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故事:愤怒的情人 – 健康者社区

精彩故事:愤怒的情人

1眉舒用游移的眼神看着鲍子的双目,还有他黑衬衣里半隐半现的胸肌。

30秒后,她的目光回到画布上,说。

就是你了、眉舒正在准备3个月后的个人画展,除了大部分旧作,她还需要创作一组新画,主题。

愤怒的情人。

眉舒做专业画家已经7年,因风格华丽诡异而闻名于这座城市。

26岁的眉舒,爱过一些男人,也被一些男人爱过,爱到不再相信,不再贪欢。

现在的她,只爱做画。

这半个月里,她阅男人无数,有的英俊,有的沧桑,可是他们没有被挑中,他们不是情人。

鲍子却不同,除了年轻,有古铜色的肌肤,有从衬衣里凸出来的肌肉线条,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息。

这正是眉舒想要的男人身体,适宜入画。

早晨9点,鲍子如约敲响画室的门,眉舒头也没回。

没有锁,自己进来。

鲍子站在她的身后,眉舒指了指窗台,上面有一把铜钥匙。

拿着吧,回头不用我开门了。

鲍子愣愣地去拿钥匙,再看眉舒,眉舒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他,嘴角微翘。

没关系,这画室里除了十几幅画,没什么怕丢的。

她低了低头,又莞尔一笑。

不过,你知道吗,这十几幅画也能换些钱,比如这幅《丝路》,我去年在敦煌住了两个月画成的。

《丝路》里,骑在骆驼上的女子轻纱蒙面,眼睛呈一种朦胧绿色,身后是漫天黄沙。

鲍子看了看,淡淡地回答。

我没读过什么书,我不懂。

眉舒递给鲍子一个信封,里面是他们签的协议,3个月,模特费2万,第一天付5000元,其余3个月后付清。

眉舒突然又笑。

其实我一点都不了解你,你是看报纸启事来的,如果你今天拿钱走掉了,我明天怎么找你?鲍子立在当地,想了想,下决心似地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眉舒拿着,想了很久。

我相信你,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作品。

鲍子沉了沉下颌。

我现在该做什么?眉舒正在找画笔,头也没抬。

脱衣服。

鲍子站在画室中央,不需要更多的动作,只是每天有一个小时必须依次鼓出身体每一块肌肉,他练过一些健美动作,但不够规范,侧转身,双拳握紧,抬臂或抬腿等?眉舒也不在意,她只要清晰地感知骨骼及肌肉的走向,不管那是肱二头肌还是肱三头肌。

眉舒有时候会让鲍子换个方向站立,阳光像聚光灯一样映照出他不同的角度,呈现出不同的阴影。

有时,她会走近鲍子,手平平地伸出去呈自然弧度,顺着鲍子的身体线条一路沿伸,偶尔指尖稍稍向下,似在叩问什么。

当然,她并没有真正接触,她只是在画他,在感知他,他却能感觉到她的触摸和体温。

你今年21岁,是吗?眉舒回到画布前,语气平静。

你说,你必须3个月挣到2万块,为什么?给一个女孩。

鲍子的回答很简单。

2一切都很自然,没有诗,没有音乐,只是一个空旷的房间,两个孤独的男人和女人。

眉舒回到画布前,两个月来,她已经完成了两幅以鲍子为模特的画像,一幅在微笑,笑得跟孩子似的;一幅在冥想,他的眼眸里分明有个蒙着绿色面纱的女子,想来他当时正盯着那幅《丝路》。

