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把出轨当成婚姻的救命草 – 健康者社区

错把出轨当成婚姻的救命草

遭遇自卑妻十年“妻管严”1994年,我回到老家,在当地一家单位找了份一般的工作。

由于父亲在当地颇有声望,所有人对我都寄予了厚望。

但是对我来说,当兵几年却重新回到老家,觉得特别没面子,所以情绪很低落。

就在这时,家人把我的婚姻大事提上了议程。

我虽然已经27岁了,可哪有心思考虑婚姻方面的问题。

那天晚上,父亲找我整整谈了一晚,他说。

“你现在一事无成,难道还不成家立业吗。

”我委屈地在父亲面前痛哭了一场,答应了。

1995年,单位附近一个老板把他妹妹介绍给了我,他说。

“我妹妹宁娴,念过高中,还有哥哥姐姐在成都做生意,条件还是不错的。

”我想,既然如此,那就去见见她吧。

我在成都见到了宁娴。

小小的个子,不算太漂亮,实在让我心里难以接受。

可想到她跟我的文化程度差不多,自己又一事无成,于是勉强和她开始交往。

可没过几天,他父亲就开始催我们结婚。

迫于双方父母的压力,也因为我自己的“破罐子破摔”,我和宁娴很快就结婚了。

婚后,我们打算一起做生意。

可又没什么本钱,只好到处摆地摊。

那些日子真是苦,风里来雨里去,又挣不了什么钱。

最麻烦的是,我发现宁娴的性格十分内向,既不会与人交往,也不会做生意,而且显得特别自卑。

她总觉得自己不漂亮、不聪明,配不上我,担心我总有一天会抛弃她。

从内心来说,我认为我们是不般配的,可是,既然结婚了,我们就应该共同努力,成天担心有什么用。

宁娴几乎每天都牢牢地看着我,生怕我在外面拈花惹草,只要我稍微晚一点回家,她就会用很多恶毒的话来骂我,威胁要和我离婚。

可那时我们都穷得叮当响,怎么可能出现那种事。

真是让人烦得不得了。

她还私下给自己存了一笔钱,从来不拿出来用,以防备我突然抛弃她。

1999年,我向朋友借了几千元租了一个铺面,结束了摆地摊的历史。

那段时间,生意比较好做,我们很快赚了一笔钱,第二年就买了一个小铺面,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我再次买下一个铺面,希望宁娴独立管理经营,可她却担心自己做不好,怎么也不愿去。

那一次,我为此亏了两万元,感觉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后来,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大,还办了个厂,可宁娴的自卑让她的脾气越来越坏。

如果她有什么做得不对,我一句也不敢责怪她,否则她就认为我看不起她。

她还常常在众人面前责骂我,连我请来帮忙的亲友也不例外,搞得我十分难堪。

那段时间,叔叔在我的厂里帮忙,由于对操作不熟悉,我就过去教他。

宁娴看见了,竟然在旁边指桑骂槐。

“做不来就滚。

”叔叔十分生气,当天就要离开,是我低声下气劝了一天,才把他留下来。

这么多年来,我和宁娴的父亲处得特别好。

岳父曾拉着我的手说。

“宁娴性格不好,脑子没你聪明,你要多教教她,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过。

”其实,我对妻子没什么奢求,只要她善于去学习,自然在为人处事和生意上能有提高,能帮上我的忙。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那样,我失望了。

对于宁娴的脾气,我明白她只是想管住我,担心我会离开她,所以尽量顺着她,不和她争执。

慢慢地,我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妻管严”,无论家里家外,随时都听见她厉声责骂我的声音……我已经习惯了,麻木了。

诱惑下出轨复好的婚姻难凑合2005年,由于厂里压货,赚的钱越来越少。

随后,因为附近新修了一个市场,我借了几十万元买了个新铺子,希望生意上有新的突破。

可新市场一直不开业,我的资金被困在了里面。

眼看厂里的活越来越少,我只好辞退了一些工人,剩下的工人因为没活干挣钱不多,也有些人心涣散。

为了笼住人心,我只好经常呆在厂里,以便和工人们搞好关系,甚至偶尔还陪他们打打牌。

宁娴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见我和女工们在一起打牌,就在厂里骂骂咧咧,把我搞得很是窝火。

厂里有个叫万梅的年轻女孩,才十八九岁。

有一次,她来办公室给我汇报工作,竟然对我说喜欢上了我。

我有些不知所措,拒绝她说。

“可能你觉得我事业上有些成功,就感觉喜欢上了我。

但我其实是个很普通的男人,还欠了很多的外债,何况比你还大近20岁。

你还是安心工作吧,不要有这样的想法。

”万梅工作能力极强,人缘也好,好多人给她介绍对象,可她就是不愿意。

后来,她再三向我表白,可能也因为妻子的态度让我有些窝火,我终于没能挡住诱惑,和万梅走到了一起。

应该说,和万梅在一起后,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快乐,也真心喜欢她。

过了一段时间,我带她回了一趟老家。

这事被一个熟人知道了,他打电话告诉了宁娴。

宁娴和我大闹了一场,我说。

“我们还是离婚吧。

”可宁娴却说。

“我不离,我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我给她讲了很多道理,说了这些年来的争执,“我们真的没什么感情,还是离了吧。

