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丈夫建议我找情人解决欲望 – 健康者社区

同志丈夫建议我找情人解决欲望

温文儒雅的他是同性恋我和健是大学同学,几乎刚进大学,我就喜欢上了他。

他并不是高大帅气的那种男人,长得比较温文尔雅,但就是符合我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形象。

话不多,但说出来的那几句总能说到人的心坎里去;他对人很有礼貌,仿佛是来自另一个国度的绅士;他很爱干净,很多男生经常是大汗淋漓,但他从来不会满身汗臭地出现,运动过了,一定要洗澡换衣服……我这个人比较好强,对未来也想象得很美好,认定了喜欢的人,就想和他在一起。

于是,我对健展开了追求,经常主动找他聊天,上课的时候经常跑到他身边去坐。

渐渐地,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班上的同学早把我们看成了一对,我觉得健也应该是喜欢我的,否则不可能每次约他都成功,偶尔还会主动找我去图书馆。

但他始终没有向我表白,我以为他是不好意思对我说,于是打算放下矜持主动向他表白。

或许是看出了我对他的非同一般的感情,在我还没有对他表白的时候,他就先坦白了一个让我震惊的事实。

那天,他找了一家气氛很好的咖啡馆请我吃饭,我还以为他要向我表白了,开心得不得了,还特地好好打扮了一番才去赴约。

结果,听到的是这个让我几乎要昏厥的事实。

――“我喜欢的不是女人,在我心里一直喜欢一个男人。

”刚开始我还以为他开玩笑的,但他说得很认真,认真得让我不得不相信。

联想起他平时有些让我错愕的行为。

身上一定会带一块干净的手帕;保养品比我还多;碰到他的手,他马上会躲开;对女生虽然很绅士,但其实是有些疏离的……我一下子全都明白了。

我想用爱和家庭改变他不过,那个时候我想得很天真,对同性恋也很不了解,觉得只要他没有女朋友,我还是有希望的。

我相信,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他总是要结婚生子的。

之后,我们都没聊起过那个尴尬的话题,在他面前的时候,我也总是尽量表现女人性感、温柔的一面,给他更多的体贴,让他知道女人的好。

四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毕业了,我在杭州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健继承了家业。

健是独子,毕业后,家里的人就催他成家了,他和我说起了这个让他头疼的问题。

我的脑海里迅速形成了一个想法。

和他结婚。

这样不但能帮他解决头疼的问题,而且我还是相信可以用自己的爱和家庭的温暖,让他爱上我。

洞房花烛夜,他本来要睡书房的,我说什么也不同意,我不能让这个夜晚就这么虚度了。

最终,他留在我们的新房里,那一夜,我们过得像夫妻。

第二天早上,他很早就起来了,说是身边有人睡不着,之后,他就去书房睡了。

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幸福原来那么不真实。

不过,我还是想得很天真,至少我不用担心他在外面找个女人让我伤心。

他的爱人让我的幸福破灭然而,一切都还没改变的时候,另一个局面又出现了。

我不知道这是我自己设的局,还是上帝给我的烂摊子。

虽然我们都是分房睡,但我还是觉得幸福――他是一个好丈夫。

早上,他总是先开车送我到单位,再去上班。

晚上,只要没事情,他都会来接我下班。

晚上如果没有特别的应酬,他基本上都会在家里,看看电视看看书。

他不让我做家务,说女人的手要好好保养,别沾了烟火味。

早上都是做好早饭再叫我起床,他说女人要多睡美容觉才会美美的……然而,当我在幸福里沉睡了半年左右,我忽然发现健变得不一样了,他的行踪开始变得诡异。

会躲在书房里上网,会在阳台打电话,经常晚归,有时候还会彻夜不归……更主要的是,我发现他会露出那种很幸福的微笑。

本来在结婚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说好不过问对方私事的,但我已经做不到对他的“反常”不闻不问了。

我问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对我倒也不隐瞒,说遇到小志了,他现在也在杭州工作。

对这个名字,我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健一直对他念念不忘。

他们是高中同学,在高中时就相爱了,他们也很清楚根本没可能在一起,高考的时候,小志选择去北方来为这段感情画句号。

前段时间,他们在杭州相遇了,发现都没有忘记彼此,这几年的分离更让他们觉得离开对方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小志决定为健留在杭州。

健很兴奋地对我说。

“原来他们的感情没有画上句号,之前的那个,其实是个逗号。

”我忽然明白,健的世界根本容不下我,我的努力都是无用的。

我的幸福也在这一刻被打回了原形。

为了弥补,他建议我找情人小志出现后,健就经常不在家了,虽然还是会送我去上班,还是会接我下班,但把我送回家后,他就出去见小志。

我想挽留他,可是张开嘴巴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交易,我根本没有立场说什么。

刚开始的那段日子,我几乎都是边哭边吃晚饭的。

原先我还嫌120平米的房子太小,但只剩下一个人后,真恨不得少两个房间。

我一个人在家时,总是把灯开个通明。

几乎一入秋,就开起了暖气。

但一点用都没有,还是觉得冷。

有时我会拿着手机,反复打开电话列表查看他的手机号,虽然我不会真的打过去。

我从来没想过见小志,我怕见了之后会更痛苦,但还是见到了。

有一个晚上,实在太无聊了,我去商场逛,结果遇到了健和一个很清秀的男人。

健见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表情很古怪,我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小志了。

