧。

计晓染。

这样好听的名字,陈清一下子便笑了。

二陈清偶尔会给计晓染打电话,随便聊一些事情。

空闲的时候,也约计晓染一起玩。

他住在公司的宿舍,简单的一室一厅。

冬天的时候暖气太热,便常常开了窗户通风。

有一次忘了关窗户,夜半的时候那样冷,醒来看到窗外的月亮,薄薄的,如一枚圆圆的纽扣,也如沙滩上的贝壳,风一吹,晃晃悠悠,仿佛不小心会掉下来。

他常常看计晓染的照片,是在故宫的时候替她拍的。

她求他帮忙打印,照片一直存在电脑里。

不知什么时候。

陈清甚至将那些照片设为桌面壁纸了。

陈清犹记得那一次计晓染到他的公寓拿打印的照片。

开了电脑发现自己已是壁纸,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他便是那个晚上对计晓染说了喜欢她的。

他告诉计晓染,刚被公司派到沈阳开拓市场,他谁也不认识,很孤单,所以才会像大学的时候一样,在网站上找人一起去故宫玩。

遇到她,就不那么孤单了。

逛步行街的时候他会想起她。

想这个店铺的东西或许她会喜欢;买mp3时他会想起她,想她喜欢白色和浅蓝,就挑了白色和浅蓝相间的那一款;遭遇暴风雪的时候也会想她,想她下班没有,不会像自己一样还在路上奔波吧。

就像不知谁唱过的一首歌。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陈清觉得,计晓染或许就是他的梦想呢,在陌生的沈阳,他到底有了自己的梦想。

陈清说,我可能爱上你了。

他说得那么热切,就像将心捧在胸口。

热腾腾地给她看。

计晓染被他的热切吓到了,愣了一会儿,讷讷地说知道了。

三陈清的热切像一把浓烈的火,将计晓染也烧起来。

计晓染在传媒公司上班,周末的时候往往更忙,甚至没时间接陈清的电话。

陈清做销售,时间比较自由,他们见面时,一起看电影,一起唱歌,一起窝在陈清的屋子里煮火锅,买了粉丝、青菜和羊肉,菜香和调料香飘起来的时候屋子里烟火气十足,满满的都是幸福。

陈清曾见过计晓染的老板。

那一天,计晓染照例加班,陈清便把平时的工作安排到了周末,给计晓染打电话说昨天下午你的钱包落在我这儿了。

计晓染说算了,无所谓的,但陈清还是送了过去。

那时已经是春天了。

沈阳的春天,高高的白杨树上有碧翠到透明的叶片,小区街道旁都是云朵一样白的梨花,荆棘树也开了红花。

沈阳的春天没有小花小草,沈阳的花朵都在树梢,不小心就蔓延到天上去了。

在计晓染家楼下。

陈清见到她,一辆帕萨特停在门前,计晓染上了车,车子里的男人笑得很柔和。

后来问起。

计晓染说是公司的老板。

、陈清便有些着急了,他对你那么好,顺路接你上班,不是喜欢你吧。

计晓染低着头问陈清是不是吃醋了,陈清的话一点道理都没有。

陈清便笑了,是啊,爱情让他一点道理都没有。

他只是爱着她,全心全意地爱她,知道她做错了一笔业务,不得不辞职,而且需要赔偿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站了出来。

、一万元,是他大学毕业至今攒下的钱,什么也不说,就拿出来了,计晓染哭了。

那一段时间,计晓染知道陈清对自己的好,也对陈清分外好。

陈清总是说,那算什么呢,我再攒就行了,而且我还有钱呢,500元,可以为你买一枚银戒指了。

陈清带计晓染去挑戒指,他们又去了故宫,现在的故宫,和初去时冬天的故宫不一样,,故宫人多了,少了那份清冽,计晓染一会儿站在凤凰台上。

说陈清从前你在这儿给我拍过照片呐,再拍一张好不好嘛。

一会儿站在松树下,说从前这儿有松鼠打架呢。

一会儿坐在石台阶上,说陈清你看啊,从前我们喝的矿泉水放在这个石头台阶上,一会儿就结冰了,现在这儿放的全是别人的矿泉水了。

他们在故宫外面的小饭店吃饭。

两个小小的青菜。

计晓染说我们省一点吧,我没有工作了。

我们没钱了,要省着花啊,别人也是这样过日子的吧,我们的一辈子,也要那样欢欢喜喜甜甜蜜蜜过下去才好。

他们去萃华楼的时候,500元,够买一枚还算不错的银戒了。

计晓染的右手一直握着自己戴了戒指的左手,说这样的戒指她是要戴一辈子的。

那一晚,两个人回家后做了好吃的饭菜,挤在小沙发里看电视。

白天太累,陈清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电视已经关掉,小餐桌上有热腾腾的早餐,清淡的咸菜和粥,晓染却不见了。

小茶几上放着一沓厚厚的钱,一万元,计晓染说其实她并不缺钱。

所以这一万元是她还给陈清的,她有钱,不需要陈清为她赔偿。

但是她很感激他,真的。

至于戒指,她留下来了,虽然她不会和陈清在一起了,但是这一枚戒指,她会戴一辈子。

计晓染说,她希望陈清早早爱上别的女子,爱上真正值得他爱的女子。

四计晓染走后,再无音信。

陈清到计晓染居住的小区找过她,她的房子已经退掉了。

陈清到计晓染工作过的公司找她,在写字间的大堂托工作人员打内线电话,其实是不抱希望的,她已经辞职了,怎么还会在这儿呢。

然而工作人员打了电话,一会儿便有女子下楼了。

说谁找我啊。

女子并不是计晓染,然而她说自己是计晓染,她不认识陈清,她一个劲地问你是谁,找我做什么?她说。

我就是计晓染,11楼传媒公司工作的计晓染,你到底是不是找我啊,神经病啊,我不认识你。

你找我做什么啊?五这些都是4年前的事情了,这些事情已经过去很久,然而陈清一直记得。

记得4年前自己四处寻找计晓染,记得繁华商业区的写字楼,那个女子不认识他,问他到底是谁啊。

计晓染就这样了无音信,她离开的时候,拿走了所有的照片,还删掉了电脑里的照片,她是存心要陈清忘了自己。

她搬了家。

更不在所说的地方工作。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