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全职太太 冷暖自知 – 健康者社区

十二年全职太太 冷暖自知

 那时,他像宠孩子一样宠我1996年,我和老公离开打拼了9年的北京,回到郑州发展。

这时候,我们已经有了雄厚的资金,在郑州的事业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很快做起来了。

我们是最令人称羡的一对。

老公大我4岁,我觉得他是那种特别有担当的男人,为人宽厚大度,谈吐温文尔雅,说话办事都很有魄力,他的方方面面都让我欣赏。

我们感情特好,他对我特体贴,在我的心里,他是我的爱人,又是我的哥哥,我可以像孩子一样在他面前撒娇。

在外面奔波是很辛苦的,有时我实在累得走不动了,就冲他耍赖,他二话不说。

“来,我背着你!”就把我像抱孩子一样抱起来。

那样被一个人宠着,是女人最甜蜜的时刻。

回到郑州没多久,他就提出让我放弃工作,回到家里来做全职太太。

孩子还小,父母年龄大了也照顾不了,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挣的钱足够咱们花了。

”全职太太的生活我想,女人结了婚,就是一切围绕着老公跟孩子呗,把老公照顾好,把老人和孩子照顾好,有一个和谐圆满的家庭,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

所以,当他提出来让我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我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刚开始那段日子特别难熬,再不用去见客户,再不用去谈合同,生活一下子散漫下来。

儿子送了寄宿制的学校,他又经常出差,一走就是几个月,一百多平方米的大房子空空荡荡,整天就只有我孤单单的一个人。

感觉自己像一只笼子里的小鸟,一下子被圈起来了。

老公怕我寂寞,出差在外,每天一定会往家里打电话,再忙,每天早晚的两个电话也不会忘记。

他还特意给我买了台电脑,装了许多小游戏,让我在家玩。

还买了一辆车给我,专门接送孩子上学用。

老公对这一切似乎很满足,甚至是有点兴奋,在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了他和孩子。

虽然我有手机,但他从来不打,每次找我都是打家里的固定电话,有时我出去买菜,家里电话没人接,他就急得不行,回来我就得解释半天。

刚买电脑时我不会用,想去外面上个学习班,他也不同意,专门花钱请人到家里来教我。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单调而安逸。

我的生活圈子一天天缩小,很少跟家人以外的人接触,对外界的事情也不再了解,不再关心。

我每天在家掰着指头数日子,盼着周末接孩子回来,望眼欲穿地盼着他出差回来。

我觉得自己离社会越来越远,我觉得自己在一点点地凝固。

一切不知从何时改变当我开始一点一点适应这种生活,可能我自己身上也在悄悄发生变化,我们之间,也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

以前他会把生意上的事跟我讨论,而在家里待的时间久了,我对外面的事情越来越生疏,不再能提出让他惊喜的看法和有价值的建议。

他说生意上的事,我只会傻傻地听,偶尔想插一句,也总是说不到点子上。

我只能跟他谈点家里的生活琐事,我的天地就这么小,而说得多了,不再能引起他的兴趣。

我们变得越来越陌生,他还像以前一样频繁出差,每隔两三个月才回来一趟,每次他回来,好像都只是我平静而单一的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

我像招待客人一样,给他做可口的饭菜,给他收拾换下来的脏衣服,清洗好了,熨烫平整,再帮他打点行装。

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不愿意回家,宁可在外边跟朋友打台球、下象棋,也不愿回家跟我在一起。

我们变得越来越格格不入,没有什么可以交谈的。

每次回来我像往常一样做好了他爱吃的饭菜,不再能令他惊喜,饭菜上了桌,他连筷子都不会摆一下,我给他端去了洗脚水,他理所当然地把脚伸过来,再也不会甜蜜地叫一声“好老婆”,早上做好了饭叫他起床,他会发脾气说我吵了他睡觉,不做他的早饭,他又会大发雷霆。

“我还是不是这家的人?!”以前他特喜欢让我读书读报给他听,说我声音好听,现在我拿着书坐在他身边,说。

“我给你读书吧,听听我声音变了没?”他却一挥胳膊,极不耐烦地说。

“一边待着去!”我变着法子想让他高兴,他觉得我只是想讨好他,因为我依赖他。

后来,他的生意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亏了很多钱,他开始酗酒,半夜喝醉了回来,常常把梦中的我吵醒,我说他几句,他就暴怒,跟我吵架,后来发展到动手。

平时隐忍的想法在酒后都发作出来,每次伤人的话都是酒醉后说出口的,我再也不是那个被他捧在掌心的女人了。

他变得粗鲁,跟我说话带脏字,这还是我那个温文尔雅的丈夫吗?怎么变得像个地痞流氓?我心里特别地压抑,常常会偷偷地哭,晚上做梦会哭醒。

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每次一点小事引起的争吵,最终他都会扯到一个“钱”字上,最后的杀手锏就是抛出一句话。

“你花的都是我挣的钱!”甚至还要求我把花出去的钱开成发票交给他。

面对这种侮辱,我气得浑身发抖,又想不出话来为自己辩解,不止一次地,我把他给的钱摔到他头上。

终于出走那一次,他又喝得烂醉回来,我早已入睡,他脚步踉跄、跌跌撞撞地进门,一身的酒气,我迷迷糊糊睁眼一看表,已经是半夜两点钟了。

我帮他脱了鞋子和外套,数落了他几句,他一挥胳膊。

“你给我滚!这钱是老子挣的!这房子都是老子挣的!”他让我“滚”。

听到那个字,我傻在了那里,我甚至没有回击。

无尽的争吵、打骂早已耗尽了我的力气,我跟他说。

“你给我个时间,我找到房子就搬出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