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上背叛了老公整10年 – 健康者社区

我在精神上背叛了老公整10年

我根本就不想追究老公是不是真的出轨了,因为我的精神已经背叛了他。

讲述者。

万晴,女,45岁,自由职业者故事提纯23年前,万晴选择了有一技之长的刘黎明做老公,与周凡擦肩而过。

婚后,丈夫的木讷和生活的沉重让夫妻俩貌合神离。

命运安排万晴与周凡成为邻居,她开始了长达10年的单方面柏拉图之恋。

万晴沉浸在精神世界中,感受和周凡之间的心灵默契。

谁知道,结局如此难堪。

讲述“我经常想,如果当初我选择了周凡,我应该会过另一种生活,心中应该对丈夫充满了温存,对生活满怀期待。

但事实上,我甚至没有和周凡见一面,就坚决地放弃他了……”我家住在城北火车站附近。

父亲去世早,家中有4个姐妹,我是老幺,姐姐们非常宠我。

我活泼、单纯,无忧无虑,一直没有谈过恋爱。

1983年,我20岁了,姐姐们都嫁人了,我的个人问题成了她们最大的心病,成天为我安排相亲,希望我能早日找到好归宿。

那年夏季的一天,大姐风风火火地跑到我家,让我穿上最漂亮的裙子去她家作客。

我觉得很奇怪,都是一家人,需要这么隆重吗。

刚一进她家的门,我就看见一名军人笔直地坐在沙发上,我一下就明白了,原来大姐是为我安排相亲。

他叫刘黎明,在安徽某部队当汽车兵。

刘黎明长得很普通,但浑身上下充满正气。

我们相互打量了一番,他开门见山地说。

“我会开车,马上就转业了,想和你交往。

”我被他的率直打动了,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是个挺简单的人,希望能找个有一技之长的男人,齐心协力过日子。

刘黎明回到部队后,我们开始鸿雁传书,他经常憧憬婚后的生活,我也想死心塌地和他过一辈子。

在此期间,二姐也在为我的婚姻大事操心。

她托人多方打听,打算把周凡介绍给我。

据说周凡在火车站附近做生意,经济条件不错,人品也很好。

但是我当时已和刘黎明确定了恋爱关系,我的生活中已经默认了他的存在。

我不可能脚踏两只船,那何必去见另外的男人呢。

二姐劝我说。

“婚前受累好过婚后受罪,你可以多接触些人,好好选择,是对自己负责,不要那么草率地决定个人问题……”“你不要说了,我不能背叛一个军人。

”我粗暴地打断了二姐的话,坚决不愿意和周凡见面。

现在回想起来,从这一刻起,我就永远地错过了周凡,这就是命运的安排……1984年,刘黎明从部队转业回来,我们顺理成章地结了婚。

婚后,我才发现,因为我们长期分居两地,我对他根本就不了解。

他性格木讷、生活能力很差,我对他十分失望。

他在运输公司开过大客车,当过出租车司机,承包过货车,总是早出晚归,疲倦不堪,在家里很少和我说话,拿回家的钱也少得可怜。

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个家基本都是靠我卖小百货维持,过得很辛苦。

他完全不能支撑一个家,家中的大、小事情都由我决定。

在这段婚姻中,我根本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只能忍耐。

1992年,我家的经济条件有所好转,我们在城东买了一套房子。

为了生计,我在小区内租了个门面,卖副食品。

有一次,我在店内整理货物,发现过道上有一双眼睛在注视我,我抬头一看,路上是空的,根本就没有人。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次这样的情况。

不久,我才听二姐无意中说起。

“以前介绍给你的那个周凡也在你们小区。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心里印下了这个名字。

周凡。

我开始猜想,是否能在小区和他相遇,遇见了能不能认出他来……“我根本就不想追究老公是不是真的出轨了,因为我的精神已经背叛了他。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好像是在开车,明明知道前面就是死路,走不通的,就是停不住,只能一路开下去……”那年,老公的工作有了新的进展,他开始帮一对夫妇开客车,人家对他很好,他每个月能有2000多元的收入。

但他学会了打麻将,整天泡茶馆。

我说过他几次,但转念一想,他工作那么辛苦,也没有别的爱好,只好由着他了。

我一个人在家,时常觉得冷清。

有一天,阳光灿烂,我在阳台上晾棉被,无意间看了一下对面人家的阳台,一个身着蓝色居家服的男人正在慢条斯理地晾衣服。

他好像也望了我一眼,我再看他,阳台上又空了。

“他是周凡。

”当时,我对自己的这个念头深信不已。

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是,我知道,他就是周凡,是那个我错过的男人。

我想,一个会用心晾衣服的男人,一定很疼老婆,很懂得生活,温暖而宽厚。

我开始觉得生活变得无比美好,就是一个人在店里卖东西,也不会无聊,什么也没想,又什么都在想,好像踩在云彩里生活,飘忽、模糊,处于一种很难形容的生活状态。

我开始打扮,开始微笑,开始幻想着我们能在小区里相遇,相互对望一眼,然后什么也不说,各自静静地走开……遗憾的是,我想象的事没有发生。

但是,我们之间有另一种默契……我每天中午12点开始做饭,和周凡做饭的时间完全吻合。

我哼着歌曲,望着他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然后开心地洗菜、淘米。

我感觉得出,他也在望着我。

要是有时候他没有出现在对面的厨房,我就觉得失魂落魄,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出差了,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已经陷入这种虚无的爱中,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好像是在开车,明明知道前面是死角,就是停不住,只能一路开下去。

