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一个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 健康者社区

我要一个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也许没有人相信,顾非和桔儿,他们相恋两年了,两心相知,感情深厚,亲密却一直止于温暖的拥抱和细腻的亲吻。

他们呵护着自己的处子之身,克制着彼此青春勃发的欲望,站在界限之外,把所有的羞涩甜蜜、所有的激情渴望、所有的神秘向往,都带到了今天这样一个晚上。

现如今,在纷繁忙碌的大都市里,在很多年轻人眼中,爱情成了一种快餐,性爱成了一个形式,两个陌生人,在寂寞的夜里,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相约,轻易就能交付出自己的身体纠缠……就是很多走向了婚姻的夫妻,他们举行婚礼的当晚,也并不是那个古人诗里“春宵一夜值千金”的洞房花烛夜了。

他们的初夜,老早遗失在之前很远很远的某一处草率的地点、某一个仓促的时刻,不留半点痕迹了。

但桔儿不喜欢这样,她学的是很新潮的服装设计,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古典娴静的女子,向往着那种古典唯美的爱情。

在国外留学时,她参加了学校里的一个“银戒指运动”。

在教堂里,每个人都庄重地戴上了一个刻有“等待真爱”字样的银戒指,承诺守护住自己的贞洁,直到找到真爱的人,和他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

桔儿如此看重自己的处女之身,不是守旧,是想把最美好的感觉留在最甜蜜的时刻。

她总觉得,人生漫漫,在前行的途中,一程有一程的风景,有些东西提前预支了,也就提前失去而且是永远失去了。

所以,桔儿戴上了那枚银戒指,坚持着自己的等待。

她知道这份坚持可能会让自己长久地寂寞,毕竟喧嚣浮躁里少有人认同她的固执。

果然啊,追她的男人很多,其中也有令她心动的,当他们了解了桔儿手上银戒指的含义后,起初都是惊喜和赞叹,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淑女。

可是慢慢交往,他们就变了,手指游动着解她的衣衫,说爱我就给我吧,什么时候不可以呢,为什么一定要用一个婚姻来框住呢。

桔儿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她想说的是爱我就尊重我。

于是一年年过去。

桔儿依然是一个人恬淡地过着。

留着一头长长黑发,素净着一张清秀的脸,戴着那枚银戒指。

后来,桔儿遇见了顾非,她终于明白,原来老天早已经为她安排了那样一个男人,就等在她必经的路上。

她在顾非的手指上,看到了一枚一模一样的银戒指。

她以为只有女人参加了那个守护身体的组织,没想到顾非也是其中一员。

他曾经早桔儿两年,就读于国外那所着名的学校。

桔儿到达的时候,他刚刚离开。

两人在那里错过了,兜兜转转,却终于在多年后重逢、相见。

没有更多的曲折了,他们相遇后,相爱是那么自自然然的一件事。

于是,他们各自经营着自己的事业,定下了两年后的今天走进神圣的婚姻殿堂,走进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于是就是今晚了。

长久的爱恋,长久的渴望,长久的等待……顾非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桔儿成了他的新娘、他的女人。

顾非送走最后几位宾客,走进卧室,看见桔儿刚刚洗浴出来,她穿着一件洁白如雪的睡袍,头发散乱着披在肩头,眼如春水,唇如夏花,娇艳可人。

顾非站在桔儿的面前,不说话,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两个人呆呆地对望着,无声地傻笑。

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然后顾非紧紧地拥她入怀。

他在桔儿耳边低语着。

“亲爱的,你今天晚上是最美的……”他嘴里的热气一点点地呵在桔儿脸上,她觉得有些晕眩,红着脸把他推进了洗浴间。

桔儿要开始布置他们的洞房了。

她点上一对红烛,关了灯,皎洁的月光就从窗格间映了进来,在床上洒下一片如梦如幻的光影。

桔儿坐在那片月光里,取出一方红绣丝巾,轻盈地披在头上。

红着脸,数着心跳,静静地等待着顾非的到来。

顾非走出洗浴间的时候,被面前这样一幅画面迷住了眼。

他没有想到桔儿给他安排了如此的惊喜,像是让他一下子走进了梦里。

身心交汇的那一刻,桔儿轻轻皱了皱眉,低声吟了一下……有种陌生的痛,但随后汹涌而至的是柔情和爱。

她终于把自己纯洁的完整的一切交给了最爱的男人。

月色无边,花香袭人。

桔儿和顾非的洞房花烛夜还刚刚开始,这注定是他们一生里漫长的刻骨铭心的一夜,其间的每分每秒,都是浸在爱里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