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婚姻 看得见却够不着 – 健康者社区

我们的婚姻 看得见却够不着

秀清(化名)虽然个子娇小,脸上轮廓却分明,一看就是个有主张的女孩。

然而,面对婚姻,她这次也没了主张。

分手时刻他装哭2005年10月,经同学介绍,我和鑫卫(化名)认识了。

那时,他还在给别人打工,虽然年龄比我大3岁,可外表和行为看上去都超年轻,一点不像在社会上工作了五六年的人。

同学有心撮合我们,时不时就把我们喊出来玩。

一开始,我并不想和鑫卫谈恋爱,因为我觉得他既没有自己的事业,又没有自己的追求,每天下班以后不是打牌就是唱歌。

而我谈恋爱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厮守一生的人。

鑫卫用他的细心和恒心打动了我。

我有一点小感冒,他会立刻打车把药给送过来,他每天来接我下班,带着我吃饭看电影,听我说单位伙食不好,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做的他竟然自己下厨做菜我吃,心再硬的女孩也会被这些小事感动,我慢慢开始接受他了。

2006年初,我答应做鑫卫的女朋友,他带我回湖北N市老家见了他的父母。

我从鑫卫妈妈那里知道,我是鑫卫第一个带回家的女孩,而且他曾经说,只有他想要娶的女孩才会带回家。

不久,鑫卫辞职出来开公司单干,他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本来家里是不愿意出钱给他开公司的,因为看到我做了他女朋友,才决定把最后的积蓄都交给他。

公司开起来,鑫卫变得很忙碌,我却一下子接受不了他的转变了。

以前那个各方面都特别照顾我的人,突然可以一个星期不露面,连电话也很少打了。

2006年5月的一个周末,在鑫卫长时间不和我联络之后,我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他说要和朋友看球,不过来看我了。

挂掉电话,我心里很失落,那晚我平生第一次失眠,整晚都在想一个问题。

鑫卫是不是变心了。

我想,男人都是有征服欲的,在追到我之后,鑫卫可能觉得恋爱没什么意思了。

我打电话给鑫卫提出分手,我告诉他,我不是你的战利品。

提到分手,鑫卫很紧张,马上要求晚上见我。

见面的时候,他表现得很痛苦,头发抓乱了,双手捂着脸,发出哭泣的声音。

我也很伤心,可就在我抬头看他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他根本没有哭,还从手指缝里偷偷观察我的表情。

我这么动情,他却好像在玩游戏,我当时真的气坏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鑫卫每天来我单位门口等我,又找我的同学做说客。

我的心又软了,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毕竟这也是我第一次恋爱,我也不想就这样放弃。

为了挽留出奇招经过这次风波,我们好了一段时间。

我过生日的时候,鑫卫买了钻戒送给我,又提出要和我结婚。

可我觉得谈结婚为时过早,所以尽管接受了钻戒,却从来也没有戴过。

到2006年10月,我家里出了事,需要一大笔钱,经济很紧张。

我和鑫卫聊天的时候说到这个情况,他装着没听到,随便说了两句闲话带过去。

后来,我又提到家里缺钱,鑫卫发了火。

“那你把戒指卖了,还可以卖几千块钱。

”说着,他又打电话给他最好的一个朋友,问他到底要不要出钱。

结果他的朋友说,戒指也不戴,结婚证也不拿,你们什么关系都定不下来,当然不该出钱。

我气坏了,下定决心要和鑫卫分手。

可分手不到半个月,鑫卫后悔了。

他每次要挽回我的心时,想到的招数就奇多。

每天一大早,我打开手机,会看到好几条他深更半夜发的忏悔短信;他给我父母打电话,说知道自己错了,他工作忙,压力大,不是很清楚家里的情况,现在知道了,出钱那是肯定的,他竟然说得我父母直夸他懂事;鑫卫时不时地跑到我单位门口发呆,作出一副为情受伤的样子,故意让我同事看到,这还不说,他还放了2000块钱在花店,每隔两天就送花到我单位。

搞得单位的同事都说,“秀清,你男朋友真痴情,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不原谅他。

”好像这件事,是我错了一样。

我被他逼得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约他见面。

还是上次谈分手的地方,我带着他送我的戒指和首饰去的,想要还给他。

半个多月不见鑫卫,他样子落寞,胡子没刮,眼圈黑黑的。

“失去你,我的人生就没意义了,公司我也不想开了。

每天晚上我都出去喝酒,喝到半夜给你发短信。

”我以为他和上次分手一样,又在装,可没想到说着说着,鑫卫真的哭了。

我心里也蛮难受的,我想原谅他,但是心理上又过不了这道坎。

后来,我一个同学建议我说,鑫卫如果真的喜欢你,你就跟他说现在就买房子结婚,不拖了。

我想这也是个试验鑫卫是否真心的办法,把这个想法和鑫卫一说,他马上激动地说。

“只要你回心转意,我马上买房,借钱也买,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回到我身边。

”去年年底,我们买了房子,地点、户型是我选的,鑫卫出的钱,户主写的是我的名字。

就离结婚差一步房子都买了,我的心也安了,打算好好过日子。

今年2月我搬过去和鑫卫一起住,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去之前,我就想,这次过去我要把他的恶习都改掉,好好过生活。

可真的住到一起,才发现磕磕碰碰远比我想像得要多。

我早上6点要起床赶时间上班,晚上10点必须睡觉,可鑫卫的生活习惯用他的话说是,自从17岁以来,没有在半夜一点前睡过。

鑫卫不睡觉,是要玩网络游戏。

我批评他,他又不高兴,刚开始还愿意退让一步,到晚上11点勉强陪我上床休息。

可说是睡觉,眼睛却睁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一副郁闷的表情。

我觉得玩网游是最累的事,鑫卫却说这就是他放松的方式。

到今年的6月,我实在受不了,我说我要搬出去,你每天只知道玩,完全不管我的感受,也不带我逛街、说话,我像个保姆一样照顾你,你却连句问候都没有。

现在还没结婚,要结婚了这以后怎么过呢。

他先是不做声,后来被我说急了才抢白。

“你怎么老这样啊,一吵架就要分手。

你有种。

”看着他演电影一样的表情和动作,本来气鼓鼓的我忍不住笑了,他怎么老像个孩子似的。

看我这么讨厌网络游戏,鑫卫真的不玩了。

我挺高兴,心想这人还能改,有救。

谁知我没高兴几天,鑫卫又开始打麻将。

玩网游好歹还在家里,打麻将一打就在外面打大半宿。

每次,只要他打麻将回来,我就不给他好脸色,最后我说我只能容忍他一个月打一两次,鑫卫没答应也没反对,我就当他是答应了。

但他哪里真的能做到呢。

前不久,他又打麻将打得不回家,我先是打电话痛骂了他一顿,后来在家越想越气,就出门要去掀他的桌子。

没想我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他回来了。

他一手拿着一瓶啤酒,边走边喝,摇啊摇地往家里走。

我问他。

“你怎么回来了。

”他回答。

“你这样了,我哪有心情打啊。

”他还一肚子委屈了。

回到家,他也不和我说话,我们又是大眼瞪小眼地过了一夜。

“你看,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况,想结婚又怕结婚,要结婚又不敢结婚。

”秀清居然是笑着说的,她的讲述有些埋怨,仍让我感觉,秀清对鑫已蛮有感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