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罩杯小三打败我这C罩杯妻子 – 健康者社区

A罩杯小三打败我这C罩杯妻子

直到今天,还有好事的人拉过我去问。

你们好好的,为什么分手了呢。

我一般笑笑,说。

原因很多。

熟悉一些的人,我说话就不那么客气,白他一眼,说。

分了就分了,管他妈的什么原因呢。

只有几个最好的朋友和家人知道,我,与他分手,因为一个小三(第三者),这个小三,还是我的一个朋友。

一来二去,我就撮合了他们这次旅程长话短说,就从认识小三开始吧。

小三那会儿是一家外企的秘书,那家外企跟我们有往来。

我跟那家公司的主管美眉比较熟悉,一般出差都是和她一起。

某次出差美国,主管美眉就派了秘书,也就是小三跟我们一起去。

小三比我小4岁,从表面看,是个很乖巧甚至有点迷糊的美眉。

本来我算是她公司的客户,应该业余她带着我玩才对,但是因为她那是第一次出国,而且方向感和跟人打交道都比较弱,所以都是我带着她玩。

我们逛大街,吃冰淇淋,拍照,玩得不亦乐乎。

小三看起来温顺谦和,又爱说话,晚上我们就在异国他乡一个酒店里八卦,当然话题离不开恋爱和婚姻。

当时我已经恋爱2年之后,又婚了3年,跟老公进入了平淡幸福期。

小三很喜欢听我们的事情,还追着问。

小三问我怎么决定结婚的,我回想了一下,答。

因为当时租了一套140平米的房子,一个人住太害怕了,就决定结婚了。

小三觉得不可思议,说。

怎么这么不浪漫呢。

其实我说的是实情,当然也只是说的直接原因。

其实浪漫哪里可以用嘴巴说出来的呢。

小三问我和前老公的事情,她也说她的故事。

那会她有一个男朋友,在读硕士还是博士我忘记了,他们交往4年了。

她没怎么描述具体的事情,只是说男朋友有点木。

过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她和交往了4年的男朋友,居然从来没有KISS过……(后来她把初吻献给了我前老公,我,我,哭笑不得……那次出差大概十来天,回来后我和小三成了朋友。

那一年,前老公出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他第一次去欧洲出差,花花世界迷人眼啊,愣是把一个土小子弄得五迷三道的。

过了一段时间后,前老公才告诉我,欧洲的花花世界和花花美女让他受刺激了。

他拍了一张欧洲美女照片作为他的桌面,估计那个美女是他住的小酒店的服务生,聊聊天,抛个媚眼后,他就记挂了好久。

这个没有出息的土小子。

我心里暗暗嘲笑了他好长时间。

转眼就2002年了。

夏天,小三来我的城市出差。

我去她住的酒店找她玩,后来让前老公带个东西到酒店。

我们两个从她房间出去,前老公坐在大堂里等着。

据他们后来回忆,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前老公日志里说他那次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记得她瘦瘦小小的。

哐。

哐。

哐。

引狼入室行动正式开始。

那一年秋天,前老公终于又有一次机会去欧洲某个非申根国家。

巧的是,那个项目跟小三公司有关系的,而同时我要出差去德国和法国。

一般合同协调这种事,都是该公司主管美眉负责陪同的,但是主管美眉业务很繁忙,有时候就没有时间陪同。

我仗着与主管美眉关系好,打电话给她,让她没有时间的话务必派小三去陪同。

另一边我联系了小三,小三也跃跃欲试。

我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好好陪同我前老公,业余多带他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一来二去,我就撮合了他们这次旅程。

这件引狼入室的事情,让我后悔,后悔,后悔了很久。

为什么我会那么蠢,把自家男人往人家怀里推呢。

其实说老实话,我并不是100%相信前老公和小三,只是我从来没有把他们联系在一起过。

首先,前老公喜欢那种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的性感女人,我的cup是C他都嫌小,更不要说小三的Acup了,小三的身材扁平瘦弱,向来是前老公不喜的类型;再者,小三已经有男朋友了;最后,小三是我的朋友,我这个人向来对朋友很讲义气,以为朋友也会同样对我讲义气。

总之,是我错了,大大地错了。

我思索回归的时候,恰好是前老公出轨的最初2002年秋天,我先飞去了法兰克福,过了不到半个月,前老公和小三一起坐上飞机也去了欧洲。

他们彼此第二印象如何,我是后来知道的。

对不起,我很不厚道,事发之后,截到了他们的日志。

这个小三,后来我细细拿着照片研究,才发现她的鼻子以下部分长得跟前老公大学时候的女朋友挺像的,都是那种略扁的、鼻头有点大的样子,嘴巴也依稀有些相似。

所以,前老公进了她办公室,仔细看她的时候,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

妈的,不就是长得有点像以前的女朋友么,还“眼前一呆,疑似梦里见过”。

小三的第二印象是,她最喜欢男人保持得很好的干净、细长的双手,恰好,前老公长了这么一双手。

可是,你也不能因为一双手去喜欢人家的老公啊,还是朋友的老公。

反正两个人第二印象都不错,又赶上了一同在欧洲浪漫的日子。

有人说。

旅行中容易产生爱情。

反正呢,他们玩得蛮爽的,感情也升温了,某天,前老公跟小三说。

我喜欢你。

那年我是12月中旬回国的,前老公是12月下旬回国的。

记得他刚回来时候,也是一脸郁闷。

我以为他又患了“资本主义社会辐射症”,一点没往别处想,还又好气又好笑地问他。

这一次你什么时候能够正常过来呀。

其实,我那次长差对我的影响也蛮大的,我回来,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老实说,我曾经也被高度文明的欧洲震惊过,不过震惊的首先是他们百姓的素质和生活态度,其次才是丰富的物质。

其中他们对于家庭的责任感,让我很感动,完全颠覆了以往对西方人的印象。

以前的自己非常散漫,哪怕婚姻状态下。

那次长差,我坐在飞机上、火车上、汽车上,思索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蓦然觉得我不该这么散漫,应该好好规划、经营自己和家庭。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我思索回归的时候,恰好是前老公出轨的最初。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