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分居令婚姻亮黄灯 – 健康者社区

异地恋分居令婚姻亮黄灯

男生叫我“痘痘女”我出生在北方,可母亲是上海人,所以,从小我就生长在上海。

与家乡相比,我更喜欢上海,喜欢它的活力、方便和时尚。

所以,当不得不回到家乡读书时,我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考回上海。

后来,我如愿考上了上海一所著名的高校。

大学期间,在别的同学忙着谈恋爱、玩乐的时候,我却在忙着学英语、学电脑、考托福,因为我觉得必须提高自己的含金量,以便能够在毕业时找到合适的工作,留在上海。

或许是因为学习太累了吧,上大学以后,我的脸上陆续爆出了许多小痘痘,渐渐地,蔓延到了整个脸部,最严重的时候,我满脸都是红痘,因为不断地发,最后,我的脸部皮肤变得非常粗糙,完全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白皙、娇嫩。

男生们偷偷在背后叫我“痘痘女”,我听了不是不自卑的。

为此,我越发地将精力用在学习上,以此来获得一些心理安慰―――虽然我不是美女,但起码我有才。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相对的,我从没谈过恋爱。

毕业时,凭我的成绩,许多单位向我提出了意向。

系里愿意保送我读研、某研究所愿意接受我去读兼职研究生、某机关愿意录用我为公务员、某外企要我去面试。

考虑再三,我选择了研究所,因为他们除了能让我读研究生外,还愿意在学习期间给我工资,让我能够不再需要父母供养,同时又能继续深造。

研究所的环境很单一,我除了上课、看书,晚上大段时间都是自己的。

那时我住在所里提供的宿舍里,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所幸,那时所里有电脑,我常常以上网来打发业余时间。

渐渐地,我喜欢上了网络聊天,因为在那里,我觉得自己可以完全展现自己的才智、性格,而屏蔽掉了我那不够美丽的脸。

虽然,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我的脸已经好多了,只是,我心里始终存有阴影。

他说,我非常美丽在一段时间的网聊后,我交了几个网友,与其中一个网名叫“无名小子”(化名)的人几乎天天在网上“见面”。

开始,我们聊一些很日常的话题。

他告诉我,自己大专毕业,未婚,目前在家乡从事着IT方面的工作,因与朋友合开了一家网吧,所以每天会长时间地泡在网上。

渐渐地,我们的话题越来越私人化,我发现,在许多方面我们很像,只是,我更冲动,而他更沉稳,许多时候,他就像一位大哥哥似的引导我,令我备感温暖。

渐渐地,我感到我们彼此存在好感。

每次在网上遇见,我们会心照不宣地转去私聊;每天想到要与他在网上聊天,我就觉得非常期待;每次结束谈话时,彼此都恋恋不舍;如果哪一天在网上没有见到对方,另一方一定会牵挂和想念。

就这么聊了几个月后,他告诉我,要来上海出差,问我愿不愿意与他见面。

闻言,我很谨慎地表示了欢迎的意思,然后,小心翼翼地对他说。

“我可不是美女,见面后咱们可别成了‘见光死’。

”他立刻回复说。

“在我心里,你比许多美女都美丽。

因为你有聪明的头脑和善良的心灵。

”看了他的回答,我久久写不出一个字来。

他来的那天,我到他下榻的宾馆去找他。

敲门的那一刻,我紧张极了。

门开了,一个不是很高大,人偏瘦,戴着一副眼镜的年轻男子出现在我眼前。

我看着他,轻轻地问。

“是无名小子吗。

”他点点头,笑了。

他的长相也许谈不上多么英俊,他的笑容也谈不上多么好看,但在当时的我看来却是那么温暖。

我的心,定了。

说到这里,绪凝的眼神仿佛回到了当初,她对我说。

“后来他告诉我,第一次见面,我比他想像中的好看,所以,他觉得非常开心。

”说罢,她微微笑了起来。

这次见面后,我们恋爱了。

每天,我们都通过网络、电话保持着联系,最厉害的一次,我与他通了一夜的电话。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那时就是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仿佛永远也说不完。

毕业时,我毅然决定,到他所在的城市去。

这个决定震惊了所有人。

我的父母、我的导师、我的朋友,没有一个人赞成。

因为当时凭我的条件,在上海足可以找到非常不错的工作,而如今我却要为了一个网友、一份不知前景的感情,放弃这一切。

妈妈劝我,别如此草率,但当时我就是铁了心要去,因为我爱他,当他说,自己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需要留在家乡照顾家人时,我毅然决定放弃上海。

