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让她爱,好过让她恨!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让她爱,好过让她恨!

没想到会再遏上辛晓炎,在人潮涌动的地铁站,是很深的秋了,她却穿得很单薄,开胸的衫,有很多箔片的吊带裙和黑色的镂空丝袜,抱着肩坐在地铁站的椅子上。

她化着很浓的烟熏妆,眼神迷离而茫然。

那一刻,沈安的心就如铁马冰河般碎了大片,他急切地想过去和她打招呼,但又踉跄着迈不开步子,他手里的烟抖呀抖,所有的喧嚣都沉了下去。

(一)前因要追溯的话,是7年前。

彼时,辛晓炎还是沈宁的女友。

她穿白底小花裙,棉袜,一头自然的卷发,依在沈宁身边笑。

阳光在她的身后哗啦地开出很多花来,沈安屏住呼吸紧紧握住手里的书本,生怕一个不小心,它就落了下去。

辛晓炎和沈宁是大学同学,暑假从上海过来。

她一点也没有大城市女孩儿的娇气,低眉顺眼地帮着沈安父母理菜、拾掇碗筷,傍晚的时候陪着他们散步聊天。

她跟着沈宁喊沈安,弟弟。

那个夏天,护城河边开了许多的向日葵,大朵大朵的,明朗瑰丽。

辛晓炎惊喜不已,她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蹦跳着穿行其中,裙子旋出很多的舞蹈,笑容柔软,沈安的目光怎么挪也挪不开。

他们去河边捉螃蟹,裸着脚,辛晓炎把水花踩得乱溅,沈安只是轻轻用力就推倒了她。

沈宁说,弟弟,不过是玩笑,你生什么气?他是生气了,因为他看到,沈宁趁他不注意时,在辛晓炎的脸上亲了一口。

他们去小树林看萤火虫,有萤火虫落在辛晓炎的头发上,一闪一闪,像星星。

沈安抬起手来,一挥,它就飞开了,辛晓炎有些失望。

是的,他是故意的,故意要搞些小破坏。

比如,辛晓炎摘了向日葵回来插花瓶时,他就“不小心”打碎了花瓶;比如,辛晓炎和沈宁在房间聊天时,他就故意进去把书摔得山响;比如辛晓炎做了菜,他就在菜里放许多的盐……再长大一些就明白了,那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喜欢辛晓炎了。