有一天,老公的车主跑到我家来大闹,说是我老公和他老婆有了不正当的关系。

我毫不客气地把他轰走了。

在我看来,老公虽然有很多缺点,但心还是在这个家的,他不可能有外遇。

我想,即使他真的和别人发生了关系,我也会原谅他,因为,我的心已经背叛他了。

因此,我就没有对老公提起过这件事情。

有天晚上12点过,老公照常一言不发地回家。

我在窗台边看到老板娘的车正好停在我们家的院子前。

我问老公。

“你打车回来的啊。

”老公头也不抬,随口说。

“我走路回来的。

”然后就去卫生间了。

我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转身去睡了。

他是不是做贼心虚。

想到我那么维护他,他却对我撒谎,我觉得有点心寒。

但我只是觉得他辜负了我的信任,却没有半点吃醋的意思。

我也不能理解,自己怎么能那么平静。

现在想来,那是因为在我的心里,已经把周凡当成“爱人”了,尽管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再后来,我从姐姐那里打听到,周凡的妻子温柔、贤惠,他们还有一个乖巧的女儿。

我也没有吃醋,心里默默地为他感到高兴。

有时候,我又忍不住幻想,要是当初我选择了周凡,生活是不是另一番模样呢。

我就这样,在心里爱了周凡10年。

对他的关注从来没有消失过,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越雷池半步。

我不愿意破坏人家的家庭,也不愿意在肉体上背叛老公……“经历那么多磨难,我才懂得,我和他相遇,就是为了分离”也许谁也不会相信,我觉得,我和周凡之间有一种神奇的默契。

2002年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周凡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一间黑屋子里,我吓出一身冷汗。

不久,老公开车出了点小事故,把手弄伤住进了医院。

我挂号时,竟然遇到了周凡的老婆,她说周凡的腿摔成骨折了。

我的梦,竟然印证了。

出于责任,我精心照顾老公,心里疼的却是周凡。

他受伤了,我却没有资格去关心他。

这种感受,让我痛苦不堪。

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

我的爱对周凡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对我也只是徒增痛苦。

为了摆脱对周凡的牵挂,我不再定时做饭、洗衣服,甚至不愿待在家中,我经常邀约一些姐妹出去唱歌、跳舞。

我也尝试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她们听,好心一点的人就劝我。

“赶紧了断这种想法,要走火入魔的。

”有些朋友对此嗤之以鼻,嘲笑我是自作多情,说我放着好日子不过,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我尝试了各种方法,周凡就是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如影随形。

我越来越消沉,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我。

我把这些无法排解的苦闷都写进了日记。

“缘分让我们擦肩而过,命运又让我们走到一起,这就是上天在存心捉弄我吧……”不料,这些文字被老公发现了,他追问我。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我要他承诺,只要不去找人家的麻烦,我就毫不隐瞒地告诉他。

老公听完我的故事后,倒是没有责怪我,他轻轻地说。

“我不能理解,但是,我希望你自己慢慢地走出来。

”在这件事情上,我特别感激老公,如果他当时逼我,我估计自己就彻底崩溃了。

从此,我开始主动采取各种方法,让自己走出这段痛苦的精神恋爱。

2003年,我和老公把房子出租了,离开了原来的家,重新买了房子。

老公再也不出去打麻将了,只要有空,就在家陪我。

我和周凡再也没有见面,但是,要忘记一个“爱”了那么多年的人,谈何容易呢。

在这种无望的相思中,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没有体力,医生说我是气血不足。

前不久,我去求签,签上是这样写的。

“人有诚心,神有感应,努力求之得最难,退身可得。

”我大概感觉得出,这是在指我和周凡的关系。

还有一次,我梦到去世很久的父亲,他告诉我。

“小女,你要好好生活哦。

”我想,我真的应该在这个团年之际结束这段似真似假、如梦如幻的感情了。

也许,我们的相遇就是为了分离……现在,我有一个想法,在新的一年,我要给这段感情一个交代。

我想把周凡约出来,心平气和地交流一下。

然后,就让这一切的故事都随风而去,开始我新的生活。

记者手记万晴把采访地点选在了风景如画的望江公园,见面之前,我猜想,这一定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人,她会带来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爱情故事。

果然,她的故事让我震惊不已。

一个女人,用了10年的美好年华谈了一场“柏拉图之恋”。

我想,也许这种所谓的精神恋爱,实际上是一种幻想。

在琐碎而沉重的婚姻生活中,周凡的出现,成为万晴的一种幻想和精神寄托。

万晴并没有真正认识周凡,她爱的并不是现实生活中的周凡。

那只是一个幻影,那个幻影温情、完美,让万晴欲罢不能。

她总是自问。

“如果当初我选择了周凡……”生活中有许多“如果”,但是“如果”并不会发生,举个通俗的例子。

打麻将的时候,你碰了一个牌,结果没和。

但如果你没碰那个牌,就一定可以和吗。

不一定。

因为没碰的话,后面的牌势也会发生变化。

万晴也是一样,没跟周凡结合不幸福,结合了也不一定会幸福。

如果,万晴早一点通过一些方式“认识”周凡,了解到他的真实形象,而不是一直把他放在幻想之中,可能早就走出了困境。

我想,万晴还是应该接受现实,感觉到现实生活中的美好,比如现在生活的好,老公的好,把这种幻想作为一种回忆,最好不要轻易突破,影响相关各方的正常生活。

也许,通过第三方迂回地“认清”这个男人,才是解开心结的最佳途径。

人生没有回头路,过好现在最重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