”宁娴显得特别伤心。

宁娴给万梅老家打了电话,说。

“你女儿在成都和一个有妇之夫搅在一起,你们到底管不管。

”万梅父母很生气,狠狠把她骂了一顿。

万梅只好辞职走了。

过了不久,因为父亲的生日,我和宁娴一起回去。

可她和我父母也处不好,搞得大家极不愉快,我们甚至在老家动手打了起来。

宁娴终于同意离婚了,于是我们商定了怎样分割买下的店铺、自办的工厂,两个孩子各自抚养一个……可到了民政局,宁娴又不愿离婚了。

我说。

“要不然我们还是分开做生意吧。

”可宁娴却说。

“算了,我再帮你一年,到时候我们就离婚。

”我们只好继续勉强凑合过下去。

我和万梅继续保持着联系,偶尔也去她那里住。

为了表达对妻子的愧疚,也为了补偿她,我还是慢慢地把部分店铺转到了宁娴名下,希望她能慢慢地学会做生意,独立生活。

可宁娴对我“看”得更紧了,只要我出门办事,她就会不停地打电话来追问,如果回家稍晚一些,她就会大吵大闹。

2006年下半年,厂里的车被偷了。

没有了车,做生意很麻烦。

无奈之下,我打算卖掉宁娴名下的一个地段不大好的店铺,重新做生意。

可宁娴不同意,我给她做了好几天的工作,她才勉强同意。

卖掉店铺后,钱一部分用于还债,一部分在春节前买了一辆车。

而其中的10万元,却被宁娴私下存了起来,她说。

“这个钱我不拿出来用,要给自己留着。

”我知道,宁娴对我的出轨心有余悸,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所以,我开始对此并没怎么在意,可没想到麻烦却才刚刚开始。

生意快崩溃妻子却要携款而去过了春节,看着一天不如一天的生意,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

十多年了,我们夫妻俩风里来雨里去,从摆地摊开始,做到今天实在不容易。

虽然夫妻俩感情一直不太好,可吵吵闹闹也顺利地过来了,还有两个十分乖巧的孩子,有了这样的家庭,我还奢求什么。

而万梅还不到20岁,虽然她说有多么爱我,可我们真的能有好的未来吗。

我所做的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在有了离婚争执之后,宁娴也对自己有所反省,开始留心生意上的事,希望自己有所提高。

痛悔之余,我决定重新回到妻子身边,用心把生意做起来。

我开始慢慢地疏远万梅,一心扑在生意上,也希望逐渐了断这段感情。

可万梅很快感觉到了我态度的变化,动不动就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无休止地哭闹。

春节后的一天晚上,她跑到厂门口来堵我。

我只好出来见她,我说。

“我的确配不上你,希望你能重新找到自己的幸福。

将来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我一定全力以赴。

我现在只想回到家庭,一心把生意重新做好。

”可万梅却哭着说。

“我就只喜欢你,不会再喜欢谁了。

”这时,一个客户打电话要我马上过去,我只好急忙离开,可万梅却当街拉着我,哭喊着不让我走。

直到路人过来劝说,她才勉强让我走了。

可没过多久,她又给我打来电话。

“我知道,你就是不要我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托朋友去找她,表示只要她愿意就此放弃,要我怎么办都可以,可她就是不愿意。

随后,万梅又说要去学电脑,我立即拿了些钱出来支持她,希望她从此有自己的事业,慢慢地离开我。

而我的生意也越来越艰难,资金已经有些周转不灵。

2007年3月,我找到妻子商量,希望她把手里的钱拿出来投入工厂。

可宁娴却怎么也不同意,她说。

“我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的。

”我说。

“现在我已经后悔了,重新回到了你身边。

我们总要一起用心把生意做好,要是生意垮掉了怎么办。

”宁娴却说。

“我情愿你的生意垮掉,一分钱没有,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宁娴多年的自卑情结,因为我的出轨变得更加严重,她打算用那些钱来保障自己的后半生,甚至不惜让我们十余年的心血付之一炬。

无奈之下,我只好说。

“要么你把钱拿出来投入生意,要么我们就离婚吧。

”宁娴却说。

“我不会和你离婚,我要把钱全部带走。

”我心里明白,如果宁娴把钱全部带走,我的厂就只有倒闭。

除了心里焦急万分,我是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万梅却依然在向我步步紧逼。

那天,她当街拦住我的车,哭喊着说。

“你不能背叛我,必须天天陪着我。

”见我要走,她竟然拿起石头来砸我的车。

她要我马上回去离婚,我说。

“离了婚又怎么样。

你说过不会接受我的孩子。

我们可能结婚吗。

你还是离开我吧。

”可她只管哭闹,根本不理我的解释。

我承认,我曾发自内心地喜欢过万梅。

可是,如今我的狼狈处境她又了解多少。

我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一边是面临崩溃的家庭和生意,一边是紧追不放的万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