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外遇的丈夫以死相逼要离婚 – 健康者社区

有外遇的丈夫以死相逼要离婚

印象“我想见见你。

我们曾经预约过,可那天我没有来……希望现在还能有机会……”在报社采访中心的露台上,我和周丽的约见显得迟了一些。

没有说几句话,周丽就抑制不住她的眼泪……恋爱时的不信任我以为是在乎说起2000年那场恋爱,我认为还是甜蜜的,虽然如今看来那只是一种错觉,而这一切注定了我和常威之间那原本不该发生的情感和婚姻。

那天,当常威的同事向我母亲提起相亲时,我仍保持着对感情的平淡。

“他们两个都是单身未婚,感情好培养……”一经思量,两个相对单纯的家庭都十分赞同这段恋情。

于是,我和常威见面了。

常威这个男人,虽然不算特别优秀,可很本分,而我看中他的正是这点。

相处了两三个月,常威就提出了结婚。

“是不是可以考虑结婚,再说我们相处得也很幸福……”“是不是太早了一点,我们才认识不久,彼此还不够了解。

”我拒绝了常威,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再过多地提感情上的事。

常威是做工程的,我们谈恋爱时,他就经常出差,每周回来一次。

那时,我觉得两个人只要感情甜蜜,一个人在外打拼难免长期分离。

我又是一个传统的顾家女人,无论从生活上还是思想上,像常威这样工作性质的男人是十分需要我这么一个贤惠型的女人。

想到这样,我突然觉得他离不开我,而似乎这就是我们的缘分。

不过,很快我就察觉常威是个醋意非常大的男人。

那天,我们同事聚会约好一起吃晚饭。

“都有些什么人,在哪里吃。

我也要去。

”常威的话突然让我觉得不自在,我说。

“你去不好,就是同事一起。

”但常威显得很不高兴,结果那天我只好取消了和同事的约会。

平时,同事之间发些短信也很正常,可常威并不这么认为。

一天,他翻看着我的手机说。

“这是谁发的。

”常威指着手机上一条有些暧昧意思的玩笑短信说。

“这是我一个同事发的,都是互相转发来开玩笑的。

”闷了一阵子之后,常威开始一会儿用头撞墙,一会儿用手猛捶胸口。

他的每一个举动都让我很心痛。

“同事之间这点玩笑,你没必要这样……”经历了这些以后,每当有单位的人一起聚会吃饭,他即使不好直接去,也都在吃饭地点附近守着我。

如果我一时半会儿没有听到他打来的电话,他会一直打,几个到几十个,直到接通为止。

我一直不愿承认这是我们之间的不信任,也不曾动摇过我对他的爱情,错误地认为这是他太在乎我了。

恋爱了一年,为了化解我和常威之间因为误会而产生的磕磕碰碰,我主动提出了结婚。

“我们结婚吧,再要个孩子好好过日子。

”我们顺理成章地办了婚礼。

婚后,我住到了常威家中。

由于他长期出差在外,家里的一切由我照顾,他的父母对我也是百般疼爱。

如果这份情没有后来的变化,我想彼此应该能够长久的。

结婚后长期分居丈夫有了外遇婚后不久,我便怀上了小孩,女儿的出生让我曾以为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那时,常威已在外地做电力工程,很少回家,每个月拿六七千元的工资作为一家人的生活费,而家中事务由我一手包干。

其实这样很好,虽然常威提出过让我不工作了,跟他一起去外地,可我觉得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生活本应该这样,我就没有同意。

直到2004年春节,丈夫回家后的种种改变让我心生一丝不安。

这天,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因为离我很近,我随手拿起,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把抓过去,然后背着我接电话。

要是在以前,他的电话我都是可以接的,可今天他怎么会如此紧张。

我对他说。

“我不是想查你什么,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为何这么紧张。

”“你有你的朋友,我也有我的朋友,我没必要一定要告诉你知道。

”他的话又冷又刺。

从那次以后,我们的夫妻生活也很淡,每一次他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一会儿说太累了,一会儿说生病了,或者干脆说做工程时将腰摔了,而我们之间的生活也接近了陌生状态。

本来就不常回家的丈夫,一回到家就只顾着玩电脑游戏,很少帮我分担家务,更少带孩子一起出去玩。

“你既然回来了,就帮家里做点事,洗洗衣服,带带孩子……”我对一起床就坐在电脑面前的丈夫说。

“你为什么指使我做这做那,我在外面卖命,我回来就是休息的。

”看着他冷漠的表情,我很无奈。

一次,孩子拉肚子,我希望他能关心一下,就给他打去电话。

可他却说。

“你看着办就行了,家里的事不要告诉我。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问。

“可能就几个月吧。

”他淡淡地说。

每次都是这样没有一个准数,我一下就生气了。

“这样的生活越来越没有意思,还不如离婚。

”没想到我话一出口,常威更加来劲。

“离就离。

”后来,他父母知道离婚的事坚决反对。

“你们想离就离吗,有没有考虑过孩子。

”在他父母的劝说下,我们平息了这场离婚风波。

去年10月,我母亲经医院查出患了癌症,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为了不影响母亲的情绪,我将委屈和苦衷闭口不提。

