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妇的烦恼:丈夫为女同事“破戒” – 健康者社区

主妇的烦恼:丈夫为女同事“破戒”

我和宣(化名)是2001年3月相识的,那时候我在安宁上大学。

有天晚上,同寝室的同学约我去KTV唱歌,一起的还有同学的朋友,宣就是朋友中的一个。

从KTV出来宣开车送我们回去,说起来我胆子可够大的,居然敢乘醉汉开的车。

当时宣几乎喝得烂醉,送我们回去的路上开的车走的是“Z”字路线。

不过运气还好,他把我们平安送到家了。

其实,我是最不喜欢男人嗜酒的,第一次见面因为这个缘故宣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

所以,第二天他让同学约我出去吃饭时一开始我不想去,后来碍于同学的情面,才和她一起又一次赴了约。

这次是宣请客吃西餐,或许是西餐厅特别的情调吧,在环境的衬托下这次见面宣显得文雅了许多。

聊天中宣问我知不知道我俩是见第几面。

我说那还用说,肯定是第二面。

宣微笑着说,对我可能是第二面,他认识我可好长时间了。

看我不明就里,他解释说他在1998年就见过我,那时我利用课余时间在一家企业打工,那家企业和他所在的机关单位仅一墙之隔,他说他多次开车路过时见我下班从单位出来。

所以对他来说,他可见我好多面了。

我这才意识到我和他的认识可能是我这位舍友特意安排的。

我看了一眼我那舍友,低头喝着饮料,没有吭声。

从这以后,他开始一天两三回地到安宁找我。

果不其然,他告诉我,那次在KTV见面确实是特意安排的,但却不是为他安排的,是他的一个好朋友看上我,想追求我,托他安排了那次见面。

不想他却不愿成人之美,因为他也喜欢我。

那晚醉醺醺地把我送回去后,他就决定向我展开攻势,追我。

宣对我说。

“我可不愿意把到手的幸福给放飞了。

”我说那你给好朋友怎么交待呢。

宣笑着说。

“君子有成人之美,爱情却不兴奉让。

我俩机会均等,除非你中意他。

”我骂他胡说。

交往一段时间后,我俩自然而然地升温为恋人关系了。

我发现宣具备一个好男人的优点,他顾家、孝顺,这些我是很在意的,我认为一个男人如果具备这样的优点,最起码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

责任心是我交友择偶时第一看重的。

和宣谈上后,我去过他家几次,他家里非常和睦,真正是父慈子孝,其乐融融。

也就是这点是我最终决定和他结婚的关键因素。

在我俩谈上对象不久,宣坦诚地告诉我一个事实,他有一种慢性病,这种病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只能靠药物维持和保养,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富贵病。

他说他的病是他的秘密,除了家人谁都不知道,但他不能瞒我,我应该知道,我也有权选择。

我为他的坦荡和诚意而感动,我没多说什么,而是从网上搜集了很多有关这种病的资料和治疗方法,了解了这方面的知识我心里有了底。

我告诉他,我会和他在一起,不会因为这点看低他,更不会因此和他分手。

他的父母非常爱护他,每天打电话提醒他吃药,询问身体状况,很多进口药都是他的父母从生活中节省出钱给他买的,还有补品也要花很多钱。

他这种病是忌酒的,我和宣交往后,他父母就让我监督他不要喝酒,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大概怎么都想不到,我第一次见宣,他就喝得烂醉。

他的身体不允许喝酒,但他却非常喜欢喝酒,为这个我看得出来宣很难受。

但宣那时还是很有自制力的,我们认识那天是我见他最后一次喝酒,这之后他再没喝过。

和他一起出去应酬,或者朋友们在一起玩的时候,要喝酒都是我替他喝。

宣的病我一直瞒着我的父母,我没办法告诉他们,我知道如果我父母知道这个情况,为了我,肯定会阻止我和他结婚的。

为了避免这个麻烦,直到出嫁,我在家人面前从来没露出过半点口风。

我这里拉拉杂杂地说了这么多有关他的病的事,就是因为今天我和他的矛盾也是因他的病而起,我还有他的父母因为他的病付出了那么多心力,而他呢,到头来却放任自己,做出了伤害我们感情的事。

2003年,我和宣结婚了,婚后的生活是平淡的,但也很幸福,这是我和他都想要的生活。

后来我们有了可爱的女儿。

老人硬朗,孩子健康,日子虽然不是很富有,但吃穿不愁,该有的都有,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我拥有一个女人所希望的平平淡淡的幸福生活。

生活中最让我在意操心的还是宣的身体,这几年宣的病情很稳定,可毕竟是个麻烦病,全凭在意保养,不敢有半点疏忽大意。

如果在这方面出了麻烦,一切安乐和幸福就都不牢靠了。

又是一个三月到了,我和宣认识整整7年了,每年的相识纪念日我们都会庆祝一番,可今年宣似乎忘了这个日子,我等他的动静,他浑若无事似的。

我实在忍不住了,给他发了个短信,可他丝毫反应都没有。

男人也许就这样,可女人就是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并不是非要什么玫瑰花或者甜言蜜语,她需要的是对这份情的在意和惦记。

今年宣对这个特殊的日子失忆了。

我心里若有所失。

第二天,他早上7点半不到就出门了,比平时提前了半个多小时,我问他去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他说有个同事调动,同事们商定好今天送她。

这件事上周他给我提起过,调走的是个女同事,大他几岁,平日和他关系很要好,女同事很早就打电话叫他去单位。

中午快开饭了,他打来电话说单位集体要欢送女同事。

晚上快7点了,不见人影,也没有电话和短信来。

打电话催他他才回来,一进家门就一身酒气。

不过还算清醒,我问他有没有喝酒。

刚开始他还支吾着不承认,说自己没喝酒。

没喝酒嘴里哪来的酒气。

我逼问他。

“只喝了一点点。

”最后他承认说,中午吃饭的时候倒没喝酒,是下午下班后和同事一起喝的。

我无法形容我现在的心情,结婚4年多,夫妻之间的感情也许变得平淡了,他会忘记我们的纪念日,为和要好的女同事的分别不舍、伤怀,这些我都能理解,我不会乱猜疑什么。

让我伤心的是,酒都戒了7年了,真的很不容易,他居然为了和同事的分别开戒饮酒,全然不顾这些年来我为他的身体健康付出的苦心,我为他担心,替他代酒……我又想起了公婆,为了给他购昂贵的药,二老省吃俭用,这些都是为了何来,他却不知道珍惜自己。

不是我太在意,我没办法不在意。

7年的感情在他的这次破戒中已经裂开了一条缝,这条缝看不见,但我清楚地感受到它的存在,平静幸福的婚姻生活已经不复存在了,这是事实。

我是该原谅他,抚慰他,还是离婚。

面对这种残缺的婚姻我该何去何从……记者手记。

七年戒酒,一朝开戒,却是为了一个分别的女同事。

这事儿说大不大,却伤了做妻子的感情,心里的懊恼和怨恨是可以理解的。

这事说大不大,原因是我觉得若单凭这件事就说动摇了婚姻的根基,考虑是不是该离婚就有点小题大做了,世间哪有没有一点纷争的夫妻,如果这就想着离婚,大半夫妻都该离婚了。

多些宽容和理解,给一次教训,下不为例吧。

当然,这事说小也不小,开戒事小,伤身却事大。

最糟的是开了7年的酒戒是一个坏的开端,若不及时收住,伤的恐怕就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体了,最终会伤害到家庭和婚姻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