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良母 中年期贬值 – 健康者社区

贤妻良母 中年期贬值

倾诉女主角。

丽娃(化名),43岁,职员为了方便丽娃照顾生病的家人,我们把见面地点约在她家附近的一个茶馆。

丽娃身形娇小,说话细声细气。

她一见到我,就连声抱歉让我赶了路,还拿出随身携带的橙子说。

“你经常采访,要说许多话,跑进跑出的,容易上火,吃点水果吧。

”我虽然没收下水果,但感受到了她的一份体贴,心里暖暖的。

他的求爱打动了我叶梓,你先看看我小时候的照片吧。

喏,我最喜欢这一张,大家都说我像长着丹凤眼的洋娃娃,摄影师还特意放大了一张摆在照相馆的橱窗里。

的确,我的童年是在蜜糖里度过的。

高考时,我差3分没考上,在父母的安排下,到一家事业单位正式上班。

我被分配到行政办公室,管管档案和文书,做做内勤。

23岁开始,家里开始操心我的婚事。

亲戚朋友帮我介绍了不少男孩子,这些人条件都不错,但我迟迟下不定决心。

有一天我和同事去看电影,晚了几分钟,摸黑找到自己的位置,却发现座位上已经有人了。

我提醒他把座位让出来,他看看旁边位置没有人,就让我找个空位置坐下来。

我不答应,让他把我的座位腾出来。

他照办了,等我坐下来,他索性就坐在我的身旁。

记得那部电影是一个爱情悲剧,我看着看着眼泪流了下来。

正看得入神,就听到那个男人在我耳边说。

“导演专门赚你们这种软心肠的小姑娘的眼泪。

”我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散场后,我拉着同事就走。

等走出电影院,才发现自己的皮手套不知何时丢了一只。

谁知第二天下班时,竟然有人把那只手套送到我单位。

我闻讯赶到大门口,发现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笑眯眯地看着我。

他一开口,我就听出,原来他就是电影院里的那个“邻居”。

我不禁起了疑,问他怎么知道我的工作单位。

他自我介绍说叫多多(化名),说有次我去相亲,他正好是男方的朋友,陪着吃过一次饭,因此知道我的单位。

昨天在电影院他一眼认出是我,故意开开玩笑,没想到我对他半点印象都没有。

多多这么一说,我隐约记起那顿相亲饭。

为了感谢他“拾金不昧”,我邀请他到单位大院里参观,正碰到两个女同事,她们问起多多的身份,多多抢着回答说是我的男朋友。

等同事们走了,我生气地让他不要乱开玩笑。

他一本正经地说。

“自从那天见面,我就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不,是我的爱人。

”从没遇到过像多多这么公开的求爱,我有点不知所措,但内心深处也颇有几分感动。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

