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老公和已婚前男友开房 – 健康者社区

背着老公和已婚前男友开房

5天打败了5年去年“五一”,邱书鹏说要出差。

我只好约江萍一起逛街。

在世贸广场里,江萍猛地把我肩膀一拍,我一抬头,看到邱书鹏揽着另一个女人款款而行。

我看到了他,他没有看到我,还在那里满脸甜蜜。

江萍紧紧拉着我的手,生怕我冲动,我挣脱她,冲上前去。

人最怕的,就是面对。

邱书鹏很抱歉,很不好意思,脸都变了颜色,却还是礼貌地为我们介绍。

“这是我女朋友杜芳。

这是我同事卓婉亭。

”他怎么不说我的另一个身份—交往了五年的女朋友。

一时气结,我说不出话来。

倒是邱书鹏,接下来,他侃侃而谈,说他和杜芳马上就要结婚了,希望我届时能参加他们的婚礼。

他那么面不改色心不跳,我恨不得上去抽他的耳光。

终究,我还是做不出来。

我还是目送他们恩爱的背影远去。

一个小时之后,邱书鹏打我的电话。

我和江萍坐在肯德基正相对无言,熟悉的电话铃响了,我问江萍接不接,江萍说为什么不接,是他对不起你,你又没有做错事。

我接了他的电话,一接通我就情绪激动得不能自已。

我说,邱书鹏,你不是说你不再结婚的吗。

我和你在一起五年,你都回避结婚的问题。

你说你在感情上受过一次伤,结过一次婚,结怕了。

我都依你,可是你为什么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粘在一起,还要和她结婚。

……我的愤怒像连珠炮一样打向他。

邱书鹏还是那样不温不火。

“还记不记得去年,我到黄山去玩了五天。

我和杜芳就是在旅途中认识的。

很短的时间,我就认定和她在一起我会很幸福。

没有办法,人和人之间的缘份真的很难解释。

我一直没有对你说,并不是想欺骗你,而是害怕伤害你。

现在你看到了,我相信你是能够理解我原谅我的—”说再多,也是多余的了。

我把电话放在一边。

任由他一个人像个傻瓜不停地说,直到最后,电池没有电了。

我感到失败,33岁了,谈了五年的朋友要娶别人为妻。

离开邱书鹏的日子,我恢复了我喝酒的爱好。

我是故意喝给他看。

让他良心不安。

爱情让我判若两人记得那年硕士毕业,我刚分到科室里,同事们为我开了桌欢迎宴。

席上我喝了好多酒,是邱书鹏把我送回家。

也是从第二天,他开始追我。

他说他对我惟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酒量太大,不像女人,不像医生。

我温柔羞涩地靠在他怀里,说我改,我一定改。

看上去,他年轻俊朗,最多不超过32岁。

这个年龄的男人,应该有家室或者女友了,何况他又那么优秀,但是,我想他既然敢追我,应该是单身的。

为他,我滴酒不沾,我穿上他喜欢的长裙,换上他钟爱的高跟鞋,每天不化妆不出门……我变得我自己都不认识了,只为得到他在两个人的电梯间一个深情的偷吻。

谁让他的嘴像抹了蜜,让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半年之后,我主动提出想让他见见我的家长和朋友。

他说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样都不肯。

不仅如此,还总是霸占我和朋友聚会的时间,提醒我现在是有老公的人了。

我喜欢他用老公这个词,好像他真的就是我老公了。

我说,那么干脆我们结婚吧。

他把我约到咖啡厅,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十年前,有个男孩喜欢一个女孩,狂追。

为她放弃了一切,女孩终于成为他的妻子。

可是婚后的日子,并不像他想象的。

女孩试图控制他的财政、控制他的交往、控制他的思想,他受不了,他们只有分手。

离婚很伤元气的。

所以他再也不敢结婚了,但是就在他对感情心如止水时,他又遇到了一个女孩子,他的心死灰复燃。

但是,他害怕自己不能给女孩带来最终的幸福。

说的是你自己吧,我很聪明地点破,邱书鹏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的坦诚让我无法拒绝。

