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婚姻有爱才会不觉痒 – 健康者社区

七年婚姻有爱才会不觉痒

我和海是大学同学。

海是辽宁人,毕业时他想回辽宁,而我则执意要回济南。

最后我们就用抛硬币的方式决胜负。

结果我输了,我就拼命地哭,我知道他最怕我流泪。

果然海说别哭了,我跟你回济南就是了。

回到济南后,我们各自进了一家公司。

一年后,在租来的房子里我做了他的新娘。

他觉得惭愧,说我给你的是这么少。

我说你以后给我很多爱就行了。

海就拥抱我,说好。

婚后的生活温馨而平淡,但偶尔还是会有小小的惊喜和浪漫。

渐渐忙起来,尤其海需要经常出差,在家里也总是忙到午夜。

第三年,儿子出生了,我们也有了自己小小的家。

生活重心更是完全落到柴米油盐上,再没了什么浪漫。

转眼已是七年,七年之痒,我常问自己,我们会这样吗?我常常用安静的目光打量着这个我依然深爱的男人。

是的,海仍然体贴,明白自己的位置和责任,他比七年前更成熟了,生活工作也已是游刃有余。

但不知何时他开始去阳台接听电话,而且神情难以捉摸……女人都是敏感的,尤其一个正爱着的女人。

有一次短信声音响过之后,海抱起了儿子,说爸爸抱你去楼下玩。

那天我真想一把夺下儿子,海却已关了门,他始终没有回头看我。

终于有一天,女友对我说,在某西餐厅看见海和一个女孩子吃饭,态度很亲昵呢。

面对女友关切探寻的目光,我坦然一笑,说没事的,我最了解他了,一定是客户。

但转过身,心里已是一片黑暗。

晚上见到海,那份酸楚再也无法压抑,我说把手机给我,我要检查。

他一惊,说什么事?我说没什么,就是想看看都是些什么短信。

海把手机藏到身后,说我可从来没看过你的。

我去夺,海就躲,撕扯中手机就掉到了地上。

我的泪也流下来,我以为他会来哄我,他一向是怕我流泪的,而且他答应过我要给我很多爱的,越想越伤心。

僵持片刻,我终于咬牙说,既然我们已不再相互信任,那就离婚吧。

胡说什么呀你,海转身去上网,我就倔强地冲过去按住鼠标,他拿出烟,我夺下来,他就再拿一支。

儿子看出什么,说你们不要打架了好吗?海瞅我一眼,抱了儿子下楼去,关门时他说你最好冷静一下。

男人不爱你了,也许就开始无理夺三分了吧。

那天晚上我没有吃饭,取了被褥去了另一间卧室。

泪水一直在流。

海依然我行我素,一点也没有道歉和求和的意思。

第四天晚上,我打出一份离婚协议书。

海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说你瞎胡闹什么。

我说我一直在等你解释,可你没有。

海说我小题大做,其实什么事也没有。

我说既然没有,那你让我看。

海的眉就皱起来。

我说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日子吧,我和儿子出去租房。

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崩溃了。

没想到海竟然答应了,说你执意要这样,也好,但还是我出去吧,我是男人,到哪儿都行。

男人要想走,总是有办法的。

我拼命地忍住泪水。

海取了简单的行李搬了出去。

走的时候他拥抱我,我冷冷地看他,然后躲开。

海走后,我忙起来,下班后匆匆买点菜,然后去幼儿园接儿子。

疲惫地回到家,更是还有一大堆家务在等着我。

这才知道海并不是一点家务不干的,比如烧菜做饭这件事,结婚七年一直是他的“专利”。

因为他烧的菜好吃。

尤其那个沙锅饭,更是他的绝活。

以前他做时我总是凑过去嚷着要学,他就推开我说不用学,我一辈子做给你吃。

一天晚上,儿子嚷着要吃沙锅饭,我就按照回忆放米,煮,再切青菜香肠放进去。

终于端下锅,儿子一尝就咧嘴了,说不好吃,不是爸爸做的那个味儿。

我盛了一碗,默默地吃着,眼前全是海扎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的样子。

可是什么叫一辈子?一辈子难道就是七年?海始终没打电话来,晚上回到家,做饭,吃饭,辅导儿子功课,心却飘得很远。

电话一响,我就扑过去,总是别人。

他好吗?可平安无事?分开之后,对他竟然只有牵挂。

十几天后,海终于打电话来,他说今天发工资了,第一次不交给你,我还真不知往哪儿放呢!我冷冷地说,你是不是觉得耍贫嘴很好玩?说完就扣掉了。

