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儿的问题上丈夫的表现很不男人 – 健康者社区

在女儿的问题上丈夫的表现很不男人

那天看到你在文章里谈到“窃喜”,我心里很是酸了一下。

说真的,我确实窃喜过。

当初遇到王雷的时候,也真的以为是苦尽甘来,终于遇上了幸福。

至少有这么一两年时间,我在恍然中真的以为自己是幸福的,而且这幸福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能一直到死――人如果只需要扮演一种角色就好了。

男的就是男的,女的就是女的。

又或者妈妈就是妈妈,妻子就是妻子,各自为政、各司其职。

倒也简单不是。

最怕的就是,一个人同时兼顾着好几种身份,而且哪一种身份又都很重要,然后它们之间还互相排斥,如果是这样,你又能顾哪头儿、不顾哪头儿呢。

所谓丢卒保车,也都是暂时的,如果丢完才发现丢下去的反而是车,可怎么办。

又或者手里全部是车,又怎么办。

想想当初我带着囡囡嫁给王雷,真的是没考虑太多。

囡囡是我和前夫赵青的孩子,我第一次结婚那会儿就挺草率的,对于未来生活一点规划甚至连一间像样的房子还都没有呢,结果就有了囡囡。

这是我这辈子办得最大的一件错事。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我和赵青才火速结了婚。

别人的父母会在怀孕半年之前就做好各种准备,比如当爸爸的要提前戒烟戒酒,当妈妈的要提前做身体检查,以便随时补充营养等等。

现在的人们都讲究个孕期环境以及怀孕的最好时机,再细致些的,还会有个孕期顾问在身侧,而我们呢。

我们有什么。

又为孩子准备过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做,甚至连最基本的一个挡风遮雨的屋檐都没有,就先让小孩子在自己肚子里安了家。

你可能想不到,直到我和赵青离婚,我们都是住在租来的房子里。

这些年在经济方面,我和赵青一直都没能缓过劲来,总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的。

这也是我觉得最对不起孩子的地方。

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我父母那边给我们一些贴补。

后来囡囡出生了,我妈妈就把囡囡抱到她那边去养了,因为我们原先租的还是平房,很潮的,冬天还要生炉子。

连冷水管子都是在睡觉的房间里,非常简陋。

我和赵青也不是没想过买房,那时候他一门心思想办出国。

后来还把家里的钱都拿走了,并许诺给我和孩子以远大前程。

赵青出国的时候,囡囡才3岁,赵青说如果在那边发展顺利的话,到了孩子读小学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就已经在国外了。

现在想想看,这是一个多虚无缥缈的梦啊!但我那时候还真的是相信他,他是我丈夫,我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呢。

想不到赵青才走了半年,竟然就向我提出了离婚。

那时候我已经搬回娘家去住了,这中间来来回回有很多周折,我甚至想过要出国去找他理论,只可惜签证签了几次都没能下来……最后是妈妈劝我放手,人家铁定心不回来了,你死活不离,又有什么用呢。

――他不在意我也就罢了,难道他连孩子也不要了。

――男人为了奔前程,不要孩子的多了,可不止他一个人。

好在咱囡囡还有你这个妈妈……那一刻,我把囡囡抱在怀里,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婚姻。

赵青见我在他发过来的离婚文书上签了字,电话中的口气也就软了许多。

我说,我们两个没有关系了,可你还是囡囡的爸爸,这一点你不要忘了。

赵青在那边说,我知道,我知道。

好比一出戏,赵青下场,王雷登台。

这也是我当初特别窃喜的事。

那天看到你在文章里谈到“窃喜”,我心里很是酸了一下。

说真的,我也窃喜过。

在刚遇到王雷的时候,也真的以为是苦尽甘来,终于遇上了幸福。

至少有那么一两年时间,我在恍然中真的以为自己是幸福的,而且这幸福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能一直到死。

可惜的是这幸福感这么短暂,又是这么容易打破。

很多人都以为,如今是剩女时代,外面的好女人一大把,所以谁会肯和我这样一个离过婚、带着一个拖油瓶孩子、名下无资产、脸上无姿色的女人结婚呢。

我妈妈也说过,再找人结婚,一定要稳住了,不要再像从前似的,连人品都看不清,就先把自己丢了过去。

到头来,还白白搭上了咱囡囡……妈说这话的时候,身体还好。

她和爸对我来说,都是我的后话。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我还没想过有一天他们终究是会离我而去,我没想过。