我想感情走上了独木桥,总有一个人需要退让的。

我已经为他退让了那么多,又何愁这一步呢。

我答应邱书鹏,只要两个人开心幸福,不强求婚姻。

父母很为我的婚姻发愁。

我劝他们,你们要我结婚不是希望我幸福吗。

我现在可以向全世界宣布,我很幸福。

当时,我妈就说了一句,你是委曲求全。

我们一直有距离恋爱时,我和邱书鹏一直是半同居状态。

他可以随时找我,而我却不能去他那里,他说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

在办公室里,我们伪装得很好,在单位只靠手机短信联系,连眼神都不互递一个。

2002年秋天,邱书鹏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他对我说家里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

我问他需不需要我一起去,他说不必了,当时我心里有些不舒服。

过了几天无意中听人议论,邱书鹏回老家是因为母亲去世了。

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我离他最近却最后听说,我很生气,我在他心里算什么。

气势汹汹地给邱书鹏打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心又软了。

我问他,要不要我过去帮忙。

不料却引起了他的勃然大怒,他说,不许来,你就是想进入我的生活,从而达到控制我的目的……邱书鹏回来后的一个星期,我没有理他。

我想他内心深处是抗拒我的。

我甚至告诉自己,再理他,就不是人。

邱书鹏在我平时等车的车站,很诚恳地给我送花,这还是第一次呢,只犹豫了一秒,我就接受了。

他向我解释,没有告诉我是因为他前妻和女儿也去了,我很惊讶,你还有个女儿啊,从来没有听你说起啊。

他说,你不也从来没有问过吗。

最终我还是相信了邱书鹏。

我想,即使是欺骗,也证明他心里还是在意我的。

没有想到,他还是深深地伤害了我。

邱书鹏结婚,我给他送了一份礼物,那件礼物是我们以前逛商场的时候看好的。

我实在迈不动去观他婚礼的脚步,便拜托了快递公司。

周围的人觉得我和邱书鹏不能在一起,绝对是他的损失。

而我,却迟迟无法自拔,即使换了一家医院。

心有不甘旧情复燃2006年元旦,我接到大学同学刘盛的电话。

他说他刚从德国回来,想约我出来坐坐。

三天后,我们见了面,他说对我暗恋许久了。

我接受了他,我想稳定下来了,给父母一个交待。

刘盛是大家公认的好男人,今年三月份开始,我们的约会活动就成了很有目的地看房、看家具、看电器了。

四月中旬,一阵很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邱书鹏,我一直不忍心删除他的号。

我的心激烈地跳动,拿手机的手都颤抖了。

我这才知道,我一直盼着这个时刻。

他会对我说什么呢。

“婉亭,我现在过得很不好。

天天和杜芳吵架。

我经常会想起你,你从前对我那么好,我都没有珍惜……”我不是在做梦吧。

在我最恨他的时候,我就是盼着有一天他对我说这些话。

“想见你,你不会拒绝吧。

”他那么肯定,是的,我不会拒绝。

我想亲眼看看他惨到什么地步。

我骗刘盛说单位有事,去见了邱书鹏。

那天我和邱书鹏相见甚欢。

他甚至说,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娶我。

这算不算他在找我讨一颗后悔药呢。

我甜蜜地回味着。

最后才知何人值得爱那次以后,我们经常暗中联系。

像从前一样,手机短信成了我们沟通的渠道。

这个秘密被眼尖的江萍很快看穿,她问我是不是和邱书鹏藕断丝连,我说,你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

她看我笑得那么暧昧,提醒我小心失去眼前的幸福。

我依然偷偷和邱书鹏约会,情难自制,我们去开了房。

邱书鹏问我,如果他离婚娶我,我会不会放弃刘盛和他在一起。

那时,憨厚的刘盛对此一无所知,乐此不疲地赚钱准备和我结婚。

我几次想和他谈谈,又不知从何说起。

在这个举棋不定的时候,我接到杜芳的电话。

她说,我和邱书鹏的事,她都知道了。

她是不会轻易离婚的,如果我们再在一起,她就告诉我男朋友,让我一无所有,身败名裂。

我告诉了邱书鹏,向他求助,该怎么办。

他说,放心,有我在。

我努力克制着不见邱书鹏。

但是他的生日到了,他说就一次,最后一次。

我忍不住还是去了。

刚坐下,杜芳就幽灵一样出现了……杜芳大闹一场……最后,刘盛向我提出了分手,态度很坚决。

难过无奈间,当我再次拨通邱书鹏的手机,却发现他的号码都换了。

我这才明白,我在一个不值得爱的男人身上耽误了太多时间。

昨天,邱书鹏用新手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他说对不起,等过了这个风头,他再来找我,请我一定等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