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异女人:再婚咋就这么难 – 健康者社区

离异女人:再婚咋就这么难

我是一个离异女人很多人都说性格决定命运,我想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在很大程度上,我的第一次婚姻之所以结束,是由我的性格决定的。

我和前夫是大学同学,两个人很浪漫地爱了5年,一直到结婚,他还像热恋时一样向我献殷勤。

但他在口口声声说爱我的同时,却和另外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事后他一再保证说,他只是一时冲动,他的心还留在家里。

换了另外一个女人,也许会忍气吞声,继续维持原有的婚姻,但我做不到。

我说,我可以包容你所有的缺点,但对婚姻的背叛,哪怕仅仅只有一次,也无法原谅。

离婚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很痛苦,这是谁也无法预料的结局。

我花了差不多三四年的时间才把自己调整过来。

然后我告诉自己,离开那段受伤的婚姻,我照样可以活得很精彩。

我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我在国有企业上班,收入还可以,来来往往打交道的人也比较多。

去年4月份,我认识了一个在银行系统上班的小伙子,叫一帆。

一帆思路清晰,很有主见,比我小3岁,大家因为工作的原因一起吃过饭,互相留了名片。

后来,他主动约我喝茶,出于一个女人的直觉,我能感觉得到一帆对我有些迷恋。

一开始,我也想过拒绝,故意装成一副老大姐的模样,但一帆看我的眼神明摆着是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眼神,我想装糊涂也装不下去。

后来,我故意避着不见一帆,他给我打电话,我就找借口说太忙了,我想他是一个聪明人,也许他会知难而退。

但一帆还是每晚雷打不动地给我发短信,约我出去吃饭。

他知道我喜欢吃鱼,就变着花样请我吃各种各样的鱼,海里的鱼,湖里的鱼,有的是端坐在大酒店吃的,有的是跑到小巷子里的小餐馆吃的。

这些他做得都很自然,一点也没让人觉得勉强,相反,心里总有一些暖融融的感动。

当然,最主要的是,我自己对一帆的印象也很好,两个人很谈得来。

考虑再三,我决定把我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一帆。

一帆很沉静地听我讲完所有的事情,他说,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关键是你人好,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

我说,生活不是两个好人加在一起就可以过一辈子的,我们之间有太多的差距。

但一帆很有把握地说。

“只要你每天让我靠近你一点点,我们之间的距离就一定会消失。

”一个未婚男孩用真诚打动了我以前,我性格上的棱角很分明,也不怎么会疼人,离婚给了我一个最惨痛的教训,就是让我明白,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光有爱情还不够,还得互相理解,相互支持,多给对方一些体贴。

和一帆在一起后,我的改变挺大的。

有一次,他开玩笑说你帮我洗洗头发吧,我说好啊,两个人就在阳光下的走廊里,很开心地轮着给对方洗头发,把洁白的泡沫涂在脸上,像生日时涂抹的奶油一样,让人忘乎所以地欢乐。

但是,一帆最打动我的还是他的真诚,他是一个很真实的人,就像冬天里的阳光一样,很温暖,很干净,没有一点点见不得人的污垢。

而且,一帆是真的不计较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他对我就像对他的初恋一样发自肺腑地珍惜和呵护。

我们自由自在地在一起相处了一年多,感情非常好,到今年秋天,我们决定和双方的家长说一说,算是正式确定关系,等年底或者明年春天结婚。

一帆家在济南附近的一个小县城里,除了父母还有两个姐姐,我第一次去他们家,屋子里围了一屋人。

他妈本来笑眯眯的,还打算给我见面礼,但当知道我曾有过婚姻,他们一家人的脸色马上由晴转多云。

当着一帆的面,他们毫不客气地让走人,只差没叫我滚蛋。

用他家人的话说,天底下的好女人多的是,我儿子又没结过婚,干吗要找一个离婚的女人。

那天,我几乎是一路狼狈地逃回济南。

虽然一帆就陪在我身边,但我的心还是一片冰凉。

一帆很抱歉地说,他会做他家人的工作,让我再给他一点时间。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我想,如果换作我的父母,将心比心,他们肯定也不会顺顺当当地接受。

