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妻存心败坏了我的命根子 – 健康者社区

坏妻存心败坏了我的命根子

她网购了一万元的货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心一颤,果然,又是快递公司打来的,确认了地址,说发货员半小时以后就到。

贺蕾又在网上买东西了,这半个月,几乎天天有人来送货,她说快递到小区不安全,所以她的网购资料全是写的我办公室地址。

她在网上买的东西特别多,什么打折名牌化妆品,孩子衣服,女士包包,一买就是一堆。

幸好我有车,拖回家不是难事,但送快递的半小时来一次,这不是影响工作吗。

同事们都知道我有个网购成瘾的老婆,女同事一看送快递的来了都一溜烟地跑进来了,看我老婆买了什么。

我虽然是个小领导,平时没有什么架子,但这样搞下去,办公室不是成了大卖场。

快递的来了,我签了字,捏捏,是个方盒子。

办公室里又来了两个小姑娘,一口一个“孟夫人又买什么好东西啦”。

我只好拆开看,是一对漂亮的锦盒。

再打开,一对漂亮的玉镯,在灯光下静静地流淌着温润的质感,一看就价值不菲,女孩们围着啧啧地赞叹,“真漂亮啊。

”我突然一阵怒火涌上来。

我啪地一声合上盒盖,厉声说,“看够了没有,该上班的上班。

”她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赶紧走了。

我第一次对下属这样发火,可我实在是忍耐不住了。

还没等我回过神,贺蕾的电话打来了,“老公,快递收到没有。

小心别弄坏了,那对镯子一万多啊。

”我的天,她居然一天花费一万多。

算算账吧,这个月,她办了一张五千的美容卡,花了一万多买了镯子,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小东西,她已经花掉了将近三万块钱。

带着满腔怒气,我回了家。

我妈在客厅里专注地看电视,儿子在客厅里窜进窜出,我妈就像没事人一样,不管,贺蕾不时从充满油烟的厨房里出来呵斥那个调皮佬,儿子照样不听,屋里一片人仰马翻的忙乱。

见我回来,贺蕾很惊喜,我很少能按时准点地回家的。

她乐颠颠地给我加菜去了,看着她忙进忙出的身影,我心里又一酸。

那些预备大吵一架的话语,再也说不出口。

身份悬殊的爱情认识贺蕾时,我25岁,大学毕业在国营企业里当技术员。

父亲是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待遇好,薪水厚,我一直都被看好,前途一片光明。

而贺蕾当时不过是接洽我们单位广告的一家广告公司里的制作员。

她常来单位商谈广告的后期制作,偏偏我们当时的老总极苛刻,经常把她们公司的创意骂得狗血淋头,她便成了靶子,有时被骂得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看着真可怜。

有天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她哭着走出去的时候,我也跟去了,递了她一包纸巾,安慰她,要她“不要在乎那个猪鼻孔”,老总绰号“野猪”,鼻孔长得尤其剽悍,贺蕾听了再仔细一想,不禁大笑起来,她笑起来可真好看,还有一颗可爱的小虎牙。

我和贺蕾就此结下了缘。

谈了半年,我觉得这女孩人真好,我当时的工资就是她的两倍多,可不管我怎么给她花钱,她总不卑不亢地回个礼。

她从小县城考到武汉,一个人在武汉租房生活,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家里整理得干干净净,每个月还给父母寄两百块钱,她穿着打扮天然纯朴,是个做妻子的好料子。

但我回去要父母跟贺家提亲,我妈一跳三尺高,“外地人。

大专。

不是稳定工作。

你想都莫想。

”我妈立刻使了三招杀手锏。

一是飞快找了N多女孩让我相亲,二是她去见了贺蕾,劝她打消跟我结婚的念头,三是给贺家打了电话,要贺蕾的父母“管教好自己的女儿,莫随便就把男孩带回家。

”面对父母的态度,我犹豫了。

我给贺蕾打电话,说我要好好想一下,然后就绝情地挂了电话,并且将近一个月都没跟她联系。

我去相亲,可那些女孩我都不来电,见到她们我总是想起贺蕾,想起她单纯的微笑,还有那颗可爱的小虎牙。

熬不过思念,我还是去找了她。

一个月不见,她瘦得吓人,眼睛都凹下去了。

她起先不肯见我,是我一直跟着她赖着她,那天一直纠缠到晚上两点多,她将我痛打了一顿,指甲把我的脸都划破了,后来才伏在我怀里痛哭了一场。

我们和好了,但为了跟她结婚,我们一直拖到快30岁,贺蕾怀了孕,我妈才不得不点头。

居家生活的难处结婚时,我父母拿出所有积蓄给我们买了一套房。

但因为等着装修,我们还是一直住在我父母家。

后来为了照顾宝宝,我妈身体又不好,就把贺蕾的妈接来帮忙。

两家人头碰头地生活在一起,矛盾又来了。

我妈有洁癖,做事细致,她嫌贺蕾妈做事粗枝大叶,不讲个人卫生,说有好几次,从儿子的尿布上发现了没洗干净的屎尿。

我妈这人刀子嘴,当着贺蕾妈的面说了几次,也没顾及她们母女俩的脸面。

有好几次,我看到岳母躲在阳台上偷偷地哭,而贺蕾也常常是眼泪不干。

但好强的她们,从来不在我面前说什么,倒是我自己去跟我妈吵过两次,但我妈马上迁怒于贺蕾,觉得是她在挑唆我们母子关系。

记得有次,妈妈的同事们来看宝宝,有人称赞宝宝养得好,我妈小声说,“好什么好,未婚先孕,丑都丑死了,你们还夸什么夸。

”听得我怒火中烧。

后来房子装修好了,我们迫不及待地搬离了父母家。

有了自己的家,贺蕾就像泡在热水里的茶叶,整个人都舒展了。

岳母在我家坚持照顾宝宝到上幼儿园,才回了老家。

我的事业也发展得非常顺利,已经是中层领导级别了,贺蕾干脆就做了家庭主妇。

有她打理这个家,我就像上足了劲的发条,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只是我母亲仍然挑剔苛刻,时不时的,她就会来我们小家一趟,不是抱怨家里没弄干净,就是擅自拉开抽屉,把贺蕾已经整理好的衣物再清理一遍。

