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聊天记录 “色”字当头 – 健康者社区

丈夫的聊天记录 “色”字当头

那件事过去好几十天了,我都无法接受他的亲近。

也许是我和超杰(化名)的感情太好了,所以,就算是全世界的男人都会做出背叛感情的事,我也相信他不会。

也许,是我对感情太执著,太信任,把所有的爱和精力都放到了和超杰共有的生活上,所以,当背叛来临时,我才会有全世界都崩溃的感觉……和超杰有过五年婚姻,我们的儿子聪明可爱,集中了我和他的优点,我总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幸福的女人,虽然我们家的房子没别人的大,我们的车子没别人的好,我们的收入没别人的多,但那种温馨与和睦让我深深迷恋。

当无意间发现超杰那些聊天记录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个晚上,那段时间我有些失眠,经常睡不着的时候起来到书房上网听音乐。

那天超杰可能是因为下载电影没关电脑。

等我坐在电脑跟前听音乐的时候,看到了他忘记关掉的QQ。

那些充满情感和情色的聊天记录犹如晴天霹雳,让我的大脑足足有好几分钟都是一片空白。

我不相信似的一遍遍查看着他的QQ资料―――没错,就是他,我一直恩爱的老公。

为什么会这样。

他每天下班回家,有应酬也会清楚地告诉我;他的工资卡从来都是我保管,家里花什么钱都是我说了算;我们两人共用一个邮箱,相互之间没有隐私……一切都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降临,我甚至都没准备好为背叛恸哭的眼泪。

那晚,我故意没关超杰的QQ就返回卧室,虽然一夜未眠,但我仍希望自己看到的是一场梦。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就去了书房,结果,电脑跟昨晚我看到的一样,他的QQ开着,再翻看那些聊天记录的时候,我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超杰起来后,我还在书房发呆。

他甚至都做好了早餐,在客厅里叫我,“老婆,快来吃饭,要上班了,还得送儿子上幼儿园呢。

”听到他的声音,我的眼泪才“哗”地一下淌满了脸。

我坐着没动,直到他到书房找我,看到我满脸是泪,面对着他那些聊天记录的窗口。

他说,都是无聊时瞎说着玩的,当不得真,让我原谅他,我们好好过日子,以后他再也不这样了。

我一直哭,那些文字就像赶不走的苍蝇,一直在我眼前浮动。

我理解不了,他怎么能一边对我和孩子百般呵护,一边又和别的女人纠缠不休。

这算什么。

我很想再给超杰机会,再给我们的婚姻一个机会,但真的无法做到。

白天看到他,我总能想起他跟别的女人说的话;晚上躺在他身边,脑子里都是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情景……每次他靠近我,我总会浑身不舒服。

那件事过去好几十天了,我都无法接受他的亲近。

为了孩子,我选择了沉默,希望时间能改变一切,就像地面上的污垢,雨下得时间久了总会冲刷干净。

可是超杰不干了,他先提出了离婚,说这种压抑的日子他再也过不下去了。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说。

于是,我们很快就办了离婚手续。

财产平分,房子和儿子归我。

离婚后的日子过得没着没落的,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生活没有什么希望和支撑,只是过一天算一天的样子。

好在孩子懂事,不但让我省了很多心,还能让我感觉到快乐和幸福。

我常想,就算是为了孩子,我也要好好活着。

后来楼上搬来了一个新邻居,是个三十好几的单身男士,叫曾涛(化名),据说是租的楼上的房子,因为这里离他单位近。

曾涛性格开朗,热情幽默,搬来没几天就跟几家邻居都认识了。

儿子很喜欢曾涛,如果放学的时候碰上他下班,就会跟他到楼上玩一会儿,我总觉得不好意思,但曾涛很热情,看得出来他也喜欢儿子,我就没再管。

可能曾涛从儿子那里知道了我们的情况,于是,他对我们娘俩很是照顾,有时候我买菜回来碰上他,他会帮我拎菜,或者帮我开门。

如果他下楼倒垃圾,会把我们家的垃圾顺便捎下去。

虽然都是些生活小细节,但对离婚后孤单的我来说,也是一种少有的温暖。

一个周末,到了吃饭时间,儿子还在曾涛家里玩,我不得已上楼去叫。

到曾涛家后,发现他搂着儿子坐在电脑跟前,教他玩小游戏,儿子很兴奋,开心地大笑。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超杰从来没这样哄过儿子,他上网的时候是不肯让儿子靠边的,唯恐孩子影响了他。

