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香港的媳妇 很难 – 健康者社区

做香港的媳妇 很难

夏梦的气质很好,一看就是个知识女性,但与她聊起来,却能感觉到她内心充满了自卑。

当然,以前的夏梦并不自卑,她1991年就来到了深圳,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了很多年,薪水很高。

可是,自从嫁给了香港人阿成,并最终成了一名家庭主妇后,夏梦越来越不自信,有一阵子,她甚至有些抑郁。

夏梦1959年出生在北方一座美丽的城市里,家里只有她和妹妹两个孩子。

年轻时的夏梦没享受过富裕的生活,虽说生长在城市里,可她接受的教育非常有限,毕竟那是“文革”时期。

下乡回城后,夏梦决定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

她自学了中学课程,并考取了大专,主修法律。

3年后,夏梦大专毕业,分配在一间学校工作,夏梦总想凭借自己的奋斗获取美好的生活,就把全部心思都投入到了学习和工作中。

1991年,夏梦带着梦想来到深圳,当时她已经32岁了。

在深圳,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她工作得很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并在深圳站住了脚跟。

当一切都稳定下来后,她开始感到孤寂,一回头,发现自己已经一个人走过了30多年,她开始考虑个人问题了。

夏梦的妹妹早年嫁给了一个香港人,现在已在香港定居了,日子过得不错,她极力怂恿夏梦也找个香港人,毕竟香港的生活水平要高一些。

1997年,在妹妹的张罗下,夏梦认识了在香港某大学做校工的阿成,阿成当时已经46岁了,因为家中有8个孩子,经济条件不好,而且他本身有轻微的残疾,这样的条件在香港找个老婆是很难的,所以他一直独身。

夏梦清秀的面容和良好的气质吸引了阿成,因此,认识不久他就提出与夏梦办理结婚手续,夏梦对此也是求之不得。

在没有进行充分了解的基础上,两人结婚了。

婚后,因为身体不好,阿成力劝夏梦辞去工作呆在家里,夏梦照办了。

辞职后,夏梦在罗湖区租了一间小房子,整天无所事事地呆在家里,苦等有朝一日能够赴港定居。

阿成很少来深圳,在他的潜意识里总觉得只有香港才是最好的,所以,夏梦总是尽可能多地到香港去。

阿成与老母亲一起住在居屋里,每次到香港那边的家里,夏梦总觉得婆婆时时处处挑剔她。

有一次婆婆外出晨练归来,看到夏梦仍旧睡着未起,便发了很大的火,还打电话叫来了阿成的兄弟姐妹……结果可想而知,夏梦被阿成的兄弟姐妹围着教导了一番,阿成的妹妹甚至教夏梦如何使用一些家用电器。

夏梦真是哭笑不得,再怎么讲她也是大城市出身的知识女性,而阿成家却是几十年前才从广东乡下移民到香港,阿成的妈妈一个字都不认识,阿成的妹妹连中学都没有毕业……但是,当夏梦把这些事情告诉阿成的时候,阿成却不以为然,只是劝夏梦多一点迁就他的家人。

因为是北方人,夏梦与阿成家人的生活习惯很不同。

她不太会煲汤,这点让阿成和阿成的妈妈非常不满意,夏梦只好虚心向阿成的妈妈求教,这一学就是好几年,但她的手艺都常常被阿成的家人嘲笑……生活中的这些小事情让自视颇高的夏梦非常郁闷。

有一阵子,她一进香港的家门就忍不住放声大哭,哭得非常伤心。

阿成不理解夏梦的想法,他单纯地认为,夏梦现在的日子不错,从内地来了香港,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她不应该有什么不满足。

夏梦本想与阿成的兄弟姐妹搞好关系,但他们从来不与夏梦来往,他们都认为夏梦是个大陆妹,是乡下人。

郁闷的夏梦开始发奋,像20多年前考大学一样,她在拿到了律师执业证后,又拿到了教师上岗证。

她的想法是,到香港后,一定要找一份体面的工作,让自己从头到脚都自信起来。

可是,前几天遇到的一件事情却让她动摇了。

在夏梦居住的那个小区里,有许多女人的丈夫都在香港,平素她们孤独地呆在深圳,她们的丈夫每个星期会回来一次。

夏梦没事的时候会和她们聊聊天。

她对面住着的是一个漂亮的农村姑娘,才20岁出头,她的丈夫是个50多岁的香港人,对她很好,给她在深圳买了房子,每个月还给她7000元的家用……看看自己租住的小套房,想着阿成每个月才给她3000元家用,夏梦忽然觉得自己真是不中用,她的律师证和教师上岗证居然比不上一个女人的美丽和年轻,心底里的不自信又开始侵扰着她。

她甚至想,到香港定居后,如果她不能顺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她的后半辈子岂不是要在歧视的眼光中度过。

夏梦的担忧是有理由的。

她楼下住着位名叫阿丽的女人,丈夫在香港。

阿丽以前也是个职业妇女,婚后也辞去了工作,现在阿丽基本上变成了一个家庭妇女。

她丈夫也有一大家子人,他家里完全把她看成一个保姆,有一次,丈夫的家人从香港过深圳玩,她一个人煮了十几口人吃的饭,他们在客厅里吃饭,而她则在厨房里忙碌……阿丽多次跟夏梦表达了生不如死的想法,她说她最受不了的是那种深藏在丈夫家人心中的歧视。

夏梦说,像她们这样的香港媳妇并不受欢迎,许多人觉得她们要的就是一张香港身份证,也确实有些人一拿到香港身份证便离了婚,可是,说这种话的人根本没有考虑到她们的心理压力。

谁愿意比别人低一等呢。

夏梦觉得跟阿成沟通很困难,她想要一个和睦的家庭,周围是洋溢着温暖的亲情,可她觉得这种亲情对她而言成了一种奢望,夏梦由衷感叹。

做香港人的媳妇真的很难。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