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死那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 – 健康者社区

踩死那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

虫子动作第一步。

让我们忙起来,之后不回家吃晚饭一转眼,与老公在一起已经是六年了,而那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也开始蠢蠢欲动。

这条虫子无比狡猾,它总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你在最初的阶段对它毫无察觉,然后在你最不防备的时候猛咬你一口。

而这条虫子对我们开始动作的的第一步就是。

让我们为了生活能更好一点而忙起来,之后不回家吃晚饭。

为了女儿以后的教育费用,为了买房买车,为了各自的父母能够从乡下到城里安度晚年,我经过上进修班,经过无数夜晚的挑灯面对电脑,终于在一家收入不错、压力也不小的影视公司找到了一个影视文案的工作,而老公则进入一家IT企业做主管。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尽量赶回家吃饭,休息日与家中幼女及老母出去游游公园,逛逛商店,爬爬山(这是我们以前的生活模式)。

但事情总是有发展的,比如那一天,我赶一个节目实在赶不及回家吃饭了,于是就打电话回家,很内疚、很温柔地对老公说。

“对不起,亲爱的,我实在赶不及回家吃晚饭了……”又或者是老公,他如果加班不能回家吃饭,也一样满怀歉意地打电话给我以最温柔的态度请假,我呢,当然是很通情达理地同意了。

慢慢地,电话中的温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通知式的口吻。

再然后,是等到吃饭的时候不见人,在家里的那一个打电话去问,才知道另一个在外面吃饭,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

虫子动作第二步。

让我们同床睡觉,却不再交流“累死了,累死了”,我和老公通常是后脚还没踏进家门,嘴里已“哎哟”连天,然后将包一扔,倒头便睡。

心里对女儿可怜兮兮的神情有一点感触,但总是对她说。

“等爸爸(妈妈)闲下来了再陪你玩!”而对彼此,因为都忙,便觉得不用解释什么了。

再忙再累,也有空下来的时候,那个时候,身边人或者不在身边或者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想聊聊天,可终于还是作罢。

人家正忙着呢,这些话留待以后再说吧;或者,好不容易有一场安稳觉,就让人家睡吧!有一天,我实在是忍不住,很想与两个月没有正经聊过天的老公聊一聊,时间是夜半两点。

我趴在他耳边叫他,他嘴里“嗯”了一声,平滑的呼吸声又响起来;我只好用手推他,他动了动身子,嘴里含糊道。

“别闹,我困得要死!”我不甘心,呵他的痒痒(他平时最怕的就是这个),他立马坐起来,恼火得要命,大声嚷嚷。

“干什么嘛?不看看时间,深更半夜的!”我恳求。

“老公,我想跟你聊聊天!”他更大声了。

“聊你个头,谁家深更半夜地聊天?”我嘟囔。

“我们都两个月没好好说过话了!”他的语气和缓下来。

“那聊点什么?”我说。

“随便吧!”他说。

“嗯,你先说!”我便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公司的同事,乡下的父母……自言自语的我在二十分钟后才发现,我亲爱的老公,已经又沉入香甜的梦里。

