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宽容了离婚不离家的前夫 – 健康者社区

我宽容了离婚不离家的前夫

3年前,我离婚了。

年幼的儿子判由我抚养。

但前夫仍以看望儿子为由每天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他那带有明显暴力倾向的“严父”作风深深地刺伤了儿子幼小的心灵,我夹在其中也深受其害。

几次搬家、万般无奈之下,我向法院起诉,要求中止前夫对儿子的探视权。

在法律面前,前夫慌了,他没想到自己的一片爱子之心居然会弄巧成拙。

庭审时,他开始第一次诚恳地反思自己的行为――2001年,我和前夫周志飞离婚了,儿子周强由我抚养。

周志飞每月支付给儿子130元抚养费,直至其年满18岁为止。

其后,儿子跟随我一起生活。

离婚后,我很快报名参加了一个会计培训班,准备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以便日后给儿子提供更好的学习生活环境。

而儿子也因为离开他爸爸的严格管束,在我和风细雨式的教育下成绩节节上升,人也变得开朗活泼了许多。

因而,我对新生活充满了憧憬。

但很快,我和儿子的生活就被周志飞打乱了。

离婚时,考虑到我要抚养孩子,我和周志飞那套结婚时共同出资购买的住房归我居住、所有,但他还有这套住房的钥匙,我们离婚后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以看儿子为由跑过来,若无其事地坐在客厅里,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模样,吩咐刚被我从学校接回家连口气都没来得及喘的儿子写作业。

一贯都怕他爸爸的儿子只好委屈地坐在桌子旁。

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我一直和周志飞的分歧很大,总是争吵不断。

我主张培养孩子的素质,鼓励他多玩、多动、多思考,而周志飞则把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要让他将来上名牌大学、出国深造,所以每天严格督促儿子学习,不让他看电视也不许他出去玩,稍有不顺便厉声斥责甚至动手打他,以至于儿子一见他回家便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躲在一边。

离婚后,我曾以为这种情况会有所好转,不曾想,周志飞对儿子的态度丝毫没变。

而此时,鉴于我和周志飞的关系,我不好说他什么,只是希望他自己早点意识到这个问题。

独自生活的周志飞自己不愿干家务,所以基本上每天都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吃过饭后,无事可干的他便在沙发上看电视。

为了不打扰在屋里做功课的儿子,我只好在客厅复习培训班的课程,但周志飞喜欢看体育频道,无论何种比赛他都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地叫喊助威,他看电视的吵闹声使我无法安下心来学习。

于是,我向他提出希望他能早点回去休息。

对于我的劝告,周志飞无动于衷,通常都要到10点多才离开,有时碰到精彩球赛则干脆在沙发上过夜。

对周志飞的这种离婚不离家的行为,我非常生气,这有悖于当初我们离婚的初衷,很多次我都想跟他理论一番,可我又不想让儿子觉得爸妈离婚后成了势不两立的仇人,只好容忍周志飞的行为。

