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疑妻为防外遇煞费苦心 – 健康者社区

多疑妻为防外遇煞费苦心

感情曾有第三者的阴影大学三年级,去图书馆借书,认识了小白,后来她就成了我女朋友。

并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只是相互看对眼了,就开始交往。

毕业后,我们都留在了杭州工作。

在杭州混了两年后,我去了上海。

和我一起进上海那个公司的还有一个叫阿月的女孩子,经常在一起探讨业务,没过几天就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后来,阿月向我表白了。

我说我有女朋友,但阿月说不在乎,想和小白公平竞争。

阿月与小白完全不同,如果说小白是水,那阿月就是火了。

我想,一个男人很难拒绝火样的女人,所以,我没有办法拒绝阿月。

虽然我知道两年的感情绝对要比三个月来得重,小白是个好姑娘,我不该这么伤害她。

犹豫再三,我在电话里对小白说分手,小白当时就哭了。

我没有多解释什么,只说一切都是我不好,就把电话挂了,顺便关了机。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小白已经在公司门口等着了。

她连夜从杭州过来的,给我打电话我关机了,到我住处又没找到人,只好到我公司来碰碰运气了。

一夜没睡的她一脸倦容,我忽然觉得自己很畜生,再怎么样也要把事情说清楚呀,弄得不明不白就关了机,然后让一个女孩子在杭州与上海之间游荡了一夜。

就是在这一刹那,忽然觉得其实小白在我心中比阿月重要。

我没有和小白分手,对她坦白了阿月的事。

小白让我回杭州工作,我同意了。

之后我本来应该和阿月断了所有联系的,但阿月说,想就像老朋友那样,偶尔聊个天。

我留了杭州的新号码给阿月。

小白一开始并不知道,后来看我手机的通话记录,知道我和阿月还有来往,非常伤心。

为了表示真的没有怎么样,我不再联系阿月了,换了号码,并很快和小白结了婚。

但是结婚还不到三个月,麻烦就来了。

阿月竟然跑到杭州来了,而且还进了我们公司。

我想说服阿月离开,但是阿月冷冷地说,那是她的生活,与我无关。

我想想也是,没有再说什么,就当她是同事,没什么事情尽量不找她,也没有把阿月来我们公司上班的事情告诉小白。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小白不知怎么的竟然知道了。

这下事情闹大了,小白认定我骗她。

那个公司自然是不能再待下去了,虽然当时薪水、待遇都不错,但我不想再弄出什么误会,就辞了职,换了工作。

沾了女同事香水味,老婆去求证了之后,阿月没有再出现过,也没有再和我联系,但小白心里的那个“阿月”开始根深蒂固了。

朋友叫我出去聚聚,小白总要跟去,就算全场只有她一个女的,她也还是要坐在那里。

见老朋友,我和小白一起去是无所谓的,但是有些场合,比如说见生意场上的朋友,她在就不合适了,有好几个定单就是因为小白一定要跟着才泡汤的。

后来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她才不跟了。

不过她也还是有办法对付我,而且这个办法快让我崩溃了。

每次我回家晚了,她都要问问,去哪里了,见了哪些人,谈点什么事情。

如果刚好有她认识的人,她第二天一定会打电话过去求证;如果是不认识的,她也会打到我另外的朋友那边去打听。

回到家里,小白总是很热情地迎上来帮我拿包,脱外套,百分百妻子的模样。

一开始,我很享受这种待遇,感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还能这样对待我。

但后来我发现,小白帮我把外套脱下来以后,总要闻一下。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在办公室里试刚买的香水,刚好就坐在我边上,我身上就沾了香水味。

小白闻到后,立刻就问。

“哪来的香水味。

”我说。

“是身边的同事试香水,不小心把我也给沾上了。

”但是小白还是盘问了一个晚上――她是哪里人呀。

她几岁了呀。

她什么时候进公司的。

……更过分的是,她第二天还打电话给我那个同事了,问我同事是不是买了那款香水,是不是在办公室里喷的,说我回去的时候身上都沾了香水味了。

虽然最后她还是很客气地邀请我同事来家里做客,但我同事已经被小白弄得哭笑不得了,而我只能苦笑。

有段时间,我天天向女同事道歉小白天天要查我的手机,有时候偷偷地查,有时候光明正大地看。

我已经拿她没有办法了,所以也就由她去了。

有一次,一个刚进公司的小姑娘给我发了条短信,问我一个事情的处理方案。

小白刚好看到了那条短信,当时没说什么,但第二天就给这个小姑娘打电话了――那么多同事你怎么偏偏找他呢。

他已经结婚了,你还是避避嫌吧。

那个小姑娘委屈得要命,事后哭了很久的鼻子。

我向她道歉,她嘴上说不会记在心上的,但自从那次以后,见到我就躲得远远的了,当我瘟神一样。

和我发过短信、通过电话的女同事,只要被她看到过的,她肯定要打电话过去聊一下,顺便说一下“还是避嫌比较好”。

真当是欲哭无泪啊。

每一个和我通电话、发短信的异性在小白眼里都成了“狐狸精”,妄图染指她老公。

我和她说过很多次,我没那么大魅力的,只有她把我当宝而已,那些只是普通的同事聊工作而已。

但小白听不进去。

有段时间,我几乎是天天向单位的女同事道歉,就因为小白打电话警告她们。

现在已经没有女同事愿意和我说话了,怕惹麻烦上身。

不仅异性见我避如蛇蝎,同性朋友也不大愿意和我出去了,他们也怕了小白。

我的顶头上司也有意无意地提醒我。

年轻人后院要看看好,不要因此影响了工作。

我的生活可以说已经毁得差不多了。

我想放弃小白,但她又怀孕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曾元来倾诉时,我刚好有事情要出去,就留了手机号码给曾元。

后来曾元打了过来,倾诉了大概有一个小时。

聊完后,曾元很认真地说,他会删除这个通话记录。

当时我只是笑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隔了两天,我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她就是曾元的妻子小白。

她很有礼貌地说。

“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曾元的妻子。

他6月17日那天是不是打电话跟你说了一个多小时。

”在愕然之余,只好拼命解释――“我是《城市假日》的记者,你丈夫打电话过来是因为心情比较郁闷。

”小白还是很有礼貌地问。

“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他为什么要找你聊天。

”……没有激烈的言辞,但是这种文质彬彬的质疑同样让人受不了。

解释了好长时间,小白终于相信了我不是那些妄图染指她老公的女人。

小白不肯深谈与曾元的事情,我只能说。

“如果可以的话,去看看心理专家吧,或许能让你从此安下心来。

”挂了电话,不禁有些心疼小白。

她很怕失去曾元,但是这么下去,曾元只会越走越远。

想对小白说。

阿月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曾元选择了你,你就要相信你值得他爱,他也只会爱你。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