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不敢想象和她亲热 – 健康者社区

逃婚:不敢想象和她亲热

昏暗朦胧的灯光下,看着她我突然觉得很可怜很可悲,也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她。

我们家兄弟多,有这么多儿子,在我们那个小山村,还真是父母的骄傲,可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现在,除了二哥因考到城里,安了家,结了婚,其他几个兄弟都老大不小的了,还打着光棍,孤家寡人的。

现在,儿子多反倒成了父母的心事,他们成天想的就是怎么给我们相亲找对象。

前几个月,一个在铁路局打工的老乡跟我妈说,他们那儿有一对老夫妻,是铁路局的老职工,现在退休了,他们有一个独生姑娘,不是亲生的,小时候得了什么脑瘫,有点弱智,现在父母越来越老了,想给她找个人能照顾她后半生的人,可是城里的小伙子他们实在不放心,而且能要她的城里人,都是些自己都顾不过来的人,他们哪放得下心。

他们想找个乡下的,人老实本份的,能去他们家生活的,他们的退休金很高,可以补贴,姑娘也有工作有工资,今后他们那套价值三、四十万的房产也留给姑娘和女婿,但是,女婿要照顾他们的姑娘,今后绝不能欺负她,更不能抛弃她。

凭姑娘家的这条件,父母已经动心得不得了了,因为我们那儿有几个出去打工的,找了城里的姑娘,她们不仅是有这样那样的残疾缺陷,而且家里条件也很差,就像家人的包袱一样丢给他们。

像这样既能解决婚姻问题,娘家条件又好的,还真少有。

想想,家里就我长得像样点,年龄也般配点,所以就托那个老乡的老婆去穿针引线。

“五一”那天,我和母亲带着很多家乡的土特产,在老乡的老婆的带领下去相亲。

说实话,那对老夫妻从外表看真是一对很和善的人,那姑娘,如果不说话,坐着不动,也还真看不出什么不对头,人白白嫩嫩的,也打扮得干净整洁。

只要对方同意,母亲真是一百个答应一百个满意。

其实,我也不是挑剔的人,凭我的条件,凭我们家的环境,能找到老婆就是万幸的事了,像这样长得又干净伶俐的城里姑娘,又能搬到城里来住,而且还有几十万的房产今后可以继承,如果再把户口一迁到城里,真的有点像中大奖一样,命运都可以改变了。

女人嘛,傻点就傻点,是找老婆,又不是找军师,所以我看也不错。

可能是对我的印象还不错,那对老夫妻就要我经常去他们家玩,这肯定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也是他们想多观察观察我,所以,在父母的一再叮嘱下,有时间我都会去他们家帮忙,做一些他们干不动的事呀,反正是讨他们高兴留个好印象。

婚事很自然就提到了日程上,有天他们留我住下,在昏暗朦胧的灯光下,看着她我突然觉得很可怜很可悲,也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她。

说实话,我真的不敢想象我跟她亲热的场面,虽然她是一个女人,虽然她也不像我见到的弱智那样邋遢,可是面对这样的女人,我真的没法下手,没法跟她亲热,我就有一种想逃的感觉。

第二天,她妈妈拿出一本她多年来照顾她的笔记,希望我能多了解一些她的生活和习性,我突然觉得这婚我不能也不敢结了。

我想,三、四十万可能可以买通一个杀手或者混混去杀一个人去夺一条性命,可是它不能买一个人一辈子,它也买不了一个人一辈子,我更不能因此而出卖了自己。

如果我照顾不了她,如果我不能忍受跟她在一起的生活,我违背了婚姻的承诺,那么我就太卑鄙太不诚信了,如果我做不到伟大,我就得趁早走人。

这婚,我不得不逃,所以,我在后悔之前逃了,这样,我失去了一次机会,可是我心里却轻松多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