等到常威再回来的时候,我对他说。

“你能不能去看一下我母亲,她身体不好。

”“有什么好看的,你们看了也不差我一个,我太累了。

”他的话刺痛我心中最软弱的部分,一个人可以没有爱情,可怎么能不顾亲情呢。

不久,常威提出了离婚。

“为什么呀。

”我问。

“不为什么,不想这样过了。

”他说。

“你得给我一个理由,是不是你外面有人了。

”我问。

“没有,我以后一辈子都不结婚。

”他回答。

这次离婚我们没有谈妥。

而不久,我就从他同事的老婆那里得知,他在外已经有了其他的人。

起初,我也不相信,还不断反思自己哪里没做好,可后来这婚姻就到了不离不行的地步。

他以死相逼离婚我从此有了心结今年3月,常威再次回来时就将离婚说到绝情的分上了。

他说。

“必须离婚。

”“你连最起码的理由都不给我,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我确实觉得想不通,家里的一切由我操持着,我患胆结石痛得死去活来,怕他分心没有提过,我母亲生病他没有去看望过,他不愿做家务我也包容了,现在他却要和我离婚。

见我不同意,他又说。

“好嘛,不离也可以,我在外面呆两年不回来,这婚你不离也离了。

”争吵引来了他的父母,一向听父母话的常威这次很坚决。

“你们不要我离婚,我就去死。

”见他对年老的父母都这样说话,我的心也冷了。

“好吧,我同意。

不过考虑到我母亲的身体,我暂时不能让家里人知道,我只好暂住在这里。

”“那你就先住在这里吧,我长期在外,家人和孩子也需要有个照顾。

”我同意离婚后,他的语气才有所缓解。

就这样,我们离了婚,我仍然住在常威家,照顾他的母亲和孩子。

两个老人也常劝我。

“你就先忍耐一下,以后他会后悔的……”我也抱着这丝希望,可很快常威的变卦就让我心灰意冷。

5月,常威冲着我大吼。

“你必须赶快搬走,我离婚的事单位上的人都知道了,你还住在家里,别人都在笑话我,我压力很大。

”“你的压力大,我的压力就不大了吗。

我妈还病在床上……除非你父母让我走。

”我和他争吵着。

之后,他三番五次催我搬出去,我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

一个知情的朋友终于忍不住了,对我说。

“你真傻,他和别人在一起都一年了。

那个女的是他的同事,人很漂亮。

你还呆在他家侍候老小,关键是他还这么对你。

”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时,常威为了逼走我,不断地向他父母找岔。

“如果她不走,我就不回来。

”后来,他父母也经不住他软磨硬泡,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哎,你还是走吧,看他这个样子,我们也没办法。

”我收拾了几件衣服离开这个让我心碎的地方。

回到娘家,看到母亲我再也忍不住了。

“傻女儿,你该早点给我们说,你不快乐,做母亲的也不开心。

”“我是担心你的病啊。

”我哭倒在母亲身旁。

后来,母亲带着我亲自到了他家,可常威的态度十分强硬,还数落了我许多不是。

不知是不是我已死心,我没有当场和他争论,可他说的话像个印记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我真是这么一文不值吗。

不久后,便传来常威带着一个女人回家结婚的消息。

婚是离了,可我怎么也抹不掉他数落我的那些话,太让我委屈了,这似乎已经成为一个心结,让我对以后的生活失去了信心。

我不盼他能回心转意,只希望他不要全然地否定我们的婚姻和我的存在。

情事工作室别织网把自己束缚有时候我们知道永远不远,要坚持却有些难,特别是对于生活观念完全不同的恋人。

周丽和常威的婚姻症结不在于两地分居,其实一个主内一个主外的搭配是最好的,但可以看出他们的观念时常出现误差。

常威在婚姻生活中的大男子主义让周丽无法忍受,而周丽在婚姻中时常教导的方式,又让常威觉得压抑。

两人始终难以磨合,才造成后来许多的变数。

周丽说她并非像前夫离婚时说的那样一文不值,一个传统顾家的她毕竟曾为这个家庭忍受和付出不少,前夫不能这样全盘否定,这对她不公平,更让她对以后个人生活失去信心。

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们拨通了常威的电话,希望他能看在曾经夫妻一场的恩情上,哪怕只是安慰也好,帮周丽打开心结。

随后,常威表示会在近期和周丽联系。

虽然离了婚,也不要将对方视作仇人一般。

而对于周丽要明白,两人因为不合而不能在一起的婚姻,迟早会走到尽头。

她要做的,是别把自己困在自己织的“心网”里,因为生活还是会继续,不会因为周丽反复地自责而变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