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 请离我的床远一点 – 健康者社区

离婚后 请离我的床远一点

相关专家提出,在不少城市,离婚进入了“后同居时代”。

围城直击三年后的反思到今年5月30日为止,我们离婚整整3周年。

按理说,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慢慢理顺了,可我恰恰相反,经历了又一次伤心欲绝的恋情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犯了有生以来最大的错误。

那么好的男人,我为什么就轻易将他弄丢了呢?三年前,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

尽管晓刚不同意,但我固执地认为,既然不爱了,就一定要分道扬镳。

刚结婚时,我们住岳阳,始终记得,每个周末他起早床去市场买新鲜蔬菜,往往他回家的时候,我和孩子还在熟睡。

一开始,这样的细节很让我感动,但日子久了,我慢慢麻木了,这样的日子太琐碎太庸常,感觉他这个男人没多少追求,也就是过过小日子而已。

后来,我们的生活条件渐渐好起来,买了房也买了车。

奇怪的是,那段时间晓刚经常买花回家,很多次出差回来,首先听到的必然是他的激动。

“这么好的花,特意给你挑的!”也许是他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的缘故,有一天,我突然相信起小说里的话来。

男人突然对你好,肯定是在外面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所以他对我越好,我就对他越怀疑。

当我遇到薛民的时候,他的认同使我更加坚信这一点。

而且,我最后将薛民当成了知己。

这样的猜疑,最终导致我们走向分手。

分手后,晓刚对我格外冷淡。

每个周五,晓刚来接孩子,我希望他能多坐一会儿,他不理睬我,只顾牵着孩子下楼。

晚上我给他电话,我还没开口,他便说。

“又有什么事要我帮你摆平?你要知道,我现在不是你丈夫了。

”尽管他这么冷淡,可我却始终能理解他,毕竟是我先伤害他的。

有人当他的面给我送花求爱我的确是伤害了晓刚,和薛民好的时候,我和晓刚还没有离婚。

那时,薛民天天在网上说爱我。

白天我们是同事,夜晚是网络情人。

我那时只是在寻找一只倾听的耳朵,可是我忽略了,当女人把隐秘的心事告诉给一个男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暗示。

薛民说。

“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

”这话我听着很感动,和晓刚结婚十年,我只在电影电视里听过这种话。

多年以来,我好像一直是爱情的旁观者,看着别人的浪漫爱情,我眼热又眼馋。

我承认,离婚前晓刚什么都好,但是在和他的婚姻里,我感受不到自己是妻子。

我享受着他的照顾呵护,只觉得自己是他的女儿或者妹妹,唯独不是妻子,在夫妻生活上,我们也缺少激情。

薛民很同情我,他在网上骂晓刚自私,“他一定在外面有情人!”这句话说到我心坎上去了。

晓刚有个很要好的女同事,有年出差他给我和她买了双一模一样的皮鞋,而且放下包就去给她送……每每此时,薛民会准时在网上拥抱我。

“你又有才华又漂亮,你丈夫太不珍惜你了!”我发过去一张大哭的QQ图片,是委屈,也是感动。

那时我习惯了把夜晚交给网络,晓刚永远说今天很累,很忙。

我说,如果你不爱我,爱别的女人,你可以去和她好。

晓刚烦我这么问。

“你有完没完啊?”他们单位有舞会,晓刚带我参加,跳舞的姿势僵硬无比,中间的距离远得可以插进一个人。

我想起我们第一次相遇,也是在舞会上。

那时我们都还在上大学,我们一见钟情,他活跃得像小虎队里的小帅虎,我那时有点胖,晓刚说他就喜欢“戴眼镜的憨头憨脑的学习成绩好的女孩子”。

那时的热情,现在的冷漠,我怎能不伤心?我推开他,跑了出去……晓刚撵上我,痛苦地捶自己的头。

“你又怎么了�”我断定他是有情人的。

我说你累不累啊,在情人和妻子之间周旋……我骂他;“你以为给我做饭就是爱我?你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那天,我突然想明目张胆地刺激一下晓刚。

前一天晚上,薛民说他想给我送花,问。

“你敢收吗?”“敢!为什么不敢�就送到家里来吧。

”我毫不犹豫地说。

送花小姐来时,正好晓刚在家。

他吃惊地看着我。

“你认识了什么人�送这种花?”“你别管!”我冷冷地丢下一句。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