因为这个家他毕竟住了8年,现在为了我和儿子,独自在外租房也不容易。

但周志飞却没有体谅我的一番苦心,我的退让被他当作软弱的表现,他对我仍然还像从前那样颐指气使、呼来唤去。

一次我回家后,发现周志飞躺在客厅的地上,家里被搞得乱七八糟,到处是他喝醉酒后吐的秽物。

我费了很大劲才将他弄到沙发上,然后开始替他擦洗吐脏了的衣服。

当我俯下身时,没想到周志飞竟一把拉过我,强行将我摁倒在沙发上,开始动手撕扯我的衣服。

毫无防备的我吓得大声呼叫。

正在屋里做功课的儿子听到我的喊叫后从屋里跑出来,一看爸爸在欺负妈妈,二话没说,拿起烟灰缸就朝周志飞脑袋狠狠一砸!他顿时疼得大叫一声,双手捂住脑袋。

我趁机脱身,衣不遮体的我又羞又气地跑进卧室,正在换衣服时,我突然听到儿子的哭叫,跑出去一看,周志飞正用皮带抽打儿子,嘴里还嘟囔着。

“连老子你也敢打,反了你……”虽然事后周志飞向我和儿子都道了歉,但这件事情发生后,为安全起见,我还是装上了防盗门。

那天,周志飞进不了屋就在门口对我破口大骂,一直骂到10点多才离开。

第二天,他又在门口叫骂时,引来邻居的不满,并跟邻居大吵起来。

我见状赶紧上前劝架,平息事端后周志飞也趁机进了屋。

从此,只要我不开门,周志飞就在门外骂。

为了不引起邻里矛盾,我只好被迫让他进来。

周志飞的这种近乎无赖的行为令我非常反感,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搬回娘家去住。

我家里还有一个未结婚的弟弟,加上父母退休后天天在家,我想这样可能多少会对周志飞有点威慑力,他肯定不至于天天跑去骚扰我。

2、我搬回到娘家后,周志飞果然“规矩”了许多,每次去看儿子都很客气。

但儿子并不喜欢他爸爸来看他,每次周志飞来了追在屁股后面让他学习,他就跑到他舅舅的房间里去或是躲在外公外婆怀里撒娇。

碍于面子,周志飞不好说什么,但他对我家人对儿子的“袒护”非常不满,特别是我的行为令他更生气。

因为有了家人的“撑腰”,我有时会以不方便为由拒绝周志飞进屋;他呆的时间长了就催他早点离开;他对儿子的管教让我不满时我就指责他。

一次,周志飞不顾儿子的哭喊,要强行将他带去他的住所。

当我父亲在一旁劝阻时,周志飞积蓄多天的怒气爆发了。

“周强是我儿子,我付他抚养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管得着吗你?”一番话把我的父亲说得哑口无言。

这次矛盾爆发后,周志飞便不再来我家。

不久后的一天,我下班后去学校接儿子时发现他不见了,他的班主任说周强被他爸爸接走了。

我赶紧打周志飞的手机,却传来关机的提示音,我又不知他的暂住地址,急得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早早赶到学校,发现儿子没来上课,心急如焚的我在学校等了一天都没见到儿子,于是急忙去附近派出所报案。

听说我儿子是被他爸爸抱走了,派出所不予立案,民警将我安慰几句后就把我送走了。

3天后,周志飞才将儿子送回。

一见到我,儿子就哭叫着跑过来抱住我说。

“妈妈,妈妈,我不要离开你。

”一席话说得我的心都酸了。

从那以后,儿子一见到他爸爸就跑进屋里躲起来,还将门反锁坚决不出来见人,弄巧成拙的周志飞每次只能无奈地离开。

一次,周志飞买了一套辅导书来见儿子。

正在房间做作业的儿子一见他来了就把门关上,无论他爸爸在外面怎么叫怎么说好话都不见效。

一气之下,周志飞的急脾气又上来了,照着房门连踹好几脚,只听咣当一声巨响,门被踹倒了。

儿子吓得哇哇大哭,我妈也吓得心脏病复发,被120送往医院抢救。

当初离婚,很大原因便是为能给儿子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不曾想却事与愿违。

我劝周志飞不要采取这么激烈的方式对儿子,那样只会让儿子越来越疏远他。

但周志飞却认为他的做法是对的,他说儿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叛逆,不对儿子严格点、凶点,日后更不好管教。

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麻烦,我瞒着周志飞搬出娘家和儿子重新在外租房。

平静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

一天,儿子放学回家后,我发现他眼眶青了,便问是怎么回事。

儿子哭着讲了事由。

“爸爸经常跑到学校躲在教室窗户下看我,我们一下课他就跑过来跟我说话。

同学们都说他是神经病,今天我的同桌刘伟骂我是神经病的儿子,我便跟他打了起来。

”儿子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立刻给周志飞打电话,希望他以后不要再去学校影响儿子的学习。

“我的行为是被你逼出来的。

”面对我的责问,周志飞理直气壮。

那天,我们在电话里又争吵了半天,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新住址告诉了周志飞。

一个小时后,周志飞就过来了,我提出要拟定一个探视协议,因为他这样无限制地看望儿子,已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

经过激烈争吵后,我们终于达成一致,根据双方意见拟定了一个《探视协议书》,并在《协议书》中明确规定,周志飞行使探视权时间为每月每星期六、星期天上午9点至下午5点。

探视地点可根据具体情况由双方协商,任何人不得强行限定或更改探视地点、时间。

亲生爸爸看自己的儿子也受限制,闹到这种地步,我这个做妈妈的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在《协议书》上明确了周志飞的具体探视时间,其实我内心还是希望他们父子多点时间相处。

2002年11月12日是儿子的生日,那天不属于周志飞的探视时间,但下班后我看到提着生日蛋糕等在门口的周志飞时,还是将他请进了屋。

坐下后,3个人尴尬而又有些紧张地过着生日。

等儿子许过愿开始切蛋糕后,我让他端一块蛋糕给他爸爸并谢谢他,儿子勉强地把蛋糕放到周志飞手中。

“儿子真乖。

”我不失时机地赞扬他一句并顺便问道,“你刚才许的是什么愿呀?”“我想爸爸永远不要来看我。

”儿子扬起小脸看着我说,“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我一愣,旋即感到脸上一阵冰凉,原来周志飞扬手把蛋糕甩在我脸上。

