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艳照门 撞见尴尬那一幕 – 健康者社区

凡人艳照门 撞见尴尬那一幕

谎言重复一千遍王杰(化名)34岁工程技术汪曾祺曾改写过的聊斋新义,有这么个故事。

说男人回家,撞见女人偷情,气极,命女人上吊谢罪。

女人应了,打扮得袅袅婷婷地出来,问。

舍得我死。

男人答。

然也。

女人遂上吊,男人一扔酒杯扑过去救将下来,两人又做了20年和美夫妻。

这个故事,基本上是我们大院王杰的真实写照。

他如何会原谅妻子,这点我们无从知晓,也许是青梅竹马多年感情,也许是妻子的美貌让他留恋,或者王杰个性软弱愚善等等,但更大的难题是,他们5岁的孩子小宝,竟然不是他亲生的。

这些小道消息不知从何而来,自从他当场捉奸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之后,关于小宝的身世之谜就出现了多种说法。

2002年春天,王杰带小宝去了趟广州。

院子里的人都说,他是带孩子去验DNA的。

记得那年春天,我下晚自习,正好碰见王杰带着小宝回来,远远看见他小心牵着孩子的手过马路,快到家时要上一个大陡坡,他又弯下腰来背小宝上去。

回家我就对我妈说,小宝肯定是王杰亲生的,否则哪会对他那么好。

此后,王杰对小宝的态度不仅没有变化,反而更加亲密。

2003年春节,他邀请左邻右舍到他家吃饭,我的父母也在其中。

据说在饭桌上,王杰携着小宝,还有长了一双秋水眼的小宝妈给所有人敬酒,稍后,他让小宝妈带孩子去上厕所。

他又倒了一大杯酒说了一番话,大意如下。

王杰是个懦弱的人,爱老婆又怕老婆,戴了绿帽子也在所不惜。

但孩子是无辜的,验了DNA,确实是我王杰的种,求各位放我们一家一条生路吧。

话毕,摔杯,下跪……搞得跟电视剧一样煽情。

还让我妈这种泪窝子浅的大妈们不停掉眼泪。

打击谣言,需要发动群众,须知水能载舟也能煮舟。

群众可以搞臭一个人,也可以捧香一个人。

从那以后,王家的左邻右舍就成了义务宣传员,言辞最激烈的是筒子楼尽头的史大爷,每当听见有人议论小宝,就涨红脸扑上去说。

他不是小王的种,你砍我脑壳。

吓得传话的人噤若寒蝉。

真是奇怪,小宝是谁的种,大爷犯得着如此激动吗。

如今,小宝仍在我们院里健康成长着,已然是一名光荣的小学生,尽管我们院里的人都看得出来,小宝和王杰没有一点相似的。

无论谣言和真相如何,王杰爱小宝是事实,这让我们对这个矮小的男人不由得心生敬意。

一概是造谣彭燕(化名)32岁一机关单位科员其实事情简单而庸俗,涉世未深的大学毕业生,沧桑的老男人,没有共同语言,在农村生活的妻子。

就是这样。

那件事发生在1998年。

夏天。

我和Z局长在他家里约会时,被他老婆抓个正着。

当天晚上,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逃出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

无论如何不要承认。

第二天,单位的流言蜚语已传遍了,他老婆找到人事科大吵大闹了一上午。

科室里的老大姐们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的反应则是以泪洗面,怔怔地发呆,我觉得生无可恋,死的心都有了。

下班时发现,姑姑在等我。

姑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不仅养大了父母双亡的我,还在好几个关键时期出面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姑姑的授意下,我尽量若无其事地上班,忍受着各种目光和冷嘲热讽。

整件事,我和Z都没有出面说一句话。

上级曾派人来调查此事,Z选择了沉默,我的解释是纯属误会。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