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煎熬:男主内 女主外 – 健康者社区

再婚煎熬:男主内 女主外

除了要做好母亲,她还必须负担起整个家庭的经济来源。

慢慢的,虽然日子好起来了,但看着每天和自己上货、卖货的儿子,她又多了几分担心。

就在这个时候,宋老师闯进了她的生活。

起因“自由职业”对于郑怡来说是个新鲜的字眼,实际上她并不算自由――每年从元旦到五一,她都要帮回老家的表姐照看服装店,剩下的半年时间里,除了照顾好儿子,还必须每天到火车站边的废物回收站盯着――要拆迁了,这个回收站如果没了,她的经济来源就又成了问题。

一直忙着工作的郑怡也曾经把小文寄托在幼儿园,可在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去接送后,小文就再也不愿意去了,没办法,郑怡只能把他带在自己身边。

她很感激上天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派来了宋明。

这个家又重新有了希望,她想。

记忆深处老王比我大3岁,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

年轻的时候想法特别单纯,只要这个男人对我好就行了。

我们这代人谈恋爱还不流行上网、短信什么的,每天就是打电话。

他是跑业务的,经常不在天津,所以那会儿我的工资几乎全都捐给电信事业了。

谈了大约有两年时间,就在我们准备登记结婚的时候,老王却下岗了。

很多人劝我再考虑考虑,可那时我认为夫妻能同甘更要共苦――换成现在我也一样会选择和他结婚。

婚礼很简单,典礼时我父母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能老王的爸妈也看出亲家的不满――总之婚礼就是在这么一种怪异的气氛中进行的。

婚后本来打算住在他父母家的,可婚礼时两位老人的表情我想忘也忘不掉,于是就坚持搬出来住。

最后还是我们东拼西凑借了14万块钱,买了一套独单当新房。

老王下岗后,开始和以前的客户一起跑生意,但始终不见起色。

我所在的单位也不景气,每个月只能拿到几百块钱的基本工资。

2002年年初的时候我怀孕了,虽然老王没说什么,但我知道家里的条件已经很难再供养这个孩子了。

从结婚那天开始,老王就没有和我谈过关于孩子的问题,也许是事业还没有基础,他并不想迎接这个不速之客。

记得当时快到春节了,他陪我去的医院,我仅有的那点勇气最终还是被医院的压抑气氛和内心的谴责击得粉碎,我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这一点上我还是很感谢老王的,他没有坚持让我打掉这个孩子。

不知道倒霉的人是不是都会接二连三地遇到挫折,就在我们为钱发愁的时候,老王去外地又被人骗走了仅有的两万块钱――那已经是我们全部的钱了。

不得已,我们一起借钱在家门口摆起了早点摊,只能以此维持生计。

也许是街坊们看着一个大肚子的女人还出来摆摊实在不易,早点摊的生意还算不错,个把月下来居然还能有盈余。

2002年年底,小文出世了,除了婆婆看到孙子时特别高兴外,我们俩并没有显示出太多的兴奋――以后我们拿什么来抚养他呢。

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婆婆对我的态度就大不一样了,平时她会经常来看看我们,帮我们做些家务,有时也会去和老王一起盯摊。

产后两个多月我就又开始卖早点了,婆婆自告奋勇照顾小文。

早点摊的生意好了,可是婆婆的身体越来越差。

老王是个孝子,他主动承担起了照顾老人的责任,但早点摊就只能由我一个人忙活了。

从那时开始,我几乎每天都要5点起床,准备各种原料,早点一般能卖到10点多,然后就开始准备一些简单的午餐供应――等这里的事情全忙完了,一般就是下午三四点了。

这段时间家里的活全由老王一个人包了,家务活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有时比做生意还困难,这种“难”更多还是心理上的。

看得出来,我在外面挣钱养家让他觉得很没有面子,平时他也很少出门,就怕邻居们在背后指指点点。

就在家里生活渐渐有了点起色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打击降临了。

2003年年底,老王不告而别去了上海,只留下一封信说是和朋友去做买卖――当时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

果然,一个多月后老王带着一个女人回来了,说这是他以前的女朋友,现在两人在上海注册了公司,希望我能成全他们……我既没哭也没闹,仅仅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办完了离婚手续,他没带走孩子,给我留下了两万块钱――当时我们的房子还欠人家一万多元没还。

为了能够照顾小文,我把早点摊盘给了别人,在火车站附近租了个房子开始做废品回收生意。

当时周围干这个的还不多,所以我的生意一直很好。

我雇了个人帮忙看店,钱虽然挣得少了,但我却能抽出更多时间照顾小文。

宋明是表姐的中学同学,离婚后一直一个人生活。

表姐告诉我,以宋明的条件再找个人其实很容易,但有了一次失败的经历后宋明并不想草率地再婚――这一点上我们倒是有着相似的地方。

我决定和他见上一面,但并没抱太大的希望,毕竟我的身边还有小文。

出乎我意料的是,宋明和小文竟然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我们是在表姐家见的面,两个人话都不多,可小文竟然主动跑到宋明身边玩耍起来。

这一下子让我们的关系拉近了不少,所有的话题几乎都围绕着孩子展开。

看得出宋明对这个孩子喜欢得要命,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和我结婚更多是因为小文的缘故。

看着宋明和小文玩得开心,我又想起了以前外婆和我说过的话。

外婆从前是一个很有才情的女子,据说差点就成了电影明星。

在我和老王谈恋爱的时候,她就告诉我说,小怡啊,找男人一定要找一个真心喜欢你的,不能只因为你喜欢就把自己嫁掉,那样的话将来肯定受苦。

现在想想,外婆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自己当初对老王的感情究竟是爱还是迷恋。

恐怕我们俩都说不清楚。

我们交往了大概半年时间,宋明已经差不多和小文亲如父子了。

所以当他提出结婚的时候,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他对我的儿子都这么好,对我能差到哪儿去。

我们身边都没有什么亲戚,所以登完记后只是请了表姐和其他几个要好的朋友吃了顿饭。

宋明告诉我,他小时候受过伤,所以不可以生孩子。

看到我和小文的时候他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个女人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火车站附近的平房要拆迁了,我必须尽快找到新的工作。

宋明平时工作不太忙,也不用坐班,他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了小文身上。

自从嫁给宋明后,我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在外面跑工作的时候心里很踏实,不会再去惦记着小文现在怎么样了。

以前我也带小文去过幼儿园,可他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接送,就再也不想去了。

结婚以后宋明就承担起了接送小文的任务,看得出来小文每次出门的时候都很开心,“我有爸爸了”这几个字就差写在他脸上了。

2006年春节,我开始在表姐的服装店里帮忙,没多长时间她就放心地把服装店交给我打理,利润均分,她自己则回老家陪老公孩子去了――表姐也是辛苦命,从前只身一人来到天津赚钱养家,这些年总算熬出了头。

教育小文的工作完全由宋明承担了,有时候不教课,他还会做好午饭送到店里来。

我想,虽然老天爷一开始没有给我完美的爱情和婚姻,但最终他还是给了我一个好归宿,现在的生活我挺满足的。

结语小文今年已经快5岁了,看到宋明已经能够很亲切地叫出“爸爸”。

“男主内,女主外”的现象其实并非只有在经济发生困难时才会出现,很多时候真正的压力还是来自于家庭关系的失调。

当男人自愿承担起家务和照顾孩子的重任时,“内外”之分已经显得不再那么重要,“男主内,女主外”自然也就没有作为社会问题来讨论的必要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