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堕入风尘还想瞒着我 – 健康者社区

妻子堕入风尘还想瞒着我

一包办婚姻我来自一个贫困的内陆山村。

和那里其他的年轻人一样,中学毕业后我也对城里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然而还没出门打工,家里已经给订了亲。

对方没读过书,长得很不错。

但我坚决不同意,理由是没有文化的人以后没法交流。

为了逃婚,我开始离家出走。

我到附近的城里打工,厂里对我非常满意,但是没几个月就被父母找到了,他们把我架回了家。

后来父母亲不知怎么给我代领了结婚证。

无奈之下,我就接受了这份已经安排好的婚姻。

说实话,刚开始妻子对我还是很好的。

很快我们就有了两个孩子,为了照顾孩子,顺从妻子的意思,我们在家乡做点小生意,并把农活干好,就这样过了两三年。

孩子渐渐大了,我不甘心那样的生活。

后来我在附近的城里找了份工作,她三番五次以照顾孩子为理由,随时随地要求我回家,哪怕我正在上班。

有一次我非常恼火她的不讲理,就跟她吵了起来,她泼妇一样地大哭大闹并且乱骂。

而我是个要面子的人。

本来一个星期回一次的,但当时吵完后,我等到半个月后的周末回家,我才知道她也没有回家,她把孩子留给我父母,去镇上打工了。

过了些天,她到厂里来找我,拿出500元钱让我补补身体,因为我很瘦。

我问她哪儿来那么多钱。

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初,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

她不肯告诉我在哪儿上班。

晚上她就在我的宿舍留宿。

但是第二天,我马上就感觉自己的下体不舒服。

去医院看了,才知道自己得了淋病。

于是我找到她,质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她并不知道淋病的严重性。

她哭着告诉我全部的真相,原来她是在洗头房上班,而且还出轨了。

那500元钱就是这么挣来的。

二日久生情这对我是个极大的打击。

听了她的话,我当时连杀她的心都有。

那真的是一种恨。

没有一个做丈夫的容忍妻子去做那样的事。

我提出离婚。

那个晚上,她哭了整整一夜,并不住地求我,还说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其实我也很矛盾,毕竟几年的夫妻,而且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如果离婚,对父母亲也是很大的伤害。

第二天,我带她一起去医院治病,一共花了两三千元,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

可是好景不长。

两个月后,因为我身体有点累,主管让我回老家去休息,没想到她又不在家。

我想起她以前说起的一个发廊的名字,于是就去镇上找,没想到真的老远看到她穿得很露地站在门口晃悠,完全是在揽客的样子。

我眼前一黑,一辆疾驰而过的车子撞倒了我。

也不知道是谁把我送到医院的,等我醒来,就看到她在床边。

她已经知道我是去找她的路上撞的。

她哭着向我解释,她没有出轨,只是给人洗头按摩,她答应我的一定会做到的。

尽管我并不相信,但是我希望如此。

我的伤势并不严重,很快就出院了。

我心理上已经无法接受她。

她每天中午都过来陪我,我不愿意理她。

我再次提出了离婚,她再次答应不去了。

可是一到晚上,她又出去了,我跟踪了她,原来她去了舞厅。

我曾经问一家媒体的心理热线,该怎么办。

热线电话告诉我,如果你真的爱她,那么应该努力去帮她,如果从来没有爱过她,那么就离婚。

于是我试着两个星期不回家,看自己会不会想她。

可是我发现我还是很担心她,也许,那么多年下来,我已经爱上了她。

三既爱又恨我试图以容忍的态度去改变她。

没想到我抱着这么善良的愿望跟她认真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居然蛮不讲理地跟我吵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理论,她现在居然认为自己这么赚钱没有错。

我一气之下失控打了她。

当时她正坐在床沿,我下手也许是重了些,她的头撞在了床栏上,眼睛和耳朵都是血,还有轻微的骨折。

我赶紧把她送到了医院。

我承认当时是控制不住。

从此以后她咬住这件事情不肯放,口口声声说我打她,还要我向她父母道歉。

以后她的行为更加不可理喻。

她坚持要去发廊上班,还说她可以养活我,而且她不允许我在那么远的地方上班。

于是我只好离开了那家大企业,我喜欢在那里工作,而且本来很有发展前途。

我一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她谈离婚,但是她坚决不同意,我只好上法庭解决。

哪里想到,她反咬我在外面有女人,还说她亲自抓住过我。

看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法庭上煞有介事地哭诉,所有的人都以为这是真的,我百口莫辩。

因为没有证据,最后法官只好说你们自己调解好了再来。

再次妥协地回到老家,我再次觉得跟她在一起的无味和无奈。

一次,她去搓麻将,让十岁不到的女儿自己做饭。

我一回家,蓦地看到女儿触电后挣扎,我去拉女儿衣服但被电流反弹回来,等我把电源拔掉,女儿已经死了。

我真的有生不如死的感觉,她也因此哭得死去活来,并得病在医院住了两个月。

当时真有点相互怜惜的感觉,毕竟是一家人,我觉得真的要好好珍惜,能够成为夫妻绝对是缘分啊。

幸好我们还有个儿子。

四无奈与绝望因为女儿的死,她好像也变得温柔了很多。

我也尽量让着她。

那两年我们在老家摆水果摊、卖鱼等小生意,养家糊口虽然辛苦,但是一家人还是很和睦稳定。

后来她的弟弟妹妹带了一些家乡的女孩子在宁波打工赚了一些钱后,她也心动了。

于是她也在老家带了两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姑娘跟她弟弟妹妹到宁波来打工了。

后来她让我也过来,说顺便可以在这儿找份工作。

我来了后马上发现情况不是他们说的那样,那些女孩子原来都是在做“三陪”,甚至连她自己也做。

我没想到她会重操旧业,而且她现在根本就不以为耻。

是不是就像有人说的,做了第一次,就无所谓第二次第三次,甚至于无数次了,我老婆就是典型的这样的人。

我跟她谈。

如果你想继续做下去,那咱们只好离婚,但是她坚决不肯。

她还振振有辞地说。

“我还不是为了养家啊。

以后回家盖楼房。

以后儿子可以有钱读大学了……”还说现在找工作很难,她反正已经入了这一行,要我再忍一年,等她赚到足够多的钱就回老家,好好过日子。

我非常痛苦。

作为男人,我没有能力挣足够多的钱是我的无能,可是再怎么贫穷我也不能让自己的妻子去赚这样的钱。

吵了一次又一次,她还是一意孤行。

为了不让我找到她,她经常换手机,最后我对她也完全不抱希望了。

我们之间完全成了陌生人。

我的工作在郊县,偶尔她会通过老乡找到我,我也拒绝见她。

为了避免见她,去年过年我也没有回家。

说实话,我非常恨她。

但是又很可怜她。

无法离婚又无法相聚。

只有日复一日被折磨的感觉,一闭上眼就是被称为老婆的人在其他男人面前的样子。

长时间的失眠,已经让我的心理很不健康,现在我需要经常通过药物来镇静自己。

我也真的很恨自己。

但是又找不到出路。

点评正像所有沦入风尘的女人一样,并非没有其他选择。

只是因为她们认为用尊严和肉体换取金钱是比用知识和劳动换取报酬更快捷更容易的手段,而且她们已经放弃了人格的底限和廉耻的标准。

甚至对于自己的丈夫也理所当然地会要求他们“理解”,居然还振振有辞地说。

“还不是为了养家。

”也许真的有这样的一些躲在“小姐”背后的男人存在。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