他认为是我故意离间他和儿子的关系,其实我非常渴望自己失败的婚姻不要在儿子心中留下阴影,所以我一直在他和儿子之间努力,我只希望能让他们父子建立起和谐融洽的关系,但现在我有口难辩。

3、儿子对他爸爸的抵触情绪越来越大,特别是当他得知爸爸看自己的时间受限制以后,更是不让他和自己多呆。

每次周志飞来看他,他都紧盯着钟表,然后不时提醒他探视时间不多了。

一次,周志飞提出要带儿子去买双鞋,我同意了,结果儿子和他爸爸出去不久后就哭着回来了,他捂着肿了半边的脸对我说。

“爸爸又打我了。

”原来,周志飞带着儿子到商场后,逛了一大圈仍没挑中合适的鞋,儿子却嚷着要回家,还拿出自己的挂表说。

“时间到了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周志飞一气之下,甩了他一耳光。

接连两次周志飞把儿子打了以后,儿子经常会在夜里做梦大喊大叫。

“爸爸不要打我,妈妈救我……”我觉得问题有些严重,便把儿子的情况跟周志飞说了,希望他能反省自己的行为,或是暂停对儿子的探视。

周志飞听后大发雷霆。

“他是我儿子,我是他亲生爸爸,看他、教育他、打他天经地义!”那天我们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和周志飞谁也无法说服谁。

2003年10月的一个周末,儿子感冒了,我给他吃过药后让他躺在床上休息,睡觉前他特意叮嘱我。

“我今天不想见爸爸,你让他不要来了。

”我刚想给周志飞打电话就听到敲门声,隔着防盗门我把儿子的意思跟周志飞说了。

他听了很不高兴。

“你这叫什么话?他是我儿子,我想见他还要他同意?”我考虑到儿子身体不舒服,也许真不想见爸爸,便没有当即开门,而是进去询问儿子的意思。

一听说爸爸来了,儿子连连摇头。

“我不见,不见。

”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次告诉周志飞,儿子不想见他。

周志飞气呼呼地离开了,我叹了一口气。

大约半小时后,我听到“咔嚓咔嚓”的巨响。

起初我以为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但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便跑到门口一看,只见周志飞涨红着脸拿着一把斧头在劈门!我吓得赶紧拔打110,警察很快赶到将周志飞带走了。

4“劈门事件”发生后,我觉得再也不能听任周志飞胡作非为了。

2003年12月,我一纸诉状将周志飞告上法院,以他在探视儿子过程中对我的生活造成严重不良影响为由,要求中止他对儿子的探视权。

得知我将他告上法院要求中止其对儿子的探视权后,周志飞慌了,他没想到自己一片拳拳爱子之心居然会弄巧成拙。

庭审时,周志飞作了一番情深意长的自我剖白。

“真没想到,平生第一次站在法庭上,竟然是前妻要求中止我对儿子的探视权。

两年前,我离婚了,离开了那个我生活了将近10年的家。

离开那个家时,我带走了两箱属于我的衣物,但有一样东西我却无法从那个家带走,那就是我这颗心。

我可以不在乎我的前妻,因为她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总会有男人来爱她的,但我却不能不牵挂我的儿子,他是我的骨血啊!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我们之间的关系。

正是因为担心他的妈妈对他管教不严,我才一次次地光顾那个已经不属于我的家。

我希望我的儿子将来能够成为一个有作为的人。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看看那些成功人士,哪一个不是在少年时期就开始历练自己的?我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一片好心啊!当然,我也有犯错的时候,比如那次醉酒后我对前妻不够尊重;比如我动手打过儿子。

每次看到儿子用一种惧怕而又冷漠的眼神看着我,我都很恼火。

我和天下大多数父亲一样,爱扮演将军的角色,希望儿子像士兵一样听自己的话,希望他仰着头用崇拜的目光看自己。

然而,我失败了,站在了这里……”周志飞的眼圈红了,我的心也酸酸的。

鉴于我们双方的态度,法院决定对我们进行调解。

法官认为,父母亲在享有对孩子探视权的同时也负有爱护、关心子女的义务,即使是离婚后,不与子女生活在一起的父母一方,对此也不能推卸。

对孩子的责任、与孩子的亲情是在不断关心、爱护孩子的过程中培养起来的。

父母双方应切实考虑到孩子的需要,如无特别重大摩擦发生或特别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不应无故中止探视权。

最后经过认真考虑、协商,我和周志飞双方约定,探视时完全遵循儿子的意愿,任何人不得在言语或行动上采取强制手段。

父母婚姻的解体,已经让儿子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家,我不能再让他和他爸爸形同陌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