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者社区|性调查报告:4% 有超过一个性伴侣 – 健康者社区

健康者社区|性调查报告:4% 有超过一个性伴侣

  调查:其中4%有超过一个性伴侣

  一项针对609名16至23岁青少年进行的性行为调查显示,有13%的青少年性活跃,而当中4%有超过一个性伴侣。

  大部分接受调查的青少年对安全性行为,如使用避孕套、避孕丸等有一定的认识,不过仍有23%的性活跃青少年在进行性行为时,不采取任何防范措施。

  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政务次长张思乐受访时说:“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一些青少年虽然在性行为方面开放,避孕知识也不缺乏,不过仍选择冒险不采取任何防范措施,这点令人担忧。”

  他说,青少年如今能够从互联网等方面获得大量性方面的信息,根本无法阻挡,能做的就是向他们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与性方面的知识。

  他表示,社青体部希望与教育部合作,有系统性地从小学至初级学院,甚至是大学,通过各种活动、课程,向学生传达性方面的知识,包括婚前性行为的后果等。

  不过他强调,家长在灌输正确的性价值观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也最清楚自己要把什么样的价值观传达给孩子。

  如今,许多家长在孩子教育的各方面都非常踊跃与校方合作,性教育方面也应该如此。家长若与校方合作,能够给青少年最全面、完整的性教育。

  调查由拜尔先灵医药公司(BayerScheringPharma)与Youth.SG网站联合进行,是它们展开的“对性行为负责”运动的其中一项活动。调查结果昨午在共和理工学院公布,张思乐是座上嘉宾。

  调查也显示,有74%的青少年认为,避孕套是防止性病传播最有效的避孕方法。国大医院妇产科高级顾问医生考迪星(KuldipSingh)教授表示,虽然大部分青少年知道避孕套是防范性病最有效的方法,但是仍有26%认为其他方式如避孕丸、体外射精等同样有效,这点令人担忧。

  他说:“避孕套是唯一能够防止爱之病与其他性病的方法,不过仍有超过四分之一接受调查者并不知道。”

  他指出,这或许是这个年龄层患性病者增加的原因。根据今年3月份的媒体报道,前年有678名10至19岁的青少年因性病求医,比2001年的256名超过两倍。

  至于避孕方式,有55%性活跃的青少年最常使用避孕套,23%则表示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选择体外射精、计算排卵期与避孕丸的分别有18%、8%与6%。

  考迪星指出,选择使用避孕套的数据令人鼓舞,不过青少年对其他避孕措施的可靠度的认识仍有待提高。许多青少年仍不知道,服食避孕丸其实是最可靠的避孕措施,联合使用避孕丸与避孕套的可靠度其实最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接受调查的性活跃青少年当中,36%每次都采取避孕措施,35%却每10次就有少过7次会采取避孕措施。大多数青少年表示,他们是在“一时兴起”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因此不是每次都会采取防范措施。

  根据卫生部提供的数据,去年20岁以下堕胎的人数从前年的1279人上升至1391人,占总堕胎数目的11.6%。

  在这之前的5年,20岁以下的堕胎人数每年都下降,从2000年的1730人下降至2004年的1341人。

  除了向青少年传达安全性行为的信息,主办当局也鼓励青少年坚持自己的立场,勇于向婚前性行为说不。

  师生对调查结果感惊讶

  有13%接受调查的青少年性活跃,令不少人感到诧异。

  出席“对性行为负责”讲座的两名共和理工学院学生陈依惠(18岁)与高健刚(18岁),对这个调查结果就感到惊讶,觉得这个比例相当高。

  他们认为,既然有一些青少年已经有性行为,教导青少年正确的防范措施,防止怀孕与性病非常重要。

  初级学院教师王续颖(26岁)认为,师长虽然能够劝青少年不要在婚前有性行为,不过仍会有一些学生选择偷吃禁果。

  她表示,校方曾安排防止爱之病的讲座,当中包括如何使用避孕措施的环节,学生都非常感兴趣,而且敢于发问。

  她说:“他们可能不好意思问家长。在学校举行这类讲座,他们会发现其他同学也有相同的问题。”

  不过,她也指出,一些学生可能会“滥用”这些避孕措施知识,以为只要采取措施做性行为就“安全”。

  她说:“所以,家长与教师还是要强调,选择对婚前性行为说‘不’其实是最‘安全’的。”

  新加坡家长计划协会(SingaporePlannedParenthoodAssociation)委员之一,有超过15年辅导青少年经验的约翰·维加严(JohnVijayan)则表示,协会到中学办一些讲座时,都会向学生传达避孕措施方面的知识,不过也会强调对婚前性行为说“不”的重要性。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