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逼我离婚却要干涉我再婚 – 健康者社区

他逼我离婚却要干涉我再婚

素月(化名)是从T市来的,当天晚上要坐火车去广东。

她很急切,一定要在走之前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她说她的委屈憋在心里太久了,再不说出来人都要崩溃了。

听完素月的故事,我都感觉要崩溃了,真佩服她的耐受力。

我走到哪他就追到哪我要讲的是我和第二个老公召星(化名)之间的事。

和第一个老公之间,没什么故事,我怀孕7个月时,他因为盗窃被抓了,女儿半岁时,他的案子判下来了,刑期是10年。

我一个人艰难地带着女儿过,每月去探监一次。

这样过了几年,1994年,我的生活中出现了召星。

他是和我在一个厂里做工的同事,比我小2岁多,未婚。

他追我,我不同意,他就死追,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我说,我比你大,还结了婚有孩子,而且老公还在坐牢,我们不合适。

他说不在乎这些,就是看重我特别守妇道这一点。

召星劝我跟老公离,然后他娶我,我犹豫很久,终于还是动心了,毕竟一个人带孩子太艰难了。

离婚证一拿到手,召星就拉着我去办结婚证。

结婚后,召星果真没有食言,对我和女儿不错。

1996年,他离开厂子出去打工,挣了钱就回来休息一阵,钱花完了就再出去,虽然不算稳定,但很温馨,他是个顾家的男人,无论走多远都想着家,把钱往家里寄。

1998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女儿,他对家的眷顾更甚。

2002年,他用打工积攒的钱买了套房子。

家安顿好了,日子好过了,他再也不想出去打工了,打算在家乡开个手机修理店。

他要家外有家没想到,买了电脑后,他开始网恋,从此,我们的生活完全变了。

跟他网恋的是个广西女人,叫香桂(化名),已婚,在广东东莞打工。

为了能跟那个女人见面,他决定再出去打工。

他在深圳找了份做电工的工作,离那个香桂很近,他们可以经常见面。

2003年暑假,我带着小女儿去找召星时,见了香桂。

她答应不再跟召星来往,我就没多追究。

过了两个月是国庆节,我没通知召星就自己突然去了,发现他们竟然住在一起,这一次,我没那么客气了,把香桂打了一顿,她怄气回了广西老家。

11月,我又来了次突然袭击,他俩又被我抓了个正着。

我一大早敲门时,召星睡眼惺忪地来开门,被我吓了一跳。

“你怎么又来了。

”召星怕我发火,很殷勤地给我倒开水。

香桂倒先生气了,她以摔开水瓶来示威,我火了,随手抓起个杯子就砸向她,召星一拦,杯子不偏不斜正砸到他额头上,顿时血流如注,两个女人都慌了神……我把香桂的耳环都扯掉了。

这一次,香桂又被我打回广西老家了。

我回来之后,收到香桂发来的手机短信,她说已回到自己老公身边,让我管住我的老公,不要再纠缠她。

我以为,这下子他们会彻底分手了。

哪知2004年夏天我又过去时,得知他们仍在一起,而且香桂已经怀上了孩子,回去跟她老公办了离婚手续。

召星很殷勤地陪我,生怕我找到香桂的住处。

我四处打听,最后还是找到了,趁召星熟睡,偷偷把香桂住处的钥匙拿到,跑去把她屋里砸了个稀烂。

国庆节我再过去时,又见到了香桂,这时她肚子已经很大了,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我没闹没吵,3个人坐在一起谈。

香桂说,她可以不要名分,但一定要生下孩子。

我说,我也筋疲力尽了,不想再闹了,我要离婚。

可是,召星坚决不肯离婚,他竟然说他两个女人都要,他有能力养活两个家庭。

那天晚上,他喝了整整一瓶白酒吓唬我们。

3个人粒米未沾地僵持了四五天,也没谈出个结果来。

2005年春节前,召星专程回来跟我商量,说既不真离婚,也不假离婚,就跟我“借离婚”,主要是香桂要生孩子了,给她一个名分,对她娘家有个交代,一年之后,名分再还给我,我们还是夫妻。

“借离婚”。

只听说过真离婚和假离婚,从来没听说过借离婚,亏他想得出来。

我坚决不同意,说要离就真离,他又不肯。

到了腊月二十八了,他要走,我拼死也留不住,他说。

“那边快要生了,我不过去,那边会出人命的。

”那个春节,他是跟香桂一起过的,陪她待产。

2005年暑假我再带着孩子去看召星时,香桂的孩子都快半岁了。

这一次,我和香桂又在街上打了一架,她说。

“他是我的男人。

”我也说。

“他是我的男人。

”召星的态度还是那样,两个女人都要,两个家庭他都养。

他还大言不惭地说。

“我为什么不能同时拥有两个家庭呢。

我养得起。

”离了婚他还当我是他老婆除了“家外有家”,召星确实对我不错,2005年我动手术,他回来照顾我,甚至为了我借债。

这也是我一直拖着下不了决心离婚的原因。

我想过去法院告召星重婚,但别人劝我,告了又怎么样呢,即使召星被判了刑,我和孩子们能得到什么好处。

现在他起码还往家里寄钱,还顾着这个家。

2006年4月,我和召星终于离了婚。

好笑的是,他没把离婚当回事,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你吵着要离,离不离有什么两样呢。

这只是个形式,你还是我老婆,我还是你老公。

”离婚后,他还像以前一样,每月往家里寄1000元钱。

说实在的,我还蛮感动的,他工资也才二千多元。

家里的亲友也都不知道我们离了婚,只有他妹妹知道这事。

离婚后不久就到了暑假,我内心里还是把他当老公,带孩子过去看他。

香桂也许是感激我把名分让给了她,这一次很识趣地回避了,带孩子回了广西娘家,把召星让给我和女儿。

我以为召星真的只是“借离婚”一年,便催他复婚,哪知他一推再推,后来,往家寄生活费也一拖再拖,我没指望了,就答应跟他妹妹介绍的一个男人交往。

今年6月开始接触,7月召星就闻讯赶回来干涉。

那天晚上,他故意很晚到家,原来是打算“捉奸”的,结果是我和两个女儿在家。

虽然没捉到“奸”,他还是往死里打我。

他还带着汽油和刀子气势汹汹地跑到他妹妹家去闹,责怪她不该给我“拉皮条”。

因为怕我找男人,9月,他又跑回来一次。

这一次,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我去单位开会,他也在旁边等着。

他还抢我的手机,照着通话记录一个个地打过去,只要是男的接电话,他就骂人家。

他说,我活着是他的人,死了是他的鬼,除非他死了,我才能再找别的男人。

他不允许他挣钱买的房子里住进别的男人。

他打我打得太狠了,还扬言要剪光我的头发,让我没脸出门找男人。

我同事看不过,帮我报了警。

我躲回娘家,他又去接我,让我离开T市,跟他一起出去打工。

我不答应,他就拼命喝酒,撒酒疯。

我同事说。

“你不要命了。

在家他都敢这样打你。

”他这个人完全不可理喻。

现在,我给他打电话要生活费,他总是拖着不给。

我不给他打电话了,他又打电话过来查问。

“你怎么不找我要钱。

是不是有男人养着。

”真拿他没办法。

他随时会回来“捉奸”,我只能外出打工躲避。

我将9岁的小女儿寄养在邻居家了,大女儿已16岁,先前就出去打工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