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患绝症博士老公他要离婚 – 健康者社区

我患绝症博士老公他要离婚

我支持他读博士我和老公承辛(化名)结婚14年,儿子也12岁了,感情一直都很好,都是因为我这个病,我们的感情才恶化的。

当年介绍人介绍我们认识时,他在一家部队医院当医生,是医学硕士。

结婚一年后,他转业到一家效益很差的地方医院,一直觉得大材小用,抑郁不得志,成天想换个环境。

我非常支持他。

承辛想考博士学位,我的工作单位好,收入也高,全力支持他。

他备考2年,读博3年,我在经济上全力支持他,家务事由我一人包揽。

可以说,那5年,整个家几乎都靠我支撑着。

有人跟我说,你把自己整成个黄脸婆,将来老公发达了,别把你甩了哦。

我说不会的,我了解他,他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我心里暗暗想,夫贵妻荣,我的付出总有一天会有回报,他读出来了,有了前途,我和孩子不也跟着享福吗。

2002年承辛博士毕业了,2003年4月又去德国做博士后研究,我仍然支持他。

承辛果然没让我失望,他是个很顾家的男人,在德国挣的8万多欧元,全寄回来交给我,让去买房子。

谁都说我熬出头了,以前付出那么多,现在是享福的时候了。

可是,偏偏我自己的身体不争气,2004年4月,我检查出患了乳腺癌,必须马上做手术,切除一只乳房,承辛很着急,马上从德国赶了回来。

那时候,承辛对我还不错,做手术前,我很悲观,他安慰我。

出于对承辛的信任,也考虑手术有一定风险,我担心自己不能活着从手术台上下来,流着泪把家里所有的存款、证件、票据都交给了他。

住院期间,亲友、同事们来看我,送的礼金和慰问金,我也全交给了他。

我万万没料到,我的结发丈夫,我儿子的爸爸,有一天会不给我钱看病。

我患了癌他嫌弃手术出院后,我接着又要做化疗,这时矛盾就出现了。

本来承辛的妈妈在承辛出国后一直帮我在照料孩子,见我生了病,就不愿意了,手术一完,承辛回了德国,她也回了乡下。

我一个人,又要料理家务,又要去医院做化疗,实在顾不过来,我打电话到德国去,要求他回来。

这时,他态度完全变了,对我很冷淡,非常不愿意回国,还威胁我说,是你要我回来的啊,将来你莫后悔。

其实,他那时的博士后研究工作已经做完了,回国对他的业务并没有什么影响,他的话让我心寒,就算真的对他的前途会有些影响,难道他的前程比老婆的性命更重要吗。

承辛不情不愿地回国了,可是,回来之后,不仅没给我带来安慰,反而带给我折磨和痛苦。

回来之后,他根本不去医院照顾我,反而不停地折磨我。

折磨。

我有些疑惑。

霖尔一脸无奈地解释,他也不打你,也不骂你,就是折磨你。

折磨得让你死不了,又活不好。

他说我在那家三甲医院做化疗是瞎花钱,说他自己也是医生,知道那家医院给我做的很多检查项目都是不必要的,是骗病人钱的做法。

他就是以这个为理由从不去医院。

其实,我知道,他是嫌弃我了。

他听了他妈妈的话,嫌我看病花了家里的钱,觉得我这病是个无底洞。

婆婆曾找我谈过一次话,让我转到小医院去治疗,我不愿意,婆婆就直接摊牌了,说,你这个病,是个无底洞,我儿子背不起这个包袱,你要么去找你单位募捐,要么找你娘家。

婆婆甚至还暗示我切掉了一只乳房,不配跟他儿子。

他们把我当个包袱想甩掉,可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有不低的收入呀,并不是靠承辛养着我,相反,在他备考和读博的那5年时间,基本上是靠我在养家糊口。

他们对我的嫌弃给我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压力,我的抑郁也影响了化疗效果。

为钱的事,我跟承辛经常吵架,2005年5月,我们又吵架了,他一下子把我从梯子上推下来,我气得带着儿子搬回了娘家住。

由于存折在他手上,我就把存折挂失了,他以没钱过生活为由,四处找我的亲友借钱,让我很没面子。

他这样做,就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这个家都被我掏空了,我自私,把钱都拿去自己看病了,不管他的死活。

他回国之后,一年半时间故意不找工作,以他的身份,找份不错的工作是很容易的,后来,我才明白,他早有离婚之心,不想工作是怕挣的钱离婚时跟我分。

没工作,没收入,过不了日子,这也是他找我的亲友借钱的一个理由。

怕我不相信,霖尔的那位女同事证实说。

“是这样的。

他找我都借过钱的。

”2005年9月,承辛向法院起诉离婚。

当时,我的检查结果是,癌细胞可能已骨转移,我天天跑医院,哪有心情去法院开庭。

法官非常为难,劝他撤诉,他一定要我跟他签订一份婚内财产协议,才肯撤诉。

那时候,医生对我说,癌细胞的骨转移有可能导致我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承辛表示,只要我签下那份协议,他可以在我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我没办法,只好签了。

其中有一条是这样规定的,夫妻双方各自的收入归各自所有,各自的开支由各人自己负担。

后来我才明白,这是承辛精心设计的。

11月签下协议,12月1日他就到一家医院去上班了。

原来,所谓找不到工作是假,怕我分他的工资收入才是真。

他第三次起诉离婚婚内财产协议签订之后,我总算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

但2006年10月,我身体又有不适,又住进了医院,承辛不仅没去医院看我一眼,反而在我出院之后一个星期便第二次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

这一次,法官直接判决不予离婚。

我们住在同一屋檐下,却形同路人。

我做的饭他坚决不吃,他每天晚上故意在九十点钟我要休息的时候做饭吃,在家里摔东摔西,把个家搞得乒乓作响,吵得我无法休息。

我知道,他是要赶我走。

可是,他在离婚这件事上真是锲而不舍。

今年8月,他第三次到法院起诉,要求离婚。

我实在是被他折磨怕了,只求安安静静过几天,便同意离婚。

但我要争取到我的合法权益,我不能连看病的救命钱都没有啊。

我打听到他现在工作的这家医院给了他一笔20万的“安家费”,我向法院提出这笔钱应该作为夫妻财产平分。

法院调查取证的结果是,这笔钱的去向是他买了一套新房子。

我这才想明白,去年11月他为什么急着逼我签那么一份婚内财产协议,原来一切都是为了这笔钱,就是因为怕我有朝一日跟他分这笔“安家费”,他才迟迟不去上班,却谎称找不到工作,直到逼我签下协议才放心地去上班。

这就是与我结婚14年的丈夫吗。

在他眼里,20万比我要值钱得多。

霖尔一直忍着不想让自己流泪,但讲到这里还是没忍住,眼泪在眼眶里转来转去,把我的眼泪也差点转出来了。

以前,我还因为怨恨想拖死他,现在,我彻底死心了,一天都不想跟他住在一起,受他折磨,只想快点把婚离掉。

可是,就因为那份婚内协议,现在这场离婚官司在财产分割方面对我非常不利,我感觉是那么无助。

霖尔的女同事也在一边感叹。

“她真的是太可怜了,我们同事都在一边为她抱不平。

”在霖尔讲述的过程中,我反复问一个问题,在她讲完之后,我问了一遍。

“你们以前感情真的很好吗,在你生病前。

”她用了很多细节证实,确实是好,一切的变化都发生在她患癌症之后。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