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静雯面对“十面埋伏” – 健康者社区

贾静雯面对“十面埋伏”

钓的不是金龟婿我是个闲下来就会生病的人,而且由于是“意外”怀孕,所以早先签下了大量的工作合同,我不希望被人指责“爽约”,于是大腹便便的时候还总是公开亮相完成合同约定的各种活动,就这样引起了外界的怀疑。

一天晚上志浩回到家,看见我一副愤怒又委屈的样子,急忙问我出了什么事情,我把好几份报纸拿给他。

“你看啊,都在乱写什么呢,原来传你有50亿新台币的身价,现在又变成了已经钓得‘金龟婿’的我怀孕期间还要出来赚钱,是因为并非嫁入了“豪门”,而且夫家正面临财政危机,这么不负责任的报道简直让人无法容忍。

”不曾想志浩非但没有大发雷霆,反而心平气和的劝慰我。

志浩的家族在上海开设了两家货运公司,还拥有汤城别墅区三幢高价的房地产,其中两栋目前出租出去了。

我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自己嫁的是豪门,但我很清楚志浩家族还是具有一定实力的,某些媒体如此诋毁他家族显然是不公平的,而这又缘于我的艺人身份。

虽然志浩不计较,可他母亲难免会有想法的。

在忐忑不安中我瞒着志浩躲在另一个房间拨通了婆婆的电话。

“我真的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因为自己是公众人物才连累了家族,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受。

”婆婆居然也是十分轻松。

“其实你刚和志浩相处时,他就给我打过‘预防针’了,原来你不是我们家的人时,婆婆我还是你的影迷呢,对做艺人的职业特殊性也蛮了解的。

别人很难了解我们家族的真实情形,愿意怎么讲就随意吧。

”老人家反过来安慰我。

“你都要生了,还要因为我们内部的问题面对媒体,真是不好意思。

”挂上电话我来到志浩的面前,突然有些哽咽。

“谢谢你亲爱的,我好感动。

”在这儿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我主动表示。

“现在社会上有豪门潮,我必须跟大家承认,我真的嫁得很好,但跟豪门无关,豪门与幸福快乐不一定能够画上等号。

”白白胖胖的女儿顺利的降生了,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有媒体报料我在演艺界有“桃花女”之称,在婚前曾一脚踏两船,并且将我入行至今曾跟男星传过的所有绯闻一一列出来,还说我为钓到“金龟婿”,不顾一切的怀上孩子以达到逼婚的目的。

这些媒体随后做出分析说志浩的母亲虽然对我这位准媳妇十分疼爱,但却对刚出世的小孙女存有顾虑,我和志浩至今尚未结婚,但志浩的母亲自始至终都未对我们两人的婚期发表意见,一是要让我专心待产,不要因为准备婚礼琐事而动了胎气。

另一方面,她希望小孩出生后能先确认是否有孙家的血缘,再为我们两人补办婚礼。

看到报道我脸憋得通红,半晌说不出话来。

志浩则是当场气炸了,从认识他以来没有见过他如此的激动,两手握着拳头不断地捶胸,脸上的青筋爆跳,像傻了一样自言自语。

“怎么会这样?简直太离谱了,居然把我在产房外打电话告诉母亲女儿长得像我,写成我对妈妈说应该能确定孩子是我的,这样造谣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和经纪人在紧急磋商后感到事态严重,这次不同于以往的绯闻,必须出面予以澄清,我正在坐月子期间,无法抛头露面,便决定由经纪人代为反驳谣言。

志浩却不同意,他很坚决的请缨上阵。

“这件事情我觉得只有我站出来说话才最有份量,事关静雯和我乃至我家族的声誉,我表达态度比较有说服力……”可你是最不愿意和媒体打交道的啊,从来都不接受采访的……”他打断了我的话。

“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也没有什么习惯是必须一成不变的,我要讨个公道!”随后在新闻发布会上他郑重的向外界表示。

“我替静雯抱屈,当一个人为人母为人妻,并找到真正幸福时,大家要扮演的是祝福的角色,而不是无情的杀手。

那本杂志没有详加查证便刊登,已经对我们两人造成了伤害,所有过去的传闻大家都有把握说是真的吗?我想每个公正的人心中自有定论。

”嫌我学历低又大打出手纯属无中生有我在“康和产后护理之家”坐月子时,媒体“有模有样”的传出新消息,说我们两夫妻常在护理中心吵架,甚至还捶墙,吵到隔壁的孕妇受不了,逼得人家按门铃投诉。

还说有一名邻居孕妇向媒体爆料,我们争吵是因为我和志浩妈妈的关系紧张。

当朋友们把文章拿给我们看时,我和志浩不约而同的开怀大笑起来,弄得朋友们一头雾水,我告诉朋友。

“这一阵子志浩几乎天天都陪在我的旁边,让我觉得好幸福,也很感动。

我们是因为抢着要抱女儿而兴奋的吵闹,有时候可能是嬉笑声太大而吵了隔壁房的人。

”志浩也接着我的话“答疑”。

“哪有吵架,捶墙那样夸张,媒体果然敢于想象,把我们搞得无所适从。

”不过,从那以后我们嬉笑打闹时收敛了很多,以免再被“投诉”。

外界似乎一直误认为我和婆婆的关系紧张,媒体报道说孙家是商业世家,对媳妇的门槛设得很高,希望未来媳妇都是高学历。

而婆婆乍见我对我的甜美外型和为人处事很满意,认定我出生书香世家,但后来知道我从小出来赚钱,在台湾地区的学历仅是中学毕业,因此对我相当失望,常跟志浩抱怨讨个没学问的媳妇过门,低学历导致我们婆媳关系更加不合,我只好强颜欢笑忍气吞声。

看到这样的报道,志浩的表情很凝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一件事情如此紧张,“这是关系到我们之间感情的大事,我和妈妈认真的交换过想法,她老人家态度十分明确,只要我们情投意合,她就没有任何意见,而且她本人对你各方面都蛮满意的,更不可能和别人去讲什么不利于婆媳之间的话,所以你一定不要有什么顾虑,也别胡思乱想,我乃至我的家人对你如何你是很清楚的,自己的感受最重要。

”女儿出生后我一直很低调,在和志浩以及公公、婆婆商量后,我们决定全家总动员,在给女儿办双满月酒宴时公开亮相。

2005年8月20日的酒宴上,我穿着著名服装设计师Julian设计的粉色系的雪纺高腰礼服,志浩则一身黑色西装,我们的女儿在镁光灯闪烁下睡得十分香甜。

Ju-lian在现场向大家报料为我量身订做的雪纺纱礼服,因为体型不断变瘦,尺寸也一再缩小,价值15万新台币的礼服一共改了三次,于是我也接过话头大方表示产前胖了16公斤,现在已经瘦了13公斤。

我没想到在宴会上婆婆还就外界所传的流言做出回应。

“这段时间我闷坏了,简直可以上大闷锅了,我不相信演艺圈内有谁可以像我儿媳妇这么坚强”。

酒宴进行到尾声我高声宣布我的女儿取名为“孙翎茜”,小名叫茜茜。

当晚,我和志浩久久不能入眠,志浩的话道出了我的心声。

“我觉得从今天开始我们的感情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我特别珍惜两个人的缘分和婚姻,愿我们白头偕老,生活的氛围更美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