我们互不适应对方家乡凭着优秀的教育背景,我很顺利地被他家乡的一家银行录取。

而我与他,也在第二年结了婚、买了房,不久还添了一个小宝宝。

我与他的顺利发展,让当初担心我的亲友们渐渐放下了心。

当一切安定下来后,三年已经悄悄过去。

他的家乡是个南方的中等城市,那里的人习惯于比较慢的生活节奏,也很懂得生活和享受。

举个例子吧。

我到银行报到的第一天就被带到后勤部门,领取了一张折叠躺椅和一条毛毯。

开始我不明白这是干什么的,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是给我们睡午觉用的。

那里的单位,午休时间普遍都有2个小时。

这样慢节奏的生活,开始觉得轻松,时间一长,我就觉得太安逸了,感觉像在养老,想到以后一辈子就这样毫无波澜地过下去,我就觉得有些受不了。

2005年春节,我回上海探亲。

见到在上海的弟弟风风火火地工作、跳槽,我的心动了。

这才是适合我的生活,上海才是适合我的城市。

利用假期,我投递了几份简历,没想到,立刻就得到了回复。

经过几轮面试,我顺利被一家外资银行录取。

在上海求职如此顺利,出乎我的意料。

当对方提出,希望我年后就去上班时,我犹豫了。

事实上,在上海求职的事,我并没有事先告诉丈夫。

如今工作找到了,难道我真的要离开他,回上海工作吗。

我忐忑不安地回了南方。

当我告诉丈夫这件事情后,他沉默了。

我憋不住地问他。

“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他看了看我,说。

“你想去吗。

”是的,其实我是想去的,可是,如果我真的回上海工作了,或许孩子我还可以带走,他呢。

难道他也辞职到上海去吗。

毕竟他的家人、朋友、所有的社会关系都在南方,而他在这里的工作也非常不错,要他放弃这一切,并不是容易的事。

最后,我还是一个人回到了上海,不久把儿子也接了过来。

他家为我这个举动非常不开心,可我也顾不上了,我觉得继续留在那里,我会慢慢枯萎的。

丈夫也曾试图在上海找工作,但因为他学历不是很高,在人才市场上并不具有优势,每次找到的工作都不是很满意。

有一次,他被上海一家公司录用,试着工作了3个月。

但是,大约他已经习惯了家乡的节奏,面对上海的工作强度,明显表现得适应不良。

三个月试用期满,他还是回去了。

如今,三年过去了,我们还是分居两地。

开始,我们还每天通话,后来是两天一次,渐渐地,成了一周一次;而通话的内容,也从两人互诉思念,到除了孩子已没什么话题了。

丈夫也曾劝我回南方,可我不愿意。

我觉得自己的性格更适合在上海发展,而且,我觉得孩子在上海的发展机会也更多一些。

我知道,我们的婚姻已经亮起了黄灯,可是,我不愿意回南方,而他又不适应上海,难道我们就这样一辈子两地分居吗。

不仅仅是地域差异前一阵,《双面胶》热播。

大部分观众都认为,该剧很好地表现了地域差异给婚姻造成的影响。

刚听到绪凝的难题时,我心想,难道又是一对因为地域差异造成婚姻危机的夫妻。

可听完倾诉后,我发现自己错了。

绪凝夫妻的婚姻危机表现形式或许是地域差异,但实质,却是性格问题。

正如我的第一感觉,绪凝的性格很强,往好的方面说,她很能干,但往不好的方面说,可能她就显得比较自我和任性了。

我没有采访到绪凝的丈夫,无从知道她丈夫对妻子执意留在上海的感受。

但从绪凝的倾诉中可以看出,他并不赞成,但为了妻子,他忍耐了下来;其后,他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但他的尝试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相对而言,面对夫妻的分居现状,绪凝丈夫的态度是想改善,但力不从心;而绪凝的态度则是不愿让步。

或许绪凝会说。

“当年我不是为了爱情毅然抛弃了上海,投奔他了吗。

后来,我也曾尝试在他家乡工作、生活,可不是不太适应才回上海的吗。

”可我得说,无论是绪凝当年的投奔,还是如今的回归,说到底其实都是从她自己出发,都是任性的举动。

当年,为的是自己的爱情,如今则为的是自己的发展,至于别人,从不是她考虑的范围。

虽然我一向认为,对得起自己的人,才能对得起别人,但这个原则并不完全适用于婚姻和家庭。

当你事事以自我为中心时,那么就不能再奢望还能维持美满的婚姻。

因为婚姻和家庭的实质,恐怕更多的是责任和付出,而不是权利和得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