在我眼里,他们都很年轻、很硬朗,非常指望得上。

我就跟所有其他孩子一样,看到父母无私为自己付出,就以为是天经地义的,这种天经地义,不仅是指他们的金钱、精力,同时也包括他们的时间以及生命延长线。

真的,我被我自己眼前的这些烦恼所羁绊,一直以来确实无暇去顾及他们。

而他们也说不需要我做什么,只要我幸福,然后让小囡囡长大后也能幸福,就算是我的孝心了。

我是他们的独女啊,其实他们岁数都不小了,结婚7年才有了我。

所以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有妈在的时候,我自己的生活就是再一团糟,也还都不是最坏的,至少我身后有她和爸这样一个坚强后盾。

现在妈没了,爸也萎缩了,整个人就像挂在房檐下的一根蔫蔬菜,完全风干了,被抽空了所有的水分和活力。

妈的走,给爸的打击是最大的。

他大概也和我一样,乐观地以为妈会为了我们爷儿俩,一直撑到地老天荒。

妈得的是乳腺上的病,发现时已经到了不切除不行的份上。

好在妈是个心宽的人,她说,切了吧,没事,这么大岁数了,身上的什么零件其实都是多余的了。

只要能让我多照顾咱囡囡几年,就是把我身上的零件都切了去,我也觉得值呢。

手术做了,但大夫说,情况不理想,癌细胞已开始向其他部位扩散。

也就是说,已不仅仅是乳腺部位的问题。

大夫的意思,是让我们家人一定做好心理准备,也就是说,到了这一步,手术、化疗全都无力回天。

像被判了死刑,我们开始等。

一边等,一边又觉得也许大夫过于危言耸听了,哪有这么危险呢。

看着妈妈,精神头好好的――她当然不知道真相,我们告诉她癌细胞已完全排除,所以大夫才同意她出院的。

她可是一点都没怀疑,因为自己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很好。

只有我和爸在感激涕零中迎来每一个清晨,在恋恋不舍中送走每一个黑夜。

那段日子,我真的明白了什么才是煎熬。

好在妈病倒的时候我已经嫁给了王雷。

回过头来说王雷,除了条件好之外,人也好,比赵青懂事得多,所从事的工作又很清闲,而且拿钱不少,自己在市中心有房子,我们结婚之后,我就搬了过去。

最重要的是,王雷竟然是初婚,他唯一的缺陷,就是不能生育,但是这又算什么缺陷呢。

反正我已经有了囡囡。

我一直都想给囡囡再找一个爸爸,可又怕人家无法视如己出,让囡囡受委屈。

王雷的出现,当然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完美人选,我还以为,这就是歌中唱的“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呢。

妈走得很快,从发现到手术连四个月都不到。

那时也幸亏身边有王雷在,有些事情,家里没个大男人是不行的。

我和爸还有小囡囡沉浸在无边的悲痛里,对于妈撒手人寰后的局面完全来不及去考虑。

后来,爸提出让我们把囡囡先接回去。

他要去青岛我姑姑家住一阵子,我知道,妈走得太急了,他没法再一个人去面对空屋子,那一刻,我觉得爸很可怜。

于是我和王雷说,咱们把孩子接过来吧。

王雷表现得非常抵触。

我说,我们又没有孩子,而且当初我和你认识的时候你也知道我是有女儿的……王雷告诉我,当初孩子可是在姥姥那边住着,我哪知道后面会出这样的变故。

――你的意思是。

――囡囡不是还有亲生父亲吗。

你为什么不找她爸爸去商量商量。

此刻的王雷,陌生得像是一个外星人。

他对囡囡其实一直都挺好,给她买衣服,陪她一起玩。

为什么现在却翻脸了呢。

“那是不一样的,”王雷说,“从前你只是偶尔接囡囡回来,但现在可是长住。

我要的是二人世界。

你也承认我们过得很快乐,现在突然来了一个第三者,你让我怎么接受。

”――她怎么会是第三者。

她是我女儿。

如果你喜欢我,难道不可以为了我而去接纳我的女儿吗。

王雷告诉我,这是两回事。

他还说让我必须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

在王雷和女儿之间,我只能选择后者。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一年多了,王雷一直都在托人找我复婚,而且爸爸也从青岛回来了。

现在我和囡囡都住在他那里。

换言之,囡囡的问题其实已经得到解决,我大可以重新回到王雷身边,然后让孩子和姥爷一起做伴。

问题是,我没法再去面对这个人。

爸爸劝我,他的自私,也许是因为他从没做过父亲的缘故。

会吗。

有的人,这辈子都只知道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去想事情。

做父亲是需要学的吗。

那是一种天性和本能。

两次失败的婚姻过后,我对所谓“男人顶天立地”的说法产生了极大的怀疑。

至少我身边这两个男人不是。

天塌下来,他们先跑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