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出轨独角戏伤了自己 – 健康者社区

完美的出轨独角戏伤了自己

两天前,孙贝宁纵身跳入了冰冷的江水中,一名晨练的男子经过,奋力将她拖回到岸边。

当时她瑟瑟发抖,一度昏迷,被送进了医院急救。

为何轻生,面对民警,她沉默不语,不愿透露半点。

通话是在夜里9点,她表达清晰流畅,寥寥几句便把事情原委说得清清楚楚,完全看不出刚在死亡线上挣扎过的痕迹。

她拒绝和我见面,“不用了,我不想出门,不想见任何人,如果可以,你就在QQ上这样问我好了。

”之所以想讲述,她给了一个理由,“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告诉我,我这样做到底应不应该。

”我们原是幸福的一对2002年的冬天,我遇上了小丁。

那个时候我才18岁,念大专一年级。

某天,一个相识的大姐姐打电话来,约我去喝茶。

第一眼见到对面的小丁时,他正一丝不苟地整理着一堆凌乱的洗衣机保修卡。

我很好奇,问他那些是什么,他说用来给促销员算工资的。

小丁是一家洗衣机公司的外派业务代表。

交往以后,有一次听到小丁打电话,声音温柔,轻言细语,我还误以为对方是他前任女朋友。

收线后,他说是他妈妈,我当时就认定了,他是我要嫁的人,一个有孝心、爱心、责任心的男人,是值得依托的。

次年底,重庆一家大型连锁家电卖场开业,小丁从区县回到重庆主城发展。

毕业前一个月,我和小丁成了家,一对手表,两枚戒指,一张婚床,一套沙发,外加房租,酒席,一万元钱结了婚,我们一度认为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儿。

2006年年初,我老闹肚子痛,上医院查出来宫外孕,只得做了切除手术。

要知道小丁的家庭很特殊,在他11岁那年,他亲生父亲就去世了,现在和继父一家生活。

小丁妈妈常常念叨着,让我赶快生个孩子。

手术之后,我便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

虽然没被医生判“死刑”,可我害怕万一不能生孩子,会让他和他妈妈丢脸。

小丁大我七岁,也许现在不觉得,等他看到同龄人的孩子满地跑的时候,他一定会心有不甘。

小丁没有嫌弃我,只是越来越忙,留我一个人在家。

我没亲没故,没有人可以说话,天天都在想着孩子的事,十分痛苦。

去年春节过后,炎症再次发作,身体状况很糟糕,我打了很多抗生素,结果导致我们没法过正常的夫妻生活。

我四处求医问药,还到中医院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中药,仍然不见起色。

看着小丁一言不发,百般迁就我的样子,我心里特不是滋味。

我就是受不了他对我好,于是,我产生了离开他的念头。

一幕完美的“出轨”独角戏那段日子,每隔十天半月,我才会下楼一次,平时都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

去年8月份,我在网上买了一个游戏账号,长时间对着电脑,还和几个外省的男性网友共同建立了一个游戏盟会。

9月,其中一个温州的盟友过生日,怪异的点子瞬间从我脑子里闪过,我决定演一出好戏给小丁看。

我当即买了飞机票,去了温州。

可我并没有见那个男人,闲逛了一天一夜,我在机场候机厅拨通了小丁的手机,“老公,我现在在温州。

”“怎么上那儿去了。

”“一个网友过生日,我过来参加他的庆生会……”没等我说完,小丁打断了我的话,“行,完了早点回来。

”他竟是出奇地平静,丝毫不怀疑我。

回来以后,我并没有停止自己的疯狂举动。

当着小丁的面儿,我总是在游戏里和那个温州网友打得火热,不时蹦出几句暧昧的句子来。

他看在眼里,却无动于衷。

国庆长假前,我假借温州男玩家的资料,登记注册了一个新的QQ号码。

没过几天,我爷爷去世了,为了继续演完这出假戏,我狠心没有回去送老人家,而是借口身体不适留了下来。

趁小丁回老家办丧事的那段时间,制造了一堆“真实”的出轨记录。

我太了解小丁了,知道他有多么的长情和专一,只有彻底伤了他的心,他才会放弃我。

按照计划,我同时开启了两台电脑,笔记本里挂着我的QQ号,台式机上打开的是虚拟情人的号。

为了让小丁相信我去温州的时候,确实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我一人分饰两角,不停变换角色对着说露骨肉麻的情话,然后我开了视频,留下了调情时的裸聊记录。

最后,我删掉了台式机上所有的聊天记录和登录信息,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10月7日晚,临睡前,我故意没关电脑,还刻意将那些聊天记录页面窗口最大化。

第二天一早,小丁来取笔记本上班,晃动鼠标之后,他的脸变得铁青,冲进房间,一把把我从床上揪了起来。

我揉了揉眼,假装镇静,“哦,我都说什么了,我去看一下。

”他一路追到书房,“你还说什么了。

”“什么都说了。

什么都做了。

”我的心在滴血,可还是装出无所谓的态度,演就演到底,我算是豁出去了。

“我们离婚,房子归我,其他的你想要什么,你带走。

”小丁翻脸了,提起电脑摔门而去。

我终于达到了目的,一个月后,我和小丁去了民政局。

他和前女友重修旧好离婚当天,我去了杭州,在一家电子公司做起了业务主管。

以为自己可以忘却,然而每天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直到小丁告诉我,他准备和前女友麦子生活了,我的眼泪一秒决堤。

听到他们复合的消息,我的心理防线崩塌了,再也不能对自己说“不”,我费尽周折地欺骗他,毅然地离开全部都是因为我爱小丁。

我真的再也坐不住了,次日一早,就坐飞机回来了。

知道真相之后,小丁抱着我哭,我相信他的眼泪是真诚的,我知道他还是爱我的。

那一夜,我们相拥而眠,仿佛又找回了往日的温情。

然而,梦醒了,一切又回复到原位,小丁说不能随便对麦子说分手,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交往了不少时日。

自知与小丁重修旧好无望,我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我的身体因他而始,也为他而终。

老天怜悯我,让好心的人看到并救起了我,可我知道,就算他现在回到我的身边,他也不会心安,因为他对麦子有愧。

于是,我再一次选择了静静地离开。

飞机票都已经买好了,结果走之前,我的盆腔炎又犯了。

异地他乡,举目无亲,我只好打电话给小丁,叫他陪我去了医院。

检查以后,医生诊断我病得很严重,需要住院,小丁当场面露难色,说晚上约了麦子见面。

寒风之中,我们争吵了起来。

从医院出来的路上,拉扯之下,我被他推倒在地。

后来,来了一帮小丁的同学,一个人出面做和事老,推搡着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一顿饭没吃几句,他就从后门溜掉了。

我联系不到他,行李又被锁在他家里。

情急之下,只得把飞机改签在第二天,结果他一直没有开手机,我找不到他,拿不到东西。

当时我病得很厉害,根本没有力气去计较了,内心满是伤痕,不顾一切地爱了他一遭,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

朋友们劝我去告小丁,拿回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我给了他一个星期的时间,盼着他能给我打个电话问候,或者说一句对不起。

可惜我从始至终都没有等到。

也许,我还是放不下小丁,但我会试着早点重新开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