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女人做不成闺蜜 – 健康者社区

幸福的女人做不成闺蜜

幸福的女人总感叹从前的闺蜜能“共苦”,不能“同甘”。

“为何我开上宝马,住上别墅,就再也约不到一帮可以BBQ的死党了?”这是椿的问题,可能也是所有一不小心活滋润了的幸福女人的问题。

椿的老公在伦敦博士毕业后,去香港做了基层公务员,如今已晋升至相当级别。

2007年春节回来探亲,他送老婆的情人节礼物是一辆纯白色的宝马;他又是一个仔细的人,打探到椿与闺蜜喝下午茶的茶楼,买了数千元人民币的消费卡给椿。

椿说过LANCEL的皮具好看,椿的老公就托朋友的朋友,去法国的专卖店买到了最新款的桶形包。

椿把包拍了照片,写了博客贴到网上,还特意招呼闺蜜们去看。

隔了几个钟头,估计人家看完了,椿又打电话让人家说一说心得体会。

人家能有什么心得体会呢,难不成以酸辣泡菜的口吻说。

“你老公真是钻石级的,相比之下,我们家这一个连玻璃珠子也算不上。

”幸福是一件让人尴尬的事,尤其是女友们无法拥有与你一样或同一级别的幸福时,你的炫耀就构成了对她们的深刻打击。

西谚说。

“不要在失恋的人面前秀订婚戒指,也不要在恨嫁的人面前秀婚纱。

”除非你真不在乎失去这个曾合吃过一块烤红薯的闺蜜。

女友庄妍很低调,家有300平米的顶级别墅,然而平时招待闺蜜都用房改时期的小房子,用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电热水瓶煮水,泡功夫茶,解大家的渴。

小房子里的坐垫和靠枕都是庄妍用缝纫机手制的,茶具和装零食的八角碟来自外贸小店,2到5元一个,爱不释手的人可以拿走;墙上的画由庄妍临摹自约瑟夫・雷杜德的《玫瑰圣经》,装裱在便宜的松木框里,啧啧称奇的人也可以拿走。

庄妍不会带女友们去她的别墅,欣赏玫瑰花园里引种白英国的顶级玫瑰,欣赏那些全部来自顶级品牌的家具和丝绸靠垫。

庄妍对自己的运气是有清醒认识的,她说女友圈中比她心高才盛的人不只一个,她只是“侥幸”过得好一点而已。

“若是我去展览这一点侥幸,它就会成为闺蜜心中的一粒砂,缓缓硌痛了她波澜不惊的生活。

”幸福的人常常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烧包得很,以为幸福不外露犹如锦衣夜行,好容易脱贫致富穿上锦衣了,又怎甘夜行?于是,穿锦衣的人硬要举着火把跑过你跟前,这是怎样一种蛮霸的行为呵,让火把照亮了你的旧棉衣,让这种对比烧灼了你的心。

何不低调些?庄妍说的妙,“锦衣夜行又如何?锦衣还不是穿在我身上!”中国人讲究“关门数钱,富不外露”,就算你已拥有了阿里巴巴山洞里的宝藏,请你一个人躲起来乐。

你敢泄露给闺蜜,闺蜜从此给你一似笑非笑的冷脊梁;你敢放到网上,迎接你的定是那如雨的板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