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地分居我把身心给了不同的男人 – 健康者社区

两地分居我把身心给了不同的男人

电话中,小杰问记者听没听过这首歌,记者在大脑中搜索了半天仍然没有什么印象。

小杰并不介意记者回答不上来,她在电话里强调说,她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

每次听到这首歌她都会不自觉地流泪。

她问我,你现在有时间听我的故事吗?我说当然有。

“那我就讲了。

”她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遥远。

爱在两地越来越远我是北方人,但是很小我就对南方的生活充满向往,4年前大学毕业,我离开沈阳来到了宁波。

那时我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和信心的女孩,我坚信在宁波我会过得很好。

当然我也坚信我男朋友阿俊很快就会到宁波陪我,他读的是师范院校,还有一年就毕业了。

阿俊说,他实习的时候就来宁波找工作。

到宁波后我在一个广告公司找到了一份做设计的工作。

公司虽然不大,工资也不高,但我很满足,毕竟我来到这座城市才一周就找到了这份比较合适的工作。

因为刚从学校毕业,工作中经常会碰到一些麻烦。

每当我不知所措时,坐在我对面的李辉都会很热心地帮我解决,这样,我的第一件设计作品在他的帮助和指导下,受到了客户的好评,同时也得到了公司经理的认可。

常言道,人乐极就会生悲,这句话在我身上应验了。

正当我沉浸在工作成功的喜悦中时,阿俊打来了电话,说他工作定在了沈阳,暂时不能到宁波陪我了。

阿俊说,艺校很难进,我妈花了很多钱,我不能让她太失望。

我问他我决定来宁波时他知不知道家里在给他找工作,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反正你要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他还想解释,可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就这样我把电话挂断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很消沉。

阿俊的电话每天打来,其实我也知道,他如果现在过来就意味着他将失去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是每次接电话,我还是禁不住要质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阿俊让我等他,他说再等一年,等他辞职。

我问他,辞职需要一年吗?他又沉默了。

见我每天没有心情工作,李辉劝我说,其实努力工作更能宣泄一个人的不快。

他的话有道理,我开始拼命地工作,一件件成功的设计使我的试用期缩短,也使我压抑的心情缓解了很多,当然这都归功于李辉。

那一夜沉醉不醒开工资那天,李辉对我说,在这么短的时间我在工作中就取得了如此好的成绩,应该好好请他一顿,平时李辉帮我这么多,我当然不会拒绝,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让我请客。

李辉比我大5岁,在我的眼里他就像大哥哥一样让人感觉安全和亲切。

我随他来到单位附近的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伴着歌手沙哑的歌声,我把和阿俊种种的不快都说给李辉听,他不断地安慰我、开导我,我一向很少喝酒,很快就醉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吧,更不知道怎么到的李辉家。

我只记得和他一起上了出租车。

早上醒来,我发现李辉就睡在我身边,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我这样信任的一个大哥哥竟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时候,对我做出了这种事。

我发疯一样扑向躺在我身边的李辉,抓他、打他,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毕竟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第二天,我没去公司,在同事和领导的不解中我辞职了。

我把自己关在出租房里整整一个星期,无论是阿俊还是李辉的电话我统统都不接。

我感觉自己是天下最最笨的女人,这么容易相信别人,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父母都是农民,他们的思想都是很保守,真不知道父母知道了这件事,后果会怎么样。

我决定把这件事压在心底。

(小杰陷入了沉默,良久,她问我,你还在听吗?我说,我在听。

小杰说,谢谢你这么有耐心。

)迷茫中的停靠一周后,我给阿俊打了个电话,我说我们还是分手吧,阿俊问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阿俊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能你说分手就分手,除非你不再爱我又喜欢上了别的男人。

我说是的,我喜欢上了别的男人,然后挂了电话。

我不知道阿俊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猜他可能会和我一样痛苦吧,我们3年的感情就这样在三言两语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了解我自己,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的污迹带到他的生活中,即使他误解我、恨我,我都没有别的选择,我只能选择离开。

带着一些成功的设计作品,我很快又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全身心再次投入到了工作中,这样过了两个月,就在我强迫自己忘记过去时,李辉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天下班,我刚走出公司门口,李辉就迎了过来,他看上去比以前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

我假装没看到他自顾着往前走,他追了上来,一把拉住我的背包带,说。

“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你就不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吗?我不是有意想伤害你,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自从你到公司应聘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对你有好感。

只要你答应我,我会用我一生来向你赔罪的。

只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有了第一次教训,我怎么会轻易地再相信这个男人的话?我挣开他的手,匆匆离开,留下他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

我以为这样拒绝他,他再也不会纠缠我了。

谁知道从那天开始,我每天下班时他都会准时在公司门口等我,同事们看到后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有的女同事甚至开玩笑说,如果有一个男的肯为她这么付出的话,她想都不想就会嫁给那个人。

女人就是心软,我也一样,我忘记我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和他再次开口说话的,也忘记了我当时都说了些什么,不过几个月下来,我慢慢变得不再恨他,并试着开始接受他。

一年后,当他向我求婚时,我答应了。

也许这样的结局,就是人们常说的宿命吧。

补记我问小杰,你们结婚有多久了,她说快一年了,当又问她,丈夫现在对她好不好,她很干脆地说。

很好。

听得出小杰的回答是发自内心的,记者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你为什么会打这样一个电话呢?凭直觉,小杰的故事还有下文的。

果然,听筒里传来压抑的抽泣声,小杰哭着说,昨天下午阿俊打来电话,他说,忘不了我,他要来宁波看我。

因为那件事发生后我就换了电话号码,从此两人再没有联系过,他说他费了很多周折才找到我,无论如何也要过来看我。

记者问小杰,阿俊知道她现在结婚了吗?小杰停顿了好一会,才说,不知道。

在小杰结束和记者的谈话时,记者说了一些宽慰的话,但记者知道,这些话又能帮小杰什么忙呢?此时记者唯一能做的便是,真心地希望小杰的将来过得幸福快乐,也希望她能和阿俊圆满地解决好那段感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