(二)沈安考到上海读大学的时候,沈宁和辛晓炎已是大三。

她在火车站接他,他看着冲他挥手笑容灿烂的辛晓炎,心突然就裂了个口,疼痛不已。

她拿着他的行李,她说,弟弟,两年不见,你都长这么高了,变成帅小伙子了。

那时沈宁在西雅图做交换生,为期一年。

辛晓炎帮沈安整理被褥,带他去办饭卡和借书卡,用热水烫他的新饭盒。

室友艳羡不已,他们说沈安你的女朋友真细心。

他没有应声,她就笑,她说,我是他的准嫂嫂。

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见面,教室,图书馆,或者校园的某一条路。

他在她宿舍楼下打电话,是打给电台情感节目的,他说,我喜欢上一个女孩,我该怎么办?电台主播说,那就去表白!表白,他是想要表白。

但是他知道,他一表白,所有的路就断了。

她的心里,只有沈宁,她给他写信,打工攒钱给他打电话,织围巾和手套送他。

她的爱。

一滴不剩全给了沈宁。

沈安,站在她的身边,隐忍地看着她的爱情,看着她为爱情忙碌和欢喜而他的喜欢,是黑暗里的野火,只能孤独地燃烧。

只是,沈宁一年后没有从西雅图回来,他留在了那里。

他和辛晓炎的那一段爱情,很突然地就画上了句号,一点余地也没有。

(三)在地铁站重新遇上辛晓炎的时候,沈安已经毕业,工作,穿蓝色的职业装,内敛成熟。

会有陌生的女子找他搭讪,也会在酒吧有一些艳遇,他和她们调情,暧昧,但他不碰她们,他不是那种不爱也可以做的男人。

何况,她们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喜欢的,是清纯如水,笑容温柔的女孩儿。

他不是常常想起辛晓炎,只是想起的时候,心脏的位置就会柔柔地疼起来。

他很想知道,她过得好吗?沈宁和她分手后,她让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她的消息。

沈安去庙里求了一支签,他很虔诚地许愿,辛晓炎,一定要幸福,辛晓炎,你一定要幸福。

只是现在看来,辛晓炎过得并不好。

幸福的良家女定不会打扮得这样艳俗,这也是沈安疼痛不已的原因了。

他天天去地铁站,终于又遇上她。

她看到他,惊喜不已,她抬起手在他脸上轻拧,她说,弟弟,你长大了竟然这样英俊!她是撰稿人,给杂志写故事,或者给电视台编生活剧。

她带他去酒吧,那是他常去的,可是好奇怪,他竟然从来没有在那里遇上她。

他们在一个城市,走过同样的街,进过同样的餐厅,看过同样的电影,但是他们都太清冷,习惯于低头。

如果,在某一个时刻他们只是张望一下,就会早早地遇上了。

(四)沈安突然下了个决心,他要让她快乐起来,让她变成以前那样,明朗,灿烂。

现在的她,过于消极颓败,她喝酒,抽烟,和很多男人纠葛不清,总是凌晨回家才打开电脑码字。

沈安打电话约她,她说没空。

他说,那明天。

她说,明天不行。

那后天呢?他不放弃。

她说,也没有时间。

他不死心,去她家楼下等她。

她穿的紧身T恤露出大片雪白的后背,他脱了风衣裹住她,她挣扎,他不放,僵持着,终于,她笑了,她说,弟弟,你赢了。

那天,她没有出门约会,他拿了毛巾给她擦脸。

他的手贴着她的脸,心乱得快要打结。

他几乎就要吻下去,然后猛然转过身去。

他不能轻浮了她,那样,她会从心里看轻他。

她的生活渐渐规律起来,他去超市买青菜绿葱,在一堆土豆里选最光洁的;他系着围裙在她的厨房一边煲汤,一边整理橱柜;他把她的眼影藏起来,买大白兔奶糖和苹果。

闲时,他们去淘旧片来看,或者对着电脑打连连看游戏,再或者,只是去外面散散步。

他觉得,这样现世安好地守着她,是最美好的一件事。

(五)她开始习惯10点睡觉,8点起床;开始吃早餐喝牛奶;开始在中午给他打电话问好。

他在电话那边笑得傻傻的,欢喜溢得到处都是。

她提出想回学校看看,他陪着她,很多的枯叶在他们脚下被踩得吱吱作响,他的心就被踩疼了。

他知道,她是在想念沈宁了。

她问,沈宁过得好吗?他说,嗯,在国外,结婚生子。

她一边笑一边抬手擦眼泪,她说,那就好,那就好。

他抬起手来揽过她,他说,你也要幸福,很幸福。

她贴在他的胸前,闷闷地哭出声来,很多的眼泪,把他的胸口烙得生疼生疼。

他该如何是好?他给辛晓炎介绍男朋友,都是很出众的男子。

他找了借口先走,然后又躲在远处偷看他们,他问她,感觉如何?她说,还有更好的吗?他去商场买很多的衣服给她,都是浅色,很乖巧的样式。

她顺从地听着他的话,穿什么样的衣,化什么样的妆,配什么样的鞋。

她越发像以前的她了,清纯柔美。

有天夜里,她把沈安堵在门口不让他走,她死死看住他,她说,沈安,你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不说出来?她的唇贴到他的脸上,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推开了她。

她笑,你把我打扮成以前的样子,是因为你喜欢。

现在的我,即使不爱也可以做,你看清楚了,我就是这样,堕落和放荡!(六)沈安突然就明白了,她是恨的。

她在最幸福的时候被沈宁抛下,她不再相信别人甚至不相信自己,她觉得,没有人会给她永远,她的幸福,转瞬即逝。

她用决裂来了断。

他决定不再帮沈宁保守一个秘密。

他去找辛晓炎,他告诉她,沈宁不是变心。

是死了。

他生了一种很奇怪的病,身体里的铜不断增多,压迫神经,他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头歪嘴斜。

他恐惧自己的样子,在一个午夜从12楼跳了下去。

他在遗书里拜托沈安,他说,弟弟,不要告诉辛晓炎真相。

让她恨,好过让她伤心欲绝。

她一边听,一边夹很多的方糖在咖啡里,直到沈安握住她的手。

她缓缓地说,我常常想开始谈一场很健康的爱情,可是每次想起沈宁就退了下来,他真自私,他让我不再相信爱情了。

沈安离开的时候,拥抱了辛晓炎,这是他一直想做的事。

他在她的耳边说,我深爱着你,和沈宁一样,所以,你一定要幸福,比任何人都幸福!再后来,沈安离开了上海,他回到自己的小城,开了一家书店。

他会在杂志上看到她写的故事,结局都是圆满美好的。

他想,现在的她,一定幸福着吧。

他不知道她有没有爱过他,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表白了,在最后。

他不知道,她几乎爱上他了,在他为她煲汤盛饭时,在他为她剥糖削苹果时,在他为她低下身选鞋时,她的心,暖暖的,灿如夏花。

沈安没有告诉她,沈宁得的病,是他们家族的遗传病,他也逃不过。

他只是想告诉她,会有人认真地爱她.很认真地爱她。

(七)第二年夏天的时候,沈安的手也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他去护城河边,看向日葵,它们大朵大朵的,迎着光,繁盛不已。

他轻轻地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