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向我炫耀有情人的好 – 健康者社区

老公向我炫耀有情人的好

方燕芸备受打击。

原来,我们追求的目标根本就不一致,我想要的是个停靠的港湾……・讲述・上篇。

丈夫患癌去世,6载恩爱成回忆如果要用一个字概括我和小武6年的夫妻生活,我想就是“完美”。

我们从相识到相爱、结婚,一路都顺理成章,是一种朴实无华的幸福。

小武已经去世7年多了,他在我心目中依然还是那么阳光、帅气、善良……。

1990年,我24岁,只身一人离开老家广安到成都闯荡。

我在荷花池做服装生意,在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居住。

我生性豁达、开朗,并没有初到陌生地方的孤寂感,整天笑呵呵的,很邻居的关系非常和睦,他们都亲热地叫我“三妹儿”。

1992年,隔壁的孤身老人邓妈摔断了腿,无人照看,我天天给她做饭、换洗、拉家常,成了“忘年交”。

邓妈说要给我介绍一个男友,他叫小武,在航空公司上班,心地非常善良,三天后还来帮她修理雨棚。

我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对小武有了几分好感。

我想,他愿意帮助一个非亲非故的老人,肯定错不了。

小武一米八多的个头,宽眉大脸……我和小武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开始恋爱。

3个月后,小武偷偷地“潜入”我的租住房,把所有生活用品搬到了他家,我们住在了一起。

小武和我无话不说,感情进展十分顺利,所有的人都说我们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1993年4月,我们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结婚了,只要小武休假,他就会到铺子上帮忙,婚后生活平淡、幸福。

11月,我们的儿子出生了。

我在26岁才遇到这么个好男人,这个幸福的家庭好像是上天给予我的恩赐。

我想,我会格外珍惜。

但,我并不知道,一场灭顶之灾正在悄悄向我们袭来……1998年,小武感觉身体不适。

我陪他去三医院检查,竟然是患了“食道癌”。

医生说,他的肿瘤长在主动脉上,不适合做手术!我全部精神都垮了。

我一脸迷茫,捏着这张单子,在医院乱走,竟然走到了阴森、恐怖的太平间!我平时是一个胆小的人,连走夜路都不敢。

但是,当时不觉得害怕,只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这是个凶兆啊,我肯定是留不住小武了!”那段时间,我随时随地都会流泪。

我把店子出租了,在家全职照顾小武。

生病以后,他迅速消瘦,却依然笑呵呵的。

他定期做放疗,每天骑自行车锻炼身体,载着儿子四处溜达,特别乐观。

其实,他疼痛难忍,但又不愿意让我发现。

他说。

“最见不得三妹儿伤心了……”1999年12月24日,平安夜,小武的病情突然加重,住进了手术。

术后,他把亲朋好友都叫到病床前,说有事要交代。

他说。

“我的房子,是留给三妹儿的,你们谁都不要去争,以后,你们要对她好,我对不起她……”他身体很虚弱,说两句要歇很久,我蹲在床边,哭得声音都嘶哑了,全家人哭成一片。

小武没哭,他说。

“我想要一双棕色的皮鞋和一套黑色西服。

”小武喜欢把自己打扮得精神、大方,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这些,我都照着办了。

2000年1月5日,小武突然给我说。

“三妹儿,你回去睡个安稳觉,明天再来陪我吧!”我20多天没日没夜地守在病床边,确实累了。

可刚回到家中,姐姐就给我打来电话。

“小武走了!”我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跑,连打车都忘记了,只知道拼命跑,脑子里不断闪现着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事后,姐姐给我讲述了小武去世前的惨状。

他死命地抓住被单,全身抽动,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好几个护士都压不住他。

他到底想做什么,想抓住什么……这些都成了永远的谜。

我知道,小武肯定早就想好了,他不愿意让我看到这一幕……下篇为了生活,和离异男的四年“搭伙”A希望。

听劝说,我要开始新生活小武的离去,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那种安稳、宁静、温馨的感觉永远也找不到了。

家里就剩下我们孤儿寡母。

我只想尽心照顾好儿子,让小武的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息。

这种日子持续了3年。

期间,小武回来看过我们母子一次,就在门口望了一眼,笑眯眯的,穿的就是我最后给他买的皮鞋和西服。

那是一个梦,可我觉得好真实!那段时间,我妈妈、婆婆都劝我,赶紧找个合适的人,重新开始新生活。

2003年,我37岁了,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周安。

据说,他比我大5岁,是某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因为贫穷,被妻子抛弃,生活极度潦倒。

当时,我已经有了两个门店,维持日常生活绰绰有余,我并不奢望另一半多么优秀,只要人品好,对我们母子好,我就愿意和他交往。

我把这些想法开门见山地和周安谈开了,他并没有太多的言语,还算踏实、可靠。

他就说了一句。

“我们以后好好过吧!”我想,我是丧偶的女人,他又被妻子抛弃,正好能凑到一起。

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我们的相处方式很怪异,他并没有和我生真正地和我“一起生活”。

他在家里,长则住10多天,短则1个星期,由我供养;其余的时候,他住在父母家,父母供养他。

我曾经多次表态。

“我这里不是宾馆。

你就搬过来,我们好好过日子!”周安模棱两可地说。

“我爸妈需要照顾!”我看实在是拧不过他,就一直维持这种交往方式。

我看周安整天无所事事,很想帮助他。

2003年下半年,我卖掉了一个门市,和周安合伙做生意。

所谓“合伙”,本钱是我出,店里的事情也主要靠我管,进货、收账、他都没有经验,也不愿搭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