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内战:沙发上的分居风波 – 健康者社区

围城内战:沙发上的分居风波

某次陪一位男同事去买沙发,他对那种宽宽厚厚的沙发情有独钟。

我不解,他神秘一笑,说。

“这样睡着才舒服。

”一语道破天机,看来他是常被罚到沙发上去的。

夫妻吵架,女人最后的一句话经常是。

“今晚给我睡沙发去。

”好像女人才是家里那张婚床的主宰。

但是在我们家,吵了架,睡沙发的是女人,睡床的是男人。

因为我们家男人会理直气壮地说。

“我为什么要睡沙发,我又没有和你生气,是你在和我生气,要睡,也是你去睡。

”想想也是,于是我一脸怒气、乖乖地去睡沙发。

往往是睡到半夜,就被他抱回到床上。

刚结婚那会儿,我们经常上演这一幕。

每次和老公西平生气,我就抱着枕头睡到客厅的沙发上,一是因为老公不肯睡沙发,二来我心里也有我的小算盘――女人睡沙发,男人轻而易举就能抱她回床上,男人睡沙发,女人有那把力气抱他回去吗。

我迷恋这种争吵过后的甜蜜。

但是这一次,我在沙发上已经睡到了第7天。

整整7天,一个星期,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西平一脸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在我的婚姻史上是绝无仅有。

起因是一个女孩子的电话,明明知道是我接的电话,却连一句起码的问候都没有,开口便是。

“西平老师在吗。

我找他。

”女孩是西平的学生,我把电话给了西平,在旁边愤愤地听着,话筒里传出来的笑声非常清脆。

其实我也不是这样爱吃醋的,只是前不久的一件事仍梗在心中。

那次,西平带了一男一女两个弟子到外地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一去便是半月,音讯全无。

我这做妻子的想念丈夫,打他的手机,可他的手机关了。

我转而找男弟子,男弟子已经打道回府,他告诉我西平带了女学生去了另一个城市搞调研。

我当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西平是中文系教授,围在身边的都是才女美女,我难免多几个心眼。

几天后,他回来了,看上去很疲惫,可眼神却是亮晶晶的。

这种眼神我曾经非常熟悉,可惜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本想问他,可看他累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因为有了这件事情,这个女孩的这次电话和她对我的态度让我十分不安。

十几分钟后,西平意犹未尽地放下了电话。

我愤怒地质问他和女弟子的关系。

西平皱着眉头看我,说。

“我一向是个自制的人,会用道德和责任约束自己。

我不否认,我很喜欢她那种青春的感觉,但我只是站在欣赏的角度,你不能因此而限制我和学生交流的权利。

”西平的话让我感到悲哀。

我已经32岁了,无论怎样扮嫩,都不会让他感到青春了。

那天晚上,我睡到了沙发上。

西平一如既往,新闻联播后,他开始在电脑前工作,临近零点,他开始洗漱,上床后,看一会儿书,便睡了,鼾声是均匀而平和的。

卧室通往客厅的门是开着的。

我先是装睡,甚至不敢翻身,怕他发现自己辗转反侧。

后来听见他的鼾声,我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泪水不可抑制地涌满了眼眶。

他竟然睡着了。

一连七天。

我失策了。

为什么要自己睡沙发呢。

如果真生气,就应该让西平睡沙发,凭什么让他一个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伸展自如。

别的女人都是让丈夫睡沙发的。

以前觉得自己的做法比较有女人味,现在才发现自己蠢,这种方法原来是有致命伤的――它太被动了,如果西平一年都不投降示好呢。

那我岂不是要睡一年的沙发。

看西平一脸的笃定,似乎是真不想理我了。

我凭什么要忍受他对我的冷落。

两点多钟的时候,我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床上。

西平或许没睡熟,或许根本就没睡,转身就抱住了我,我的泪就给引了出来,奔流不止,好像要流成一条小溪。

婚姻中不单单有爱情,爱情游戏玩多了,总会有变味的一天。

当你的婚姻走过了五年、十年、二十年,双方的那点小心思都已被对方摸得熟透时,再来玩这些游戏,就显得有些做作了。

婚姻需要适时地低头,但不是单方面的,他哄哄你,适当的时候,你也得哄哄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