两幅画都很好,看着令人赏心悦目,饱含深情。

可是,这都不是眉舒想要的。

还有一幅,有着抽象的线条与色块,似乎是男人浑沌的姿态,用手握紧什么的姿态,又似是用手托起什么的姿态,可男人的脸是空白的,眉舒在等待填上这个表情。

眉舒告诉鲍子,她不喜欢已经完成的两幅画。

鲍子一惊。

为什么?眉舒没理会,凝视着画面上的鲍子说。

我不喜欢画里表达出时身体的迷恋,那样层次太低了。

眉舒走到鲍子面前,在画室中央,两人面对面站着。

一种奇妙的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鲍子竭力将头转向《丝路》,突然说了一句。

我觉得那画里的人就是你。

眉舒突然用舌堵住了鲍子的唇,她的唇一路在他的脸庞和身体上搜索。

鲍子屏住呼吸,随后感到一种强烈的煎熬,他不知自己怎么了,身体如同气球一般被吹涨到了极限,他多么希望自己快快爆炸眉舒轻轻说。

我昨天一夜没睡,好累。

她的身体软下去,跪坐在地上鲍子在她跪倒之前,用手心托起了她的膝盖鲍子有些恍惚。

你那么美,那么好,我爱你……眉舒觉得早已僵硬的身体正慢慢苏醒,她只想抱着眼前这个男子,搂紧他。

爱自己模特的身体,是画家的本能与职责眉舒冲鲍子耳语。

我爱你3画展将在第二天开展,《愤怒的情人》的脸还是空白,不过眉舒并不着急。

她慢条斯理地问鲍子。

你会为什么而愤怒?鲍子皱着眉头想,眉舒替他假设种种场景。

比如,你看见我和别的男人在床上;比如,我告诉你,我这些天对你说的话不过是一场行为艺术,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将剩下的钱摔到你脸上,告诉你这么高的报酬是因为买断你3个月的身体,你会怎样?鲍子的眉头越皱越紧,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液,粗暴地打断眉舒的话说。

我不信。

眉舒笑,她背着手款款走到鲍子面前,踮起脚尖轻咬他的唇,转了个小半圈,这样鲍子就背对窗面对门站着了,阳光洒在他的后背上。

眉舒说。

男人最愤怒的表情是什么?鲍子叹了口气。

流眼泪,流一脸的眼泪。

眉舒一愣,不相信地问。

为什么?因为哥哥看见弟弟勾引他的女朋友上床,并且故意通知他到现场,弟弟嫉妒他,因为他从小就非常优秀,还顺利考上了重点大学,弟弟没考上大学,一直在社会上混,弟弟看见哥哥爱上一个漂亮女孩,嫉妒心像火药桶一样被引爆,弟弟费了种种心机去勾引那女孩,目的只是为了嘲弄哥哥。

最后弟弟对哥哥说。

告诉你真相,真相是我不爱她,只想勾引她。

哥哥愤怒得快疯了,然后就开始流眼泪。

鲍子停止了叙述。

眉舒慢条斯理地接着说。

你错了,哥哥也许流了眼泪,但是因为受到羞辱,他真正愤怒的表情是随后举起一把刀,发疯一样地刺向弟弟和女孩,弟弟溜掉了,女孩倒在血泊里受了重伤。

鲍子的身体重重地一震。

眉舒的手举到胸前,拿着几张纸,是3个多月前某报纸的复印件,最大的标题下划了一道红线,《21岁大学生情爱纠缠重伤女友》,最后一句下面也是一道红线。

犯罪嫌疑人正在潜逃中。

眉舒将鲍子左看右看,然后摇头。

真可惜,你一个重点大学的天之骄子,现在却成了逃犯,早告诉过你,不要相信爱情,爱情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鲍子张开嘴,正准备说什么时,门开了,一队警察走了进来,举着手枪喝到。

举起手来,你被捕了。

眉舒没有看门口,也没有看警察,只是紧紧盯着鲍子。

鲍子脸上的表情大变,然后涨红,他挥起了拳头,似乎要砸向近在咫尺的眉舒,但又颓然放下。

鲍子被警察带走了,眉舒取下事先藏在大门顶上的MV,一遍遍回放,她在寻找鲍子的表情,她找到了――愤怒。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