但是这些,贺蕾也只是淡淡地说过一两次,我说了母亲两次,她依然我行我素,我们也只好禁口。

矛盾只能用钱解决今年二月,我那身体一向强壮的父亲,竟然因为突发脑溢血,短短一周内就辞世。

母亲受此打击,突发脑血栓,在医院足足躺了两个多月才回家。

我是惟一的儿子,我别无选择,我和贺蕾商量,一家人全部搬回了父母家,方便照顾母亲。

母亲病了,变得更加尖酸刻薄,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些粗言秽语,“个**养的”,只要一开口,就直奔下三路而去。

贺蕾哪受得了这个,常常被我妈骂得满脸通红,满眼是泪。

儿子回家,我妈也从来不管他,哪怕是他不小心摔倒了,我妈也只当是没有看见的,贺蕾伺候一老一小,简直心力交瘁。

我请了阿姨,但来一个就被我妈骂跑一个,我又忙得要死,到了最后,还是贺蕾陪她熬着。

不止一次,贺蕾在我面前痛哭失声,说她太痛苦了,命太苦了。

我劝她,要想开些,要对自己好点,心情实在不好,就去逛逛街,买点东西。

贺蕾过生日,第一次买了一件价值三千块的套裙,还是在我的极力鼓动下才买的,以前她从来不肯花两百以上的钱去买衣服,总是给我买品牌男装,她说,“我又不上班,不用那么讲形象,你就不同了,好歹是个管理中层,穿好一点,也是对工作的尊重。

”那天晚上,她穿着新衣服站在镜前左顾右盼,那种高兴劲儿是我很久没看见过的了。

我第二天就去给她办了一张卡,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打了进去,我把这个特殊礼物送给了她,我说,“老婆,只要你开心就好。

再说我也能赚钱,你想买什么就买点什么吧。

”哪个女人不喜欢逛街。

贺蕾当然不例外。

可是她在武汉没有什么朋友和亲人,我忙又不能时时陪她,她一个人逛,最初还有新鲜感,可不久就没了兴趣。

我劝她有时间就上上网,她又觉得找网友聊天实在是无聊,但过了两天她就兴冲冲地告诉我,她发现在网上购物非常便宜便利,我是只要她喜欢就让她去搞的,我欠她的实在太多了。

大约是四五个月前,她开始了网上淘宝,笑容也渐渐出现在她的脸上。

是什么让她网购成瘾贺蕾说网上东西便宜,二十几块钱可以给儿子买三套小衣服,她又爱上了网上购买美容品,说是名牌化妆品的折扣低得不可想象,她看中了一款特别漂亮的耳钉,居然为了这个特地跑去打了两个耳洞。

至于什么包包、衣服她也开始买了,我觉得她开始懂得珍惜自己了,我很高兴,谁愿意妻子是个黄脸婆呢。

也许是压抑太久了,她的购买力实在惊人,听说她很快就升级为淘宝的钻石买家了。

很快,她就加入了一个淘宝里的高级群,那里全是卖些女性高价商品的店铺,名牌大衣,皮靴,皮包,首饰,应有尽有。

那些卖家把她吹得天花乱坠,钱也以天量的数字在飞快地消失。

当她穿着一套价值三千多的情趣内衣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真是吓了一跳。

欣赏是欣赏,但也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再慢慢地,她有了瘾,天天都要上淘宝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卖品,要跟那些卖家聊聊天,有时候我深夜两点多回来,她还在网上游弋,网页上开了十几个窗口,全是些货品。

前两个月,一个月消费四千多,一个月三千,她是用我给她的卡办的网上银行,账单寄到了我那里,她满脸歉意,我望着那一堆奢侈品,简直无话可说。

我只能说,“没关系,老婆,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点。

”说完呵呵一笑。

但我没想到,她的购物却越来越疯狂,一下手就是一万多,一个月花掉三万,如果按她这样的消费水平,卡上的积蓄很快就会用光,而那时,我的工资也填不满这个窟窿了。

我想骂醒她,可是我又不忍心。

我只知道有网瘾,却不知道网购也会成瘾,怎么办。

我已经一筹莫展。

心魔成瘾侍候生病的婆婆,调皮的孩子,夫妻间沟通少,身心俱疲的家庭主妇如果再找不到一个发泄的渠道,只怕就真的要变成“绝望主妇”了。

网购之所以成瘾,一是刷卡,隐性的消费让人没有危机感,二是交流渠道虚拟,没有现实生活中的磨擦,最重要的一点,是通过购物,贺蕾压抑的心态得到了极大的放松和满足。

疯狂购物本身就是个强烈的信号,它意味着贺蕾自我意识的觉醒,意味着她向老公发出了最后的呐喊,“我已经受不了了。

请关注我。

跟我谈谈。

”就像被忽略的孩子以调皮捣蛋引起大人的注意一样。

但实际上,这样的行为真的能减轻贺蕾的心理压力吗。

真的能让她得到情感上的满足吗。

不能。

过度消费后,清醒时只会带来负罪感,而这,是个恶性循环。

其实,贺蕾要的是一个有力的肩膀,帮她扛起家庭的一部分责任,其实,她要的是丈夫的关爱,而不是以钱财和购物来作补偿。

心理问题不解决,网购的瘾自然除不掉。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