那天的晚饭,我邀请曾涛到我们家去吃,儿子很高兴,在饭桌上不停地喊“叔叔”,让曾涛吃这个吃那个,还说。

“我妈妈做饭可好吃啦。

”看着儿子开心的样子,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们娘俩在一起的确太孤单了,儿子是多么希望家里热闹一点啊。

从那以后,曾涛到我们家吃饭的次数就多了起来,有时候会不请自来,拎着一兜水果,笑着说。

“我来蹭饭了。

”因为曾涛比我小,所以,开始的时候我都把他当弟弟,觉得他就是个比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大孩子,经常给他做好吃的,甚至帮他做些男人做不来的家务活。

后来,单位的一个大姐让我给她表妹介绍男朋友,我一下就想到了曾涛。

于是,那次在我们家吃饭时,我就对他说了这个意思,谁知他一点都不感兴趣,只顾跟儿子说笑。

我急了,“你听见我说什么没有啊。

”他抬起头,盯着我,“你怎么这么多闲心啊。

有这个工夫你操心操心自己不行吗。

”然后起身抱起儿子走向书房,“我有意中人了。

”曾涛的目光让我心慌意乱,心“怦怦”地乱跳起来。

收拾碗筷的时候,听到他和儿子在书房的笑声,我的心变得沉甸甸的。

再见到曾涛,我下意识地开始躲避,限制儿子到他那里玩的次数,更不再主动叫他到家里吃饭。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敲我们家的门,我告诉他,儿子已经睡了,他却说想跟我谈谈,我只好让他进来。

果然,他让我考虑一下个人问题,说他愿意和我一起把儿子抚养成人。

说实话,我是比较欣赏曾涛的,但他没有过婚姻经历,比我小,如果我们在一起,他熟悉了所有的一切,变心的可能性会比超杰还要大吧。

这样的冒险,我不敢去试。

我声音很虚地说。

“我还不想考虑个人问题,以后,你不要来找我了。

”说完我就低下头去做别的,曾涛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意识到见不着曾涛的面时才知道,他已经搬走了,心里虽然有些失落,但也踏实了一些。

我知道自己很矛盾,但失败的婚姻给了我太大的伤害,对感情,我很难重建信任。

后来,有朋友给我介绍对象,是个离异的,也带着个男孩。

本来我不想见,但朋友非要我去见,说那人忠厚老实,很好脾气。

于是就去见了,见面的时候我们都带了孩子,两个孩子玩得很开心,我的心情也因此好了起来。

可是,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这个人脾气太好了,以至于他前妻说怎么就怎么,她想什么时候见孩子就得什么时候,他从来没对她提出过反对意见,说什么怕孩子受伤害,我却觉得是他自己没主见。

我想了很多,如果和他在一起,我就要面对超杰和我的儿子、他前妻和他的儿子、两个异父异母的孩子、双方的过往、彼此的家庭……一大团乱如麻的关系,一想到这些,我就本能地要后退。

现在,离婚已经三年了,很多人都劝我再找个伴儿,可我总感觉自己还没做好准备,想到再婚就心有余悸,虽然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相伴很好,但想到感情的变数,我心里就很没底,唯恐以后再受伤害。

儿子是我的精神支柱,我甚至不愿让他去见超杰,每次都觉得好像他在跟我抢儿子似的。

我知道自己的心态不对头,但就是不知道如何调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