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情人的未来我等不起 – 健康者社区

离婚后情人的未来我等不起

倾诉者。

尔馨女45岁采访地点。

真锅咖啡80年代的小康之家我和仁的家庭背景相似,都出身于干部家庭,有从军经历,转业后分配了令人羡慕的工作。

他在机关,我在事业单位。

没什么比这更般配的了。

何况,他还是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这样的条件,我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我们结婚了。

婚后,他对我、对这个家还算尽心,可是,对待自己的工作,却始终吊儿郎当的,这一点,让我很看不惯。

本来机关是最重个人表现的,他却丝毫不放在心上。

三天两头忙活自己的私事,一点上进心也没有。

别人都恨不得削尖了脑袋钻营,他倒好,根本就不屑一顾。

我并不是势利的女人,非要他在仕途上有所作为。

我只是希望他能正确对待自己的工作,别落人褒贬就行。

可他,心越来越野,那时下海之风兴盛,他虽没有正式辞职,却一头扎进商海,经常扔下工作一走就是好几天,回来就神秘兮兮地告诉我。

“这回又在外面淘到宝贝了。

”我对他的“寻宝”活动大不以为然,虽然他确实能挣到钱,而且我们家的生活水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提前进入“小康”,可我一点都不稀罕,反倒对他越来越失望。

在这种心态下,我隐隐觉得我们的婚姻不会长久。

所以,在怀孕后,我一个人偷偷做掉了,因为我根本就没信心。

他的钱越赚越多,不断换家具、换房子,那个年代,他就很讲究生活情调,没事就在家畅想。

“我要把客厅怎么布置,沙发要怎么摆,卧室买什么家具……”现在想想,他还是个顾家的男人,最起码,挣了钱先想着改善家里的条件。

后来,家里也果然按他的设想一步步地成为现实,我们先后拥有了3套房子,每次,他都是不声不响把房子置办好,然后拉上我直接搬过去住。

我所在的单位女多男少,女人们在一起说的最多的就是家事。

我成了众人艳羡的对象,心里,不是没有一点虚荣和得意。

“撞衫”引发的离婚于是,在第二次怀孕后,我决定把孩子生下来,真的打算踏踏实实跟他过日子了。

可是,他永远是那么忙,三天两头出门,夫妻俩甚至没时间说句话。

我对这种状态厌烦已极,终于有一次爆发了。

那次忘了因为什么事,我俩吵了起来,他说自己挣钱辛苦,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我一听就急了。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我拎起他的密码箱就从四楼窗口扔了下去。

那时他把钱都放在箱子里,都是十元一张的满满一箱子。

我说我把箱子扔到楼下去了,开始他还不信,跑到窗口一看,箱子摔散了,钱撒了一地。

他也急了,丢下一句“回来再跟你算账!”就急急下去捡钱了。

年龄渐渐增长,30岁以后的我终于意识到,以前的清高傲气已经跟这个时代脱节了。

人们都忙着挣钱、挣大钱,钱也确实给人带来满足。

突然自己也想做点事,并且真的小有成效,我的能力被认可,心里也挺得意。

就这样,我们夫妻俩各有各的忙碌,生活轨迹却越滑越远,我们有各自的朋友圈子,也隐约知道他的一些传闻,不过,懒得追究。

直到有一次,他从广州回来,给我买了两身时装。

我穿上出门,竟然跟同住院里的他的一个女同事“撞衫”了!有些事情,不捅破还好,一摆在明面上,就让人尴尬了。

我想既然这样了,干脆离婚算了,他也痛快答应去办手续。

当时工作人员问我们离异原因,我说他有了外遇,他说“你不是也有男朋友吗?”工作人员看我们这样,也不再多说什么。

婚,很痛快地就离了。

回到家,我们都有一点茫然。

因为事情从决定到解决都特别迅速,让我们有点措手不及。

这场近乎儿戏的离婚有了一个更为荒诞的收尾。

他提议要不还这么过吧,就当我们没离婚。

我也同意了,因为如果承认离婚,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孩子、家人、朋友、同事……这种种关系处理起来还真是让人头大。

一次失败的合作在后来的几年里,我们继续维持着一家人的表象。

身边没有人知道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我们自己心里清楚。

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我也有了自己的经营圈子。

而且,还有了一个合伙人――凡。

凡比我小一点,一起合作完全是出于偶然。

我们彼此欣赏对方的才华。

正好,他单位的三产需要人管理,他拉我入伙,就此成为合伙人。

我对他,由好感到信任,把我的真实现状和盘托出,他成了惟一知道我离婚的人。

我们合作的初期,正好前夫手里有一个项目,前景很好,我向凡推荐,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一点也没考虑到我和前夫的这种关系。

钱一笔一笔通过我的手给了仁,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更是不敢丝毫懈怠。

那段时间,我突然发现仁很自私。

他掌握着所有环节的价格,却从不向我透露,而且总有理由把我们的利润压榨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我觉得不能这样,凡那么相信我,我怎么也不能辜负了人家。

为这,我跟仁吵了好几次,最后,仁同意让我撤资。

当我把钱一分不少地交到凡手里的时候,他的眼神很有内容。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其实凡也疑心我会跟仁串通一气,甚至想好了怎么应对,他没料到,我根本不是那种人,从此对我更加信任。

这时,我跟仁已经连表面夫妻都维持不下去了,因为,他没打一声招呼就走人了。

几个月后我才知道,他是跟别的女人一起走了。

其实他大可不必偷偷走人,我们的婚姻早已解体,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寻找自己的幸福。

凡走进了我的生活。

他有婚姻,但已与妻子形同陌路。

出于对他才情的欣赏,我把公司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他打理,自己退居幕后,我相信他会做得很漂亮。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凡会把事情弄糟,并且惹上了官司!不但把我们的钱都赔了进去,官司也是一拖几年没有结果。

那段日子,他消沉极了。

我只有尽力安慰他,希望他能振作起来,可是毫无效果。

后来,凡变得越来越苛刻,他整天缠着我,无论我是出去跟人谈生意还是跟女友喝茶,他都要三番五次打电话查勤。

问得我张口结舌,根本不好意思在人前作答。

他从不提离婚,又不肯离开我。

我们总是在我提出分手、他要求和好之间拉锯。

年龄一天天老去,真的很困惑,难道下半辈子就这样度过?后记稻草OR浮木尔馨提出了一个问题。

不再有年龄优势的离婚女人,该如何对待感情,以及自己的后半生?其实接触过很多类似情况的女人,她们大多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身边也许有男人,但不一定可以托付终身。

对方或者是已婚的,或者根本不想再婚,再或者,干脆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

这种状态慢慢渗透到她们的骨子里,她们悲观地认为,就这样吧,反正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了。

于是,怨天尤人之后是玩世不恭。

有的时候,面对这样的问题确实有一种无力感。

我与她们经常一起沉默,思索可能的解决之道。

不想说什么大道理,也太明白她们的困境。

可供选择的机会是那么得少,而且只能是越来越少,即使想努力,也无从借力。

假如有一根稻草正好被她们抓住,明知不能救命也不想放手,毕竟,它是目前唯一能让自己有点着落的东西。

可是,目光集中在这根稻草上,即使漂过一块浮木也很容易被错过。

按照能量守衡定律,这样的“浮木”肯定存在,而且数量不少,一个单身、肯负责而且愿意陪你走入婚姻的男人,就是质量过关的“浮木”。

最后,我给尔馨提了个建议。

“你不说他总是缠着你,让你不胜其烦吗?其实解决起来很简单。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