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老婆的我还能给你什么幸福 – 健康者社区

有老婆的我还能给你什么幸福

活泼的蝴蝶飞入我心认识蝶的时候,我正打算和妻子离婚。

一天晚上,我和朋友出去喝酒,就遇见了一个青春美丽、开朗活泼的女孩,她便是蝶。

蝶比我小六岁,是个刚进社会不久的打工妹,同为打工者,这些年来在社会上的打打拼拼让我深切地体会到出门讨生活的艰辛,所以,我很关照她。

有一次,她在打工的地方受了老板的气,一个人难过地在街上闲逛,碰巧遇到了我,于是,我安慰了她很久,然后还陪她去吃东西、逛夜市,一直到很晚。

那天,大家玩得很开心。

从那以后,蝶只要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来找我,而我也很乐意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她一些意见。

起初,蝶对我而言就像个小妹妹,在外面受了委屈,就来找兄长倾诉,我们很合得来。

可是慢慢地,蝶的活泼,还有她对我的依赖,让我的心悄悄地起着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已经习惯了有她在身边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习惯了看到她的笑容后自己也不由地扬起了嘴角,习惯了摸着她的秀发宠溺地说“随你好了”,也习惯了在她难过的时候把手放在她的肩头给她安慰,而蝶一个人在外打工也渴望有人给她温暖和关怀。

于是,我和蝶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没过多久,我们就同居了。

那个时候,我和妻子的关系很不好,蝶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变得快乐许多。

我想,我会和妻子离婚的,我和蝶会在一起。

可是,世事总是有太多的变数。

我弃她回到家庭我和妻子的结合是在我出门打工前,那个时候,论学历,论相貌,我的条件都要胜过她,只不过,在农村,像我这个年龄的男人都应该成家了,更何况,我出门在外,家里没个人照料是不行的。

所以,经人介绍后,我选择了这个能干活的女人当了我的妻子。

最初,她在家料理农务,我每月按时寄钱回去,日子过得倒还平静�后来,我在城里闯出了一番事业,就把她接过来和我一起生活,朝夕相处久了,渐渐地滋生出很多矛盾。

我这才发觉彼此思想、个性上的差距使我们无法共同生活在一起.妻子是个老老实实的庄稼人,只知道安于现状的过日子,她遇事总是吵吵嚷嚷,是个智力贫乏、说话做事不经考虑的女人,长期生活在封闭农村的她,没怎么接触过纷繁复杂的社会,来到城市里生活后,也从没想过要出去找份工作,整日呆在家里做做家务以打发日子,她对人对事的态度是我无法认同的。

渐渐地,我们之间开始出现争吵,最后,变得无法沟通。

那时,我们还没有孩子,对家庭的责任也仅限于要彼此负责,因此,我考虑离婚。

就在这时,蝶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曾经以为,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要来结束我痛苦的婚姻。

可是社会在变,人也在变。

在我和蝶相处的这三年里,我的家庭发生了很多变化,妻子找到了一份工作,并且渐渐地融入了城市生活,她的思想、个性、生活方式都在改变着,我们还有了一个儿子,我突然觉得自己拥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对家庭的责任让我开始重新思考和蝶的关系。

其实,从一开始,就是蝶的天真活泼让我动了心,加上她年龄小,初出社会,因此令我怜惜,然而随着我妻子的改变,我越来越觉得家庭责任的重大,我已经无法给蝶曾经承诺过的美好婚姻了,蝶还很年轻,我不能毁了她,也不能毁了我的家,这对我、对蝶,对我的妻子儿子来说都是一种伤害。

所以,我打算和蝶分手,让她去追寻她的幸福。

但是,这三年来,蝶有了很大的改变,她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求,只要开开心心和我在一起的女孩了。

她开始要求我和妻子离婚,和她结婚。

然而,现在的我是浪子回头了,想对家庭负起应负的责任。

可无论我怎样地劝说蝶,告诉她不想再耽误她,蝶就是不肯答应,她质问我说。

“我们这几年来的感情难道比不上你对家庭的责任吗。

”其实,她并不明白,我对我的家庭已经不仅仅是责任而已了,三年来,我眼看着妻子一点一点地改变,看着她为了挽回这个家而做的种种努力,我的心又回到了家庭。

尽管蝶百般哀求,我们还是分了手。

她气愤地对我说。

“从今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

”虽然分手了,可是,我的心里始终也放不下她,我并不是想和她还有什么瓜葛,只是希望她能够走出过去阴影,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不希望因为自己而毁了她。

我期望她快乐蝶是个苦命的女孩,出生在农家,从小生活贫困,亲人也一个接一个地过世了,为了维持生活,她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一个人奔波在陌生的城市里,实在是很不容易。

和她交往的时候,我还时不时地给她家里寄些钱,来帮助她家维持生计。

和她分手后,我心里始终也放不下她。

一直希望蝶能有个好归宿,这样一来,她以后就有个依靠,家里的生活也会好一些,正好我有一个下属为人老实诚恳,我想介绍给蝶认识。

可谁知道,我在她租住的房子一直等到午夜12点,也没见她回来,我实在不放心�就出门去找她�总算在附近一家迪吧里见到了蝶。

几个月不见,我简直认不出眼前的那个女孩就是蝶了,她化着很浓艳的妆,衣着暴露,和一个看上去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喝得烂醉如泥,我走上前去拉她离开,可是她却用力地甩开我的手�说不要我管。

那个小混混模样的人见状就和我吵了起来,到最后,大家还动了手。

当我带着一身的伤问蝶为什么要这样时�她冷冷地说,“难道你觉得除了你之外�就没人要我了吗�”我急忙把自己的来意解释给她听,并告诉她,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

我只希望她现在过得快乐,她找男朋友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希望她能找一个正正经经的人,好好地生活。

蝶却对我说,她把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都给了我,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女孩了,她已经回不到过去,如今的我也再没资格可以管她了。

我的心有种痛惜的感觉,我知道是自己伤害了她。

蝶说得对,我有什么资格介绍男朋友给她,当初的我还不是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可还是没能给她幸福。

但愿,蝶能原谅我,即使不原谅我,也请尊重自己的生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