我愣在那里,不能再入眠。

以后又发生了几次这样的事情。

我对他很不满起来。

我对着睡梦中的他说。

“好,算你狠,以后你甭想我开口跟你说话!”虫子动作第三步。

在彼此不再开口的日子,让我们视外面的一星半点儿温情为救命草我说到做到。

老公开始没觉得什么,因为不是他忙就是我忙,到家往往一个已经睡了,家务和孩子也有精明能干的婆婆管着,基本上,我们如果不是需要心灵或者身体的交流,没必要非讲话不可。

这天早晨,我起床上班,发现钱包里没有一块的零钱了(我上班坐投币冷巴)。

在以前我会问老公要,但这天早上,我却只能敲卫生间的门,问婆婆要一个硬币。

一里一外的对话被已经醒来的老公听得清清楚楚,他连忙说。

“我钱包里有啊!”我只当没听见,一直等婆婆出来,在她那里拿了一个硬币,上班去了。

老公还试着主动跟我讲了两次话,我最后那次差点忘了自己的誓言,要回答他了,就在启嘴的那一刻,才猛然记起那些一个人说话的黑夜,我的嘴便紧紧地闭上了。

有了这么几回,老公自然地不再开口跟我说话。

人最难忍受的就是心灵的寂寞,而在深圳这座节奏快、压力大的城市,我们尤其渴望关爱与温情。

我开始与我公司里那个一直关心我的独自在深的有家男士关系密切起来。

老公的工作,因为成天挂在网上,这段日子,他开始与一个上海籍在深的女性频频在网上聊天,并通电话。

发现那个女人的存在很偶然。

有一个周末,我们都难得地在家。

他去家门口的足球彩票投注点,手机忘了带。

电话里那个女声一听到我的声音便不讲话的时候,我本能地产生了怀疑。

然后,我看到了手机上无数的甜得淌蜜甚至很露骨的短信,这才知道,他网恋了,并与那个女的见过面了。

虫子动作第四步。

让我离家出走,开始分居的日子他回来时,我一言不发地将手机扔到他面前。

他的脸色变了变,却无话。

第二天一早上班,我带了几套替换的衣服,住进了公司的宿舍。

这时候的我,带着报复的心理,几乎是很迅速地与那个也住公司宿舍的男同事走得相当近。

我们一起吃早餐,吃中餐,吃晚餐,一起散步……但是,我始终不肯与他有一些实质性的亲近,在我生命里,老公是我第一个男人,我希望他也是最后一个。

可正在网恋中的老公,居然也不打电话问一问我哪里去了。

只有婆婆打了很多次电话过来找我,都被我让同事用“她不在”挡回去了。

我的动作第一步。

牵挂是一张大大的网,让我情不自禁在一起时,只是觉得女儿有点烦人,而真的几天不见了这个小姑娘时,我对她的牵挂几乎无处不在。

晚饭后与男同事一起散步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孩子在叫“妈妈”,我飞也似地就冲了过去。

我离家几天后,第一次打电话回去。

是婆婆接的电话,她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外面出差,老人这才释然,埋怨我出差也不跟她说一声。

女儿接过电话后,我有点哽咽地问她在干什么,她说她在画画,画爸爸妈妈带一个小朋友去公园玩。

我这才想起,我们一家三口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出去玩过了。

我顿时泣不成声,许久后,才跟女儿许诺。

“这个周末,妈妈爸爸一定带你出去玩!”女儿在电话那边欢呼。

那天下午一下班,我便回了家,老公已经在家了。

他看看推门而入的我,眼睛一亮,却仍然倔强地不出声。

那一晚,我与老公睡同一间房,但我睡地铺。

我告诉自己我并没有原谅他。

但我很温和地向他提及,明天带女儿一起去逛逛公园,因为太久没有带她一起出去过了。

孩子很需要父母一起宠她的感觉。

老公没有反对。

第二天,女儿一手牵着一个,快乐得像只刚出鸟笼的小鸟,到公园后,她放开了我们的手,在草地上跳跃、奔跑、大叫……我不由得看了看老公,他正在深思地看着女儿。

星期天,我们又带了女儿出去。

彼此之间依然不肯说太多。

我的动作第二步。

我们重新牵住了彼此的手星期一上班之前,我告诉婆婆,我又要出差一个星期。

正在床上的老公听到了这句话,但还是没有做声。

婆婆很是诧异,她自然心知肚明我上个星期不是在外出差,看到我回来,她以为一切都已经解决了。

想不到我又要去“出差”!我其实不想去“出差”了,但我不能稀里糊涂地就这样原谅了老公。

他知道我清楚他有网恋,却不肯向我解释一个字。

我又“出差”的第三天下午下班时间,老公在公司门口等我。

我们一起吃饭,喝了一点酒的老公终于坦白地向我说起了他的网恋。

他说,之所以那样做,是因为在家里得不到我半点关心。

他需要关心,还有,想报复我!他还说,他并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他还说。

“老婆,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可你却一点也没有这种感觉吗?否则你怎么狠得下心又去‘出差’?”我含着泪,跟他说起半夜找他聊天,他却睡着了的失落;一心爱着他,却发现他另有所爱的痛苦。

然后,我告诉他,我从来都不想与他真正分开。

晚饭后,我们一起回家,在灯影摇曳的街头,我们重新牵住了彼此的手。

女儿的动作。

狠狠跺上一脚,那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粉身碎骨一切都恢复到六年以前的样子,虽然还是忙,却挤出时间来聊天,挤出时间回家吃晚饭,挤出时间一家人出去玩。

那条虫子不能有进一步动作,只好暂时先按兵不动,谋划着下一次反扑。

第七年的元旦,女儿又兴高采烈地一边牵着一个出去玩的时候,她天真地问。

“前一阵子你们为什么总是不讲话?”我笑笑。

“因为那时候爸爸妈妈不开心!”“为什么不开心?”“因为爸爸妈妈都觉得自己被忘掉了!”“为什么要忘掉呢?”“因为有一条叫‘七年之痒’的虫子在咬人!咬啊咬啊,痒得厉害,就记不得别的了!”女儿眼明手快,指着路上一条虫子说。

“就是这条吗?”我说。

“是啊是啊!”她便抬起脚,狠狠地跺下去,嘴里说。

“踩死你,踩死你,看你还敢不敢咬人!”虫子不动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