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口气竟然嫁了六个老公 – 健康者社区

我一口气竟然嫁了六个老公

高跟鞋砸出如意郎君2000年,我高考失败。

父亲担心我的前程,找亲戚凑齐7万块钱,通过中介把我送到新加坡留学。

10月19日,我飞抵新加坡。

虽在异乡,但华人随处可见,加上说普通话就能与人交流,我并不觉得陌生。

我顺利通过预科班考试,被私立大学录取。

转眼两年又过去,我适应了这里的气候,把这滨海国家当成理想家园。

父亲劝我回国就业,我置之不理,固执地留下来。

我搬出学校,租住在廉价格子间里,与很多漂游族一样,每天早出晚归地找工作。

可在这弹丸之地,就业原本已紧张,加上我的二等学院文凭,要找到合适工作难上加难。

眼看返遣期日愈逼近,我的心情焦躁起来。

第7次面试,我又一次失败了。

我颓废地回宿舍,进门时,漫不经心地踢脱鞋子,高跟鞋划出一道弧线,竟被甩出了窗外……我关上门,匆忙赶下楼。

眼前的一幕令我呆住――平地上,横躺着一亚裔男子,高跟鞋斜摆在前方,距离他头部不到十公分。

难道我的高跟鞋将他砸死了?我惊慌地想,尖叫起来。

“死人了,救命呀!”叫声没招来围观者,反把他吵醒了。

他扬手摁住头,艰难地站直,瞪着我,许久才说。

“姑娘,不用喊了,我没事。

”我冲上前,呆呆地拾起高跟鞋,喜极而泣。

他轻拍了我的肩,念叨着。

“没事。

”就这样,认识了陶迁,十年前从福建移民到新加坡的单身汉。

带着负罪感,我送去纱布、消毒药,他感动地握住我的手,非要请我去吃日本料理。

呷着波尔多红酒,品尝着鲜美的三文鱼,我壮着胆子问。

“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他笑而不答,只是深情地看着我。

也许是远离亲情太久,片刻间我就把他当成最亲的人,倾诉起要被迫返国的遭遇。

他沉默着听完,缓缓地摊开手,握住我手背,诚恳地说。

“不如你……嫁给我吧!”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搞懵了,惊诧地立起身。

并非我保守,而是无法接受仅见过两面的男人的求婚。

他深情地说。

“原谅我冒昧……可我实在等不得你回国才相爱,等不得失去你后才后悔呀!”我凝望着他,他的睫毛间有泪光闪烁。

他说。

“只有你我立刻结婚,才能让你留下,才有机会与你在一起。

”他冒着风险求爱,竟是不希望我被遣回国?!相处尚浅,却能相知相惜,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2004年10月11日,他牵着我去登记,还替我把行李搬进他公寓。

少了婚礼,少了祝福,他做了四碟福建小菜,还把高跟鞋摆在中央见证。

虽然寒酸,但那一夜我俩照样鱼水交欢。

为助丈夫我嫁了第二个男人我又去了面试,是家对华贸易公司,地处郊区,月薪很低,应聘者寥寥无几。

也许是竞争小,也许是结婚后有了底气,我竟然被录取了。

我激动地返家,把消息与陶迁分享,他诺诺地听完,摩挲着我的腰,得意地说。

“我有哥们答应帮忙找关系,尽快替你申请新加坡公民权。

”申请公民权?就是我将成国家公民,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了?我幸福地以热烈的吻“报答”他。

有点累,我头枕住他胳膊,突然想起自己还不清楚他的职业,好奇地问。

“你在做什么?”他望着我,嘻笑着说。

“商人,经营人口。

”我捏住他的鼻子,嘿嘿直笑。

“不如你把我经营给总理先生吧!”他倏地将我抱在心口,嘟囔着说。

“我可舍不得。

”那时,我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过了三个月,陶迁突然兴奋地告诉我。

“你的公民权批下了!”如果你决定出国工作生活,就会明白最渴望什么。

虽然“公民权”,只是简单三个字,但它所代表的权力和待遇,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尖叫起来。

那一夜,我失眠了,设想着换份高薪职业,憧憬起生个胖小子,让他上最好的学校,读最好的大学……很快进入了雨季,那天我回到家,见陶迁倒在床头长吁短叹。

接连几天都这样,我不由担忧起来,关切地问。

“怎么啦?”在我的再三追问,他才说,一个月前,他把所有的钱都投资到批发水果上,哪料到草莓遇上雨水,全腐烂了,血本无归还欠下三万块钱。

可我月薪不到三千,扣除开销,上哪去筹这么多钱?我把存折给他,他望着上面的三位数,哭笑不得。

他想了想说。

“我有法子可赚钱,无本万利,只是担心你不愿意做。

”看着我疑惑的神情,他接着解释,如今有很多外国人在新加坡工作后不想出境,按政策又必须返遣回去,于是他们就采取假充与本国公民结婚的方式获取社交访问准证,以延长停留时间。

“结一次假婚,领一个假证,就可赚一万块,相当你整年的收入。

”他绘声绘色地说完,眼冒金光。

我体验过要被返遣回国的滋味,相信能让自己留下来的办法值一万块钱,可想到与陌生男人“结婚”,还是挺别扭的。

但想到陶迁的困境,我还是决心为他冒险试试。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