我平静地和他们打过招呼,就走了,逃一样地回到家里。

之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只要一躺到床上,我的大脑就不受控制地去想他们在一起的镜头,那些画面快把我逼疯了。

身边也没有什么可以倾诉的人,难过到极点,我也只能蒙着被子哭。

他为小志也买了房子,我住的这个家,对他来说只是个居住的房子,每周回来几次过夜也只是为了做做样子。

或许考虑到我也是个女人,也有正常女人的生理需求,健很含蓄地对我说,如果有合适的对象,他不反对我找情人,只要不被熟人看到就行。

他甚至建议我可以去别的地方找,机票和住宿他会全包。

这些话,让我冷得发抖,我坚决地说。

“不。

”然后回到房间,反锁了房门。

他在外面敲了很久的门,见我一直不开门,就不敲了。

他给我发了条短信。

“对不起。

”然后就出门了。

我隔着窗帘看着他发动车子离去,忍不住哭了。

那一夜,我一个人喝光了一瓶芝华士。

我渴望孩子,他提出做试管婴儿就这么过了两年多,我把所有的精力都耗尽了,因为健和小志,我太痛苦了。

实在没精神工作,我就把工作辞了。

相较于我的消沉,健在爱情的滋润下越来越有干劲,钱赚得越来越多,给我的钱也越来越多,但我的心却越来越冷。

婆婆知道我辞职了,很开心,以为我想生孩子了。

其实刚结婚的时候,她就暗示过我了,要我不要避孕,快些生孩子。

去年,她见我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还以为我身体有问题,拉我去妇产科做了详细的检查。

毕竟,你永远无法让月光和河流融合看完飘雪的倾诉,忽然想起一段诗。

我或可让山丘夷灭,或可让天空飘雪,却无法使你与我融合,月光是月光,河流是河流。

先天性的同性恋的性取向是绝对无法改变的,就像左撇子终生都是左撇子,这一点只和基因有关,和其他任何东西都没关系。

不是你不够魅力,也不是道德问题,飘雪能够明白这一点,还算是理性人士。

严格来说,飘雪的这段婚姻并不算特别悲惨,从她的叙述中来看,健是个绅士,并且忠诚于自己的爱情,亦诚实慷慨坦白。

即使作为丈夫他是个同性恋,但所尽的责远甚于许多异性恋的垃圾男。

如果飘雪留意看这个专栏,当很明白,有多少好女人在恋爱婚姻中碰上了多少千奇百怪的矬男。

爱劈腿的,滥赌的,暴力的,大男子主义的……他没有让你怀孕,是因为他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也忠实于真正的爱情。

比起许多让女友一次次怀孕,却根本不能负责,又让女友一次次去堕胎的垃圾男人,他人格是多么高贵。

他至少让你衣食无忧,保持尊严,想想那些爱上垃圾男的女人――比如那个因丈夫拒绝签字手术,而死在医院的孕妇李丽云,你就会明白,爱上的一个人是什么性向倒不是最悲惨的事,最悲惨的是爱上了不负责的男人。

所以,现在露一个微笑出来,你的人生还不算很坏嘛。

这段婚姻一开始就是你自己要求的,你为自己的人生设下的赌局,筹码是你的爱情和青春柔情,博的是他能够改变自己,喜欢上你。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结果。

你输了。

你向一只风车挑战,那就要愿赌服输。

你还这么年轻,大可以离婚,重新开始生活。

你有工作能力,也有了积蓄。

一个身体健康、颇有积蓄、容颜美丽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女性,你要难过什么呢。

你的命运完全是在你自己手里,幸福是你的仆人,随时听从你的召唤。

这个男人不爱你,他爱别人,这是没有办法的,就算是神也无法改变这类事情。

阿波罗追求河神的女儿,他那么英俊强壮多情,仍然被拒绝,人家宁可变成月桂树也不接受他……所以呢,你也没什么好哭泣的,你要做的不是企图改变任何人,而是改变你自己。

赌局已经终了,你彷徨什么呢。

重新开始人生。

你可以离婚,去爱上另一个人,这个世界上有60亿的人口哪。

你完全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在阳光下痛快地绽放自己的芬芳。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你缺乏勇气。

你依然爱他。

啊,如果你对我说你依然爱他,我得告诉你,不,你不爱他,你爱的是你内心勾勒的幻影,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你就强行把这个影子贴在他身上,并且希望他能和这个影子永远吻合。

亲爱的飘雪,这是不对的。

你给了一个人一个可怕的负担,一个永远也无法达成的期望,这对他也是不公平的。

对你自己,更是整一个儿的“盲山”。

你还不知道什么是爱。

爱永远都不是单向的,必须是有给予,有获得,有交流,有融合,这一整个过程才是爱。

单相思是狂热,是倾泻,是欲望,也许可以作出惊人的举动,却远远不是爱,不是可以依靠可以交付灵魂的平台。

爱是一个相濡以沫的渐进呀。

解决你内心的惰性,解决你对目前这个生活的依赖。

去爱别人,去重新开始生活,对你,对他,都是一件善事。

毕竟,你永远无法让月光和河流融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