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丈夫流连于女下属安慰 – 健康者社区

绝世好丈夫流连于女下属安慰

重回人间清晨,一抹阳光落在我的睫毛上。

我努力睁开眼睛,久违的光线使我的眼球有微微的刺痛,那些丧失多日的感觉如丝如缕地回到体内,苏打水的刺鼻,白色墙壁的耀眼,走廊上或疾或徐的脚步声……微微侧头,床前一捧火红的玫瑰正在怒放。

我的嘴角绽开一丝微笑,卢杨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

玫瑰是我最喜欢的花。

只要生病,他都会买一束放在我的床头。

他说,那代表他的爱永远在我身边。

“你醒了。

”卢杨激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暖的大手将我的手紧紧握住。

他是如此用力,仿佛一松手,我便会离去……泪水自眼角滑落。

是的,在度过了无数个黑暗的日子之后,我醒了。

我想起医生给我下病危通知的那天,卢杨,这个身长一米八,当过特种兵的汉子被生生击倒了。

他趴在我身上号啕大哭,说他不能没有我。

他说我们有好多事都没有做,好多梦想没有实现,他不许我背弃诺言。

他说,哪怕倾家荡产也要治好我的病……昏迷,像是在暗夜里跋涉。

正因为卢杨的话,哪怕筋疲力竭,我也不许自己沉沉睡去。

我不停挣扎,要挣脱黑暗的束缚,回到卢杨温暖的怀抱。

终于,我醒了,又看见了他的眼睛,又可以摸他的脸。

卢杨的狂喜惊动了门外的父母,母亲首先冲进来,抱住我喜极而泣。

紧接着,医生和护士进来了,他们为我检查身体。

自始至终,卢杨都紧紧握住我的手。

我们的目光胶着在一起,诉说着彼此无尽的欣喜和思念。

身体一天天恢复过来。

尽管工作很忙,卢杨仍然坚持尽量到医院来陪我。

有时,他实在因为工作太忙走不开,便派公司的下属来看我。

这天,闻兰抱了一大束玫瑰花走进病房。

她说。

“卢总出差前嘱咐我一定为你买花。

你真幸福。

”闻兰是卢杨公司的客户经理,年纪不大却非常能干。

她一边插花一边和我聊天,末了,她感叹道。

“如果有一个男人能像卢总对你一样对我,就算生病我也愿意。

”我苦笑着摇头。

健康人哪能了解病人的感受。

经过三个多月牢狱一般的病房生活,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可是我发现,我和卢杨之间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说不出哪里不对,可就是不对。

我将这种情绪归结为大病初愈的脆弱。

绝世好男人的背叛好友的电话让我如梦初醒。

那天,好友和我通话时欲言又止,敏感的我打破砂锅问到底,好友经不住追问,委婉地提醒我盯紧自己的老公,否则会出问题。

听完朋友的提醒,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发笑。

说实在的,若非我亲眼看到,或卢杨亲口承认,哪怕别人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相信卢杨会背叛我。

一个倾其所有要挽救我生命的男人会背叛我。

可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我开始注意卢杨的一举一动,偷看他的短信。

上周四,卢杨告诉我他要加班,会晚一点回家。

晚上九点,没有通知卢杨,我偷偷地去了他的公司。

卢杨最近有些咳嗽,我煮了雪梨银耳汤,想给他一个意外惊喜。

然而,公司里一片漆黑。

我站在灯光昏黄的走道里给卢杨打电话。

“你还在加班啊。

”他嗯了一声,让我早点睡觉,不用等他。

挂断电话,我几乎站立不稳,只听见“喀嚓”一声,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那晚,卢杨彻夜未归。

我没有再给他打电话,我希望他能自己回家。

可是,他没有。

之前,卢杨也有通宵不归的时候,他说他在加班,我便信了,安安稳稳地睡大觉。

可这一次,他明明在撒谎。

早上,我给卢杨打电话,让他回家。

卢杨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并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闯进卢杨的办公室,质问他昨晚去了哪里,为什么要骗我。

我的情绪完全失控了,脸色煞白,身体抖得像风中的叶子。

我的厉声质问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卢杨急得满头大汗,一个劲地劝我不要激动。

这时,闻兰闪身进来,把办公室的门带上了。

她递给我一杯水,柔声劝我。

“你看,这么多人,你这样闹多伤卢总的面子。

”卢杨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朝闻兰挥挥手说。

“你出去吧,让她冷静一下。

”闻兰站起来,朝他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他俩之间有问题!”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

离开办公室,我给闻兰打了一个电话。

我不动声色地问。

“你和卢杨有多长时间了。

”“你怎么知道的。

”闻兰脱口而出。

我半天没有说话,闻兰心虚地说了一句“对不起”,便挂断了电话。

一瞬间,灵魂出窍而去,我只剩下一具空壳。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了一天。

回到家里,卢杨还没有回来。

我给他打电话,开门见山地问他是不是和闻兰有私情。

他承认了。

然而他马上又说,他正在和闻兰谈,希望两人不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本来想永远都不让你知道这件事情,但是,你还是知道了。

你放心,你永远是我最重要的人。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听完这句话,我泪流满面。

午夜,卢杨回来了。

他坐在我床边说了许多话。

“住院期间你的病情时好时坏,你不知道,这对我是多大的煎熬。

有时候,我真的好恐惧,害怕明天就会失去你。

在武汉,我没有多少亲戚朋友,连说说心事的人都没有。

和闻兰在一起,是因为我需要安慰,需要一个能倾听我心事的人。

我们约好,等你出院我们就分手。

现在,我们已经分手了。

”卢杨一边说,一边用手抚着我的发,像在说最动听的情话。

是不是该安静地离开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和卢杨之前的事情。

当初,他刚退伍回来,一无所有。

我父母因为他家在山区,家里条件太差,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打针吃药住院是家常便饭。

正因为如此,我父母觉得我应该嫁到一个经济条件优越的家庭,他们才能放心。

在卢杨身上,他们看不到希望。

为了和卢杨在一起,我不顾家人的反对,执意跟他来到武汉。

最开始,我们吃了太多苦。

一次,我的病发作,没钱治疗,几乎死掉。

我想,当初即便是死,我也不会后悔吧。

经过辛苦打拼,现在,我们有了房子、车子,有了自己的公司。

以前反对我们在一起的人都称赞我有眼光。

当所有人都羡慕我找到一个绝世好男人的时候,他却给了我当头一棒。

说到这里,杨忆柳深深地叹了口气。

朋友们都劝我算了,说卢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换作别的男人早跑掉了。

其实,我并不是不能理解他。

我了解他的空虚和压力。

因为我的身体,我们一直没有孩子。

医生曾严重警告我,不能怀孕,否则有生命危险。

前几年,我们曾讨论过是否领养一个孩子,讨论了很久也没结果,就放下了。

卢杨很喜欢孩子。

只要有小孩从眼前经过,他就会情不自禁地放慢脚步,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我想,他一定做梦都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可是,这个愿望我永远无法帮他实现。

现在,我困惑的问题不是我应不应该原谅他。

我早已经原谅他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