一年后,不顾母亲的反对,我从娘家的花园洋房走进石库门里弄,和多多成了一家人。

“好浪漫喔。

”我由衷地对丽娃说。

她点点头,双颊微红。

丈夫是只“绩优股”结婚第二年,女儿出生,多多宝贝得不得了,说我是大美女,女儿是小美女,还夸自己艳福不浅。

我就喜欢他这种风趣,虽然生活水准比起娘家差远了,但我很开心,因此从没什么抱怨。

1999年,多多所在的工厂被并购了,他从车间主任一下子成了普通工人。

我担心他闹情绪,可他却反过来安慰我。

“树挪死,人挪活,变动变动是好事,变也就意味着机会啊。

”倒真让他说中了,没过多久,厂里就组织员工进行正规培训,还选派考核结果优秀的员工到国外的总部去“镀金”。

凭着一股拼劲儿,学历、年龄都不占优势的多多竟然成为“笑到最后的人”。

出国的6个月里,多多很少和家里通电话。

这让我非常挂念,也很恼火。

回国那天,我故意没去机场接他。

等他进了门,我也没起身相迎,倒是女儿大叫一声就抱住了多多。

“老爸,你有多少天没刮胡子了,出了一趟国,怎么变得像个野人啦?”我闻声抬头一看,果然多多胡子没刮,头发长长的,人也瘦了许多。

我的心一下子软了。

饭桌上,多多告诉我们,在国外时培训时间很紧,他一边要学业务,一边还要突破语言关,忙得恨不得一天当作两天用,睡觉都没时间,因此也来不及给家里打电话。

说完,他变魔术一样掏出一个首饰盒,拿出一条漂亮的金项链,链坠是一枚心形的紫水晶。

我接过这个礼物,心里非常欣慰。

从国外回来后,多多的业务上了一个台阶。

2001年,他被提拔为管理人员,跟随一位副总到苏州开拓新“战场”,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

那年春节,我们一家三口到我父母家拜年。

母亲终于放下当初对多多的成见,由衷地夸他有上进心,夸我有眼光,发现了“绩优股”。

说到这里,丽娃的眼里忽然涌出泪水,我连忙递上纸巾。

她感慨地摇了摇头。

“唉,可是我越来越感到了压力。

”我担心被时代抛弃去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剧,看到男主人公向心爱的女孩子表白爱意,我忽然忆起我和多多最初相识的场景。

一时兴起,我就拨通了多多的手机。

他正在参加聚会,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想起了一件十几年前的事,正想说下去,他却把手机交给了秘书,说他得去迎接重要客人了。

那位女秘书倒很客气,说她会如实记录并及时把我的吩咐转告多多。

我卡壳了,怎么能把夫妻间的私事讲给外人听呢。

放下电话,我越想越不是滋味。

别人都羡慕我嫁了个有出息的老公,女儿也事事不用操心,可是谁知道我的孤单无依呢?又过了半年,多多终于调回上海的公司,并被委以重任。

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应酬,出差机会也很多,难得周末在家休息,电话也是不断。

每次我见他空下来,想和他讲讲婆家娘家的事情,或者讨论一下热播的电影、电视剧,他都回答得很简单,或者听着听着就走神了。

而他所感兴趣的国际国内大事、高科技、新名词,我也很少能插得上嘴。

从去年12月下旬到现在,辞旧迎新的聚会、聚餐一轮接一轮,多多每天都不回家吃晚饭,往往凌晨一两点才回家。

我很担心,每晚要等到他回家,我才睡得着。

元旦以后,我单位领导层突然发生变动,空降了新的一把手,年轻、思路新、做事泼辣。

习惯了前几届领导的和风细雨,我一下子有点摸不着方向,连着出了好几档子错,我开始失眠。

上周,有位年轻同事见到我就大叫。

“丽娃姐,你怎么有黑眼圈啦?”我没好气地回答。

“熬夜熬的呗。

”同事惊讶地问。

“是和网友聊天还是打游戏?没想到丽娃姐还挺时尚呢。

”我连忙解释。

“我从没交过网友的。

”同事点点头。

“我说嘛,像你这样的贤妻良母,肯定远离网络,安心相夫教子的。

”换作平时,我很喜欢“贤妻良母”这个评语,但那天听到耳朵里,忽然觉得这个词多了一种讽刺的意味。

回到家,我依然心事难平,坐在客厅时发呆,连晚饭也懒得烧。

可巧,多多那天倒是早早回了家,见我不开灯、不烧饭,就惊讶地问。

“你不舒服吗?”我把事情一讲,他不以为然。

“人家小姑娘说得没错啊。

你确实不触网、不打游戏,还生活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啊。

”我被深深刺痛。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土啊?落伍了啊?”正好女儿进屋,听到我这句话,也来凑热闹。

“老妈就是跟不上这个时代。

要知道,过了30岁,女人就开始贬值啦。

”“可想而知,我那天心情有多糟。

我一向满意自己的家庭和工作,但忽然间,危机感铺天盖地就来了……”丽娃的表情惴惴不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