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软弱与坚忍你不懂 – 健康者社区

我的软弱与坚忍你不懂

萧又要出国了,我们曾经是同事和对手。

我们很相像。

小时捡哥哥姐姐的剩衣剩鞋穿,长成后对衣鞋的质地和别人的眼光极其在意,我们都敏感,私我,尖锐和清醒。

我们都在24岁时结婚,却不曾被幸福;中昏了头,相反,我们都触摸到婚姻的潮汐。

所不同的是,我因为早早有了孩子,所以竭其所能地忍耐,留在婚姻中;萧因为一开始就打定主意不要孩子,因此“7年之痒”后,她恢复了“彻底的单身”。

我们在萧单身后成了朋友,奇怪地有了共同语言。

她常常邀请我去听唱片,看英文原版片,我若推委,她便盛怒。

“你要我吃一周的剩菜啊――菜都做好了,而且,你难道不想看看一个单身女性的生存状态,坚定你继续留在幸福生活中的决心?”魔羯座的人天生这样尖刻,你一定要拿她的尖刻当享受才行。

我喜欢她尖锐的说话方式,交朋友就得有“受虐欲”。

我去萧那里,是近距离地观瞻这些年我偶尔向往的生活。

清净、随意、简约、有艺术感,永远有精神空间的存在和对感情的大期待,有可以酝酿但无人分享的小情绪小伤感,一切都要自力更生,而所有的软弱与坚忍都从一个人的冷静与自主中幽幽浮现,闪闪发光。

我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其实我要的生活是这一种,不是我经历的那一种。

”我曾借着醉意对萧说,“我觉得单身生活是一潭清水,有深度但不浑浊,一丝一毫的企盼都清清楚楚。

柴米油盐。

老公孩子,只会把水搅浑。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萧笑了,她似乎答非所问。

“我一直想写一个剧本,拍成电影一定很好看――我会让一个结婚13年的主妇和她的单身孪生姐妹互换身份,体验对方的生活。

单身女郎将陷入一堆混乱,她必须像陀螺一样无休无止地转动,清理孩子涂在地毯上的口香糖和番茄酱,清洗老公沾满机油的衬衣,体验周六早上6点醒来做一大家子的早餐、洗8床床单的劳役。

而那个老是抱怨老公孩子揉乱了生活的已婚主妇,我将让她体验向往中的自主和清净。

在发烧39℃时独自去买药;看了恐怖片不敢用浴缸洗澡,不吃安定睡不着觉;一时高兴多做了几个菜,顿顿吃剩菜,吃出了一肚子辛酸;失恋一次,失恋两次,失恋3次……反正是浮萍,就索性追求那种永不落地生根的漂浮感吧。

”我小心翼翼地猜测。

“前一个人是你吗?后一个人是我吗?”我们不约而同大笑,笑出点点泪光,我们干了手中的半杯酒,各归本营。

没错,无论结婚还是单身,都是一种需要勇气的选择,都是有资格后悔的事。

我们匆匆前行,有自足的同时,也会有一点悔意袭上心头。

我们都在审看自己生活可能的另一面,若看到那种状态下女性的坚忍与满足,我们就会觉得自己的坚持不值,而若我们看到那种状态下女性的软弱不甘,我们又会轻吁一口气。

“哦,最好的状态,也许就是当下的状态,是从未被我们珍惜过的这种状态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