心里却一块石头落了地,知道他在,就好。

周末去幼儿园接儿子,却没有接到儿子,就在我快急出一身汗时,忽然发现滑梯那里,海正和儿子打滑梯呢。

那场面我曾见过很多次,但从没有这一次让我如此惆怅。

海提议说去必胜客,因为儿子说要吃那里的比萨饼呢。

那天,海给我点了橙汁和水果沙拉。

他说我知道这是你喜欢的。

他微笑着望着我,手悄悄地试探过来,说以后就算工作再忙再累,每个月我也要抽出时间来陪你。

我抽回手,说失去了才觉得好是吗?可惜太晚了。

那段日子晚上没事时我就上网,轩就是在网上认识的。

他给我的印象是学识渊博而有涵养。

有一天他留电话给我,我犹豫了半天,打了过去,果然是那种成熟的男人。

第一次电话之后便有了第二次,这似乎是种规律。

轩是在一个周末打电话来约我去喝茶的,他说我不是坏人,你不用担心。

这我是相信的,其实我并没有考虑别的,我只是想到了海,我想也许应该小小地报复他一下。

在茶楼里,我淡淡地观察着对面的那个男人,相貌还好,言语得体,含蓄里透着一种不易觉察的精明。

海不是这样的,他善良,温情,感性,当我发现满脑子里都是海的影子时,我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

那次见面我只一种感觉。

陌生。

后来轩依然打电话来,但我开始淡淡的。

不久,我得了急性肠炎又兼发高烧,孤零零一人去医院,可我根本无法照顾自己。

正好轩打电话过来,我大着胆子说我病了,但刚说完就被他低低但严肃的声音打断了,我这会儿忙,稍后给你打回去。

我一怔,忙?稍后?两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收到他的短信。

病好了没有?我的心就灰了,关了机。

晚上再开机时,见十几条短信正等着我,全部是海的。

怎么关机了?也不在单位,出什么事了吗?给我回电话!我拨过去,刚响了一下他就接了,说急死我了,出什么事了?病了吗?我今天左眼老跳!他那里语无伦次,我这边已说不出话来。

我没病。

我倔强地说。

但他早已从我难以掩饰的哽咽声中听出什么,说你在家哪儿也别去,我一会儿就到。

二十分钟后,海赶过来时,手里提着口味清淡的饭菜,全是我爱吃的。

他仔细询问了我的病情,埋怨我说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明天我陪你去打针。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儿子已经缠住了海,而海也满脸喜悦地抱起了儿子。

到十点时,海还没有走的意思。

我提醒他,太晚了,早点回去吧。

海嘿嘿地笑,凭什么撵我走?这是我的家,咱问问儿子,我是不是他爸爸?而那边儿子叫着爸爸,说洗澡水已经烧好了,你快来啊。

海答应着,转身时,他说我们已经结婚七年,我已经爱了你十年,请以后再也不要撵我走好吗?因为离开了你,我忽然找不到自己了。

你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其实我最看不得你流泪伤心了。

其实什么事也没有,我就是怕你乱起疑心才不让你检查的,以后你要喜欢看就看吧。

我轻轻地拥抱他,说再也不看了,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我想起了轩,也许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在意念中被无限地扩大了。

背叛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对一个重情重义又有头脑的男人来说,其实一切并非想象的那么严重。

而且海说的对,有一些事情和我们的感情比起来并不重要,我们早已是彼此生命的一部分,七年,也许我们还会吵架会闹矛盾,但我们心里其实非常舍不得去伤害对方,惟有牵挂。

轩发短信来。

明天有空吗?我请你喝咖啡。

我看了轻轻点了删除键,然后在这个号码上打上了防火墙。

我对自己说,七年之痒和七年之暖有时只一步之遥。

如果你还爱着对方,请彼此信任理解和给对方空间,只有适当的距离才能使婚姻更长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