毕竟他们是老一辈的人,有这些反对的想法也不稀奇,就当这是对我和一帆的感情的考验吧。

为了让他们家人接纳我,一帆和我都费尽了心思。

今年中秋节,本来我想和我父母一起过节,但一帆说趁着过节我们再去见见父母吧。

下午,我和一帆一起开车去他家,我们买了许多高档的月饼、葡萄酒,还有老年人喝的高钙牛奶。

去的时候,他们一家人正在热热闹闹地包饺子,看到我们回去,大节日的,一帆他妈铁青着脸不许我进门。

一帆一边叫“妈”,一边往屋里拎东西,他妈像打架一样,把我们买的东西都扔了出去。

气得一帆拉上我,头也不回地开车返回了济南。

因为心情不好,一路上车子开得有些急,前车胎不知道什么时候扎破了,车子行到半路上,就坏在那儿走不了。

那天是中秋节啊,我和一帆走出车外,冷风吹得我们浑身发冷,我无意中抬头,看到圆圆的月亮正挂在蓝色的夜空上,那时候心里的感受真是好酸好酸啊。

我被卷进了一场家庭大战一个星期后,我正在单位上班,一帆的大姐忽然给我打来了电话,她是个生意人,出嫁后一直跟着丈夫在济南做生意。

她一开口就说,我们都是结过婚的女人,咱也不兜圈子说话,我就代表我全家的意见,请你放开我弟弟,别的什么损失费都好说。

我听了很反感,她把我当什么人了。

但出于礼貌和尊重,我并没有多说什么,我当时特别忙,就说现在是我上班时间,咱们改天再说这些。

应该说我并没有说任何过分的话,但是一帆的大姐还是恼羞成怒,在电话里破口大骂,她骂我是狐狸精勾引她弟弟,她还尽找难听的话说,往我刚刚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那些在离婚的日子里所经受的最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似乎又回来了,我虽然很快就挂断了电话,但灰色的情绪持续了好几天。

以后,类似的电话就经常不断地打过来,看得出来,他们一家人都站在一条统一战线上,要对我展开电话炮轰。

虽然我在心理上有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但是真要和一群人宣战,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最让人忍无可忍的是一帆的二姐,她事先连招呼也不打,就和她的丈夫亲自来找我和一帆,要我和一帆一起表个态。

那天是周末,外面到处是人,我们一起面对面坐在饭店包厢里,他二姐丝毫也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一派家长作风地说。

“咱爸咱妈派我们作代表,你们要么一刀两断,要么就别想再回家了。

”一帆大声说。

“你们少威胁我。

”我当时心情非常不好,我又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干什么要一再地受他们家的气。

我赌气说。

“我以后不会再和你弟弟联系了,我们一刀两断。

”这么一闹腾,我心里真的很失望。

事后,一帆来找我,我很平静地告诉他,如果事情不能做到两全其美,我希望他还是选择亲情。

我说我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我不想再拿我的婚姻去冒险。

一听我的话,一帆又急了。

他说。

“我是我,我家人是我家人,他们说了一些过激的话,我代他们向你道歉,但结婚是我们自己的事,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能替我们做主。

”以后,无论他们家人说些什么,一帆都让我不要再理睬。

表面上看,我们似乎又回到了二人世界,但一想到背后有那么多的声音在谴责自己,我就真的很头痛,有时候一个人对着电视发呆,或者突然地就会觉得很委屈,想痛哭一场。

我徘徊在继续与分离之间时间过得很快,我的心情时好时坏,但一帆真的说到做到,一直没搭理他们家人,而且我们两个人的手机都换了号码,只要我愿意我们随时可以去登记结婚。

我也一再地想过结婚后的结果,不外是两种可能,最坏的是,他们一家人认定了我这个媳妇不好,始终要干涉我们,大家从此别别扭扭过日子;好的可能是,我们都独立,只要一帆坚定不移地对我好,他家人也就不了了之。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已经退到了边线上了,一帆的家人还是不依不饶。

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知道了我的新手机号码,又一次接到一帆大姐的电话,我都有一种做噩梦的感觉。

他大姐说,在他们一家人眼里,一帆是名牌大学生,又在银行工作,长的也一表人才,找我这样离婚的女人不单是丢面子,简直就是低人一等,以后他们一家都没脸抬头见人了。

看我不说话,他大姐又说,现在家里已经给一帆介绍了一个对象,那女孩子玉洁冰清的什么都好,两家都已经订婚了,订婚戒指也给了人家。

她说,你要真为一帆好,就别再缠着他了。

握着话筒,我的眼泪一直往下掉,他们这样贬低我算不了什么,但他们这样做,其实也在贬低他们的弟弟。

我说。

“很好,有什么事你去问你弟弟,现在不是我怎么样,是你弟弟不愿放手,我们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只要他痛痛快快地说分手,我绝不反对。

”这是我的真心话。

对一帆的家人,我已经连半句话也不想再说了,太伤人了,可是对一帆我还是有那么多的不舍,人的感情不是一件衣服,不是说不好就可以丢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