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婚姻众生相 – 健康者社区

“80后”婚姻众生相

走出象牙塔就步入婚姻殿堂“毕婚族”酸酸甜甜各有滋味一头浪漫的卷发,上身一件泡泡袖韩式中长装,下身一条紧身裤,陈�显得时尚而富有韵味。

今年7月30日,记者在婚姻登记处见到陈�时,她轻倚在赵霖的肩头,笑靥如花。

“今天是我们共同的‘生日’,我将永远记住这一天。

”陈�是武汉本地人,家境优越。

从小乖巧伶俐、能歌善舞的她,一直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尽管占有这些天时地利人和,陈�却不恃宠而娇,反而非常听话,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

2003年的高考,陈�一直为考试冲刺,导致考前生了一场大病,考试发挥失常,只考上了武汉一所知名大学二级学院。

但陈�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利用自己的优势,很快在年级脱颖而出。

大三时的一次机会,陈�认识了另一大学学生、来自省内一个乡镇的赵霖。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但两人相约,绝不影响彼此的学习。

经过两年的平稳发展,今年上半年,两人通过参加招聘会,均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你的家不在这里,毕业后生活方面可能会影响工作。

如果你不反对,我们替你作回主,毕业就结婚吧。

”6月初的一个周末,赵霖上门看望陈�的父母时,两老试探地说。

事发突然,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半晌没有回答。

回到学校,赵霖思考了两天,并征求了父母的意见,最后决定。

结婚!现在,赵霖在一家IT公司上班,妻子陈�在一家事业单位,家里一切由岳父母打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因为没有其他牵绊,赵霖专心工作,很快成为经理眼里的骨干。

看着周围的同龄人大部分还在为婚姻大事焦头烂额时,赵霖感到。

结婚的选择是对的。

同为“毕婚族”,安芳和林学的生活却有些混乱。

安芳和林学是去年毕业的大学生,两人就读于同一所大学,都是××省人。

地域上的亲近感使两人走得较近,慢慢的,老乡变成了恋人。

去年毕业时,两人都选择了留在武汉。

走上社会后,人生地不熟,也许是为了缓解生活的压力吧,毕业刚两个月,他们就领了结婚证。

“当时想着结婚后,生活会稳定一些,双方父母也会帮忙,我们可以有更多精力打拼事业。

但现在发现,婚后生活并不像当初想象的那般一帆风顺。

”安芳告诉记者,为解决婚房,她与林学在家长的资助下首付两成,按揭购买了一套商品房,每月都要承担1600元的房贷压力。

由于参加工作不久,两人的收入都很有限,还贷成为沉重的压力。

经常一到月底,小夫妻就开始为拮据的经济而烦恼,好几次都靠长辈接济才渡过难关。

“我和林学两人工资加起来不到4000元,房贷就占到近一半,还有各项开销、人情往来。

每月要还款时,我就紧张。

”安芳坦言,婚后,她就没有正经逛过一回商场,去年过年都是在小店里买的便宜衣服。

显然,结婚使两人提前面临了许多同学所没有感受到的烦恼。

平时各耍各周末再相聚“我们的婚姻AA制”生于1981年的张泛,毕业于武汉一所重点大学,去年刚刚结婚。

由于性格外向、很快在实习的单位扎下根来,薪酬也很不错。

优越的环境,让他养成了消费大手大脚的习惯。

他的妻子阿羽,也是从小受父母宠爱呵护的独生女,父亲在汉口开有一家小公司,家里生活早已步入小康。

为了不让宝贝女儿受委屈,阿羽和张泛结婚前,其父亲就出钱买好了一套商品房。

但因单位离娘家近,为上班方便,阿羽仍一直住在娘家。

无住房压力、无失业之虞,张泛和阿羽乐得自在。

为了追求自在安逸的生活,结婚之前,两人约定。

婚后收入各自管理、支出各自负担,平时各玩各的,互相不得干涉,周末、各种节假日、纪念日一定相聚。

这样,小家的家务活基本都是请钟点工来做,三餐基本都在外面解决。

为了工作、相聚方便,张泛还自己购买了一辆小汽车,两人每月的工资基本花光。

平时,两人各自拥有自己的朋友圈,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但一到周末,张泛和阿羽都会按时回到两人的小家,过上一个温馨的周末。

尽管一周才见一次面,但两人的恩爱程度不亚于当初热恋的时候。

此外,阿羽也从不翻老公的手机、不查询工资收入,给了张泛足够的信任。

“我觉得这样AA制的生活很好,简单实用、公平合理,我们现在的生活因宽松,也非常稳定。

”阿羽告诉记者,她愿意将这样的生活坚持下去。

见面一周即结婚一语不合就离婚让人目炫的“闪婚闪离”网上认识后,网下见面仅一个星期就结婚了。

但不到半年,这对小夫妻又很快离婚。

小菁的快如闪电的结婚、离婚,让疼爱她的父母大跌眼镜。

小菁今年23岁,家住汉阳,从小就爱闹爱玩,为她的事,父母没少操心。

去年她从某职业学院毕业后,为了让她稳定下来,父母多次为她张罗介绍对象。

但她总是笑着说。

“缘分未到。

”与很多年轻人一样,小菁也爱好上网,结识网友。

今年初的一天,小菁又在网上徜徉,QQ上忽然传来一条信息――网名“疾速如风”要求加为好友。

互相介绍后,两人一“见”如故,聊得非常投机。

从那以后,两人经常相约上网。

小菁后得知,“疾速如风”也是武汉人,名叫阿窦,且年龄相仿,两人愈感亲近。

今年3月末,两人约好网下见面,年纪相若的小菁、阿窦一见倾心。

此后,两人只要有时间就粘在一起,没时间见面就手机聊天、发信息。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小菁哼着小曲回到家中,对母亲说。

“阿窦向我求婚了!我答应了。

”尽管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父母还是同意了。

说不定能让女儿稳定下来呢。

婚后的生活,对于这对“80后”的新人来说,与恋爱时没什么两样。

由于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生活自理能力较差,每到周末,小菁的母亲都会赶来为他们整理房间。

小菁和阿窦婚后没做过饭菜,不是去饭店,就是去双方家里蹭饭。

时间久了,毕竟不好意思,兜里也总是“月光光”。

他俩合计。

咱也不能总不开伙做饭啊,学学吧。

一时心血来潮,小菁拉着母亲,到书店买了一大堆烹饪书籍。

小菁原想小两口共同研究,没想到,就在她积极实践的同时,阿窦下班后却不是打游戏,就是看电视。

小菁日渐愤慨。

两人多次为此争吵不休,谁都觉得自己有理,每次都不欢而散。

今年8月的一天,当小菁再次为此生气,阿窦一急,脱口说出。

“你要觉得不乐意,就离婚!”“离就离,谁不离谁是小狗。

”小菁一听,气更大,把锅铲一扔,就赌气回了娘家。

脾气倔强的小菁甚至不给阿窦和自己缓冲的余地,3日后,坚持到区婚姻登记处办了离婚手续。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