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婚》四大主角亮婚姻底牌 – 健康者社区

《金婚》四大主角亮婚姻底牌

漫长的五十年被浓缩进《金婚》,那些历史大小事件,远到“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文革”,近到改革开放、下海潮、出国潮,《渴望》《北京人在纽约》的热播,SARS、两次申奥,都一一表现在剧中。

随着《金婚》的火爆,剧中人自然成关注焦点。

记者为此分别采访了该剧主演张国立、蒋雯丽、沈傲君,导演郑晓龙。

面对记者,这《金婚》幕后的“四大人物”显然有话要说……张国立。

走到“金婚”应该没什么问题婚姻语录。

百分百听老婆的“其实我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古装戏好时我就去演古装,有时我还是电视剧的投资人、制作人。

古装剧走下坡路了,我就去演现实题材的《金婚》。

不过,这次演《金婚》,我跟蒋雯丽在这戏里是我们两个人从艺以来比较满意的一部。

不是我自夸,这戏无论从导演、编剧,还是我们演员,大家都挺有默契。

我今年来上海的次数特多,不,我希望自己的戏在上海能播得好。

在北京红的戏,在上海播却没有底。

这戏拍时就像拍一部50年的历史,这戏抓住流年的特点,真给自己长了知识。

”张国立开门见山。

谈到对婚姻的理解,张国立娓娓道来:“我和邓婕,都是离过婚再走到一起的,除了我和前妻所生的张默,我和邓婕还领养了一个女儿。

”张国立称,以他目前的“修炼”状态,走到“金婚”应该没什么问题。

“每一对夫妻都会有自己的问题,大部分都是一些磕磕碰碰的琐事。

如果想永远相敬如宾,这样的例子好像很少,至少我没看到。

其实婚姻保鲜没有秘诀,关键还是两个人相互理解、关爱和扶持。

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为生活琐事吵架是难免的。

就拿《金婚》来说,佟志和文丽到老的时候才又变得恩爱,那时就是到了一种境界了。

”在张国立眼里,邓婕是个很直率的人,如果她不高兴了会直接说出来,不会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时才采取措施。

《金婚》的佟志,跟文丽比,显得有点弱,其实现实生活中,张国立在邓婕面前也百分百的服从。

“我是百分百听老婆的,什么也不管对男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福。

”蒋雯丽。

我没那么“作”婚姻语录。

婚姻是很现实的在不少年轻观众眼里,蒋雯丽演的文丽有些作、有些自私、有些不近人情。

生活中的蒋雯丽可不承认自己是那样的人。

她与顾长卫的婚姻,一度被外界说成是“美女与野兽的结合”。

说起自己的婚姻,蒋雯丽也颇有感触。

她告诉记者,《金婚》关机那天正好是她和顾长卫结婚纪念日,也因此让她生出些感触。

“婚姻是很现实的,两个人一起生活会遇到很多问题,生活中的‘金婚’是我向往的。

这就要求夫妻间能够宽容和理解彼此。

你想,金婚是50年啊,如果没有相互的理解和宽容怎么能够走到金婚。

”对于塑造文丽这样一个性格上与自己有距离的角色,蒋雯丽表示。

“我这次从20岁演到70岁,觉得挺过瘾的。

年龄跨度这么大,对我很有挑战,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演过的,是一年一集逐渐变老,不像以前的角色,是一下子老了。

这次要求我在体态和神态上表现得更细致入微。

”沈傲君。

我不做第三者婚姻语录。

不能接受婚外情沈傲君最近成了荧屏常客,由她主演的《霓虹灯下的哨兵》正在新闻综合频道热播,《金婚》里的李天骄又让她背负了“第三者”的名声。

说起这个李天骄,沈傲君显得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李天骄敢爱敢恨,是个率性女子;恨则是她不顾佟志已有家室,执意追求自己的爱情。

“生活中我是不能接受婚外情和第三者的。

我觉得既然两个人结婚走到一起,就应该坦诚相待。

心里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

你看我们这戏,李天骄和佟志他们之间其实什么事也没发生,尤其是佟志,他把对李天骄那种说不清的好感放在心里,但他因为怕文丽起疑心,就瞒着不说,结果反倒好像真有什么事似的。

所以,夫妻两人,遇到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关键是要及时和对方交流、沟通,千万不要不说,这样只会小事变大。

你看,因为那李天骄,佟志和文丽还差点离婚了呢。

”《金婚》里,李天骄是个令佟志和文丽婚姻起变化的关键人物。

沈傲君对记者说,“我觉得她有点辣,这性格不像我,我也不会像她那样眼里只有爱情而不管对方有没有家室。

”郑晓龙。

为婚姻生活作出完美诠释婚姻语录。

细水长流的平凡生活“我拍《金婚》是受父母婚姻的启示。

我对婚姻的理解是:婚姻就是细水长流的平凡生活。

”该剧导演郑晓龙是国内电视剧无可争议的领军人物。

他导演的《北京人在纽约》至今被人津津乐道。

此次他再次亲执导筒,率领100多人的庞大摄制组,力求为观众再奉献一部影视精品。

《金婚》因取材于郑晓龙父母的生活片断,一度被认为是他借电视手段为父母的婚姻作传,其实他只是受父母婚姻的启示,希望为上一辈人的婚姻生活作出完美的诠释。

在当前人们已经对充斥荧屏的古装戏普遍审美疲劳,对滥情戏亦相当厌倦的局面之下,郑晓龙相信《金婚》一定可以让人们重拾那些纯真年代的温情记忆,对于感情和婚姻有一份美好期待。

《金婚》火爆全国,身为导演的郑晓龙,自然开心不已。

“我拍的电视剧不多,因为我本身还有许多行政工作要做。

《金婚》恰恰是我为数不多的电视剧里拍得很愉快的一部。

现在这戏火了,也算是对我们工作的一种承认。

”郑晓龙告诉记者,《金婚》原本初剪时有68集,精剪后变成60集。

据郑晓龙介绍,在拍摄过程中,他不但要求演员的表演要贴近生活,而且所有场景和细节都要最大限度还原各年代的生活本色。

“如此频繁地更换年代,不但对于演员的表演是个挑战,对化妆、服装、道具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为了原汁原味呈现各个年代的特色,这戏从开机之日起,服装和道具部门就想方设法,从民间征集了大量服装和生活用品。

从佟志身穿的背带工装裤,到一件1950年代的蓝棉袄,从墙上的挂历,到黄色‘面的’的顶灯。

大到一辆50年代的公共汽车,小到一张70年代的自行车票,所有细节都要求有年代真实感。

剧中使用的道具数以万件计,光是最直接表明年代特点的报纸就每年两张共制作了100张。

”郑晓龙告诉记者:“为了给文丽制作50年代流行的花裙‘布拉吉’,服装师赵文秀带着几名助手跑遍整个北京,将花布的品种近乎买全了。

”郑晓龙还说,《金婚》的成功还真得感谢那些热心的观众朋友。

“比如剧中面的上的顶灯,就是一位热心的出租车司机亲自送到剧组的。

《金婚》选用了京棉集团宿舍的一幢筒子楼作为佟志和文丽的住房。

居住在此的老师傅们,听说这戏是反映工人生活的,纷纷向剧组提供50年代的工作服。

一位姓赵的老师傅与剧中的佟志同龄,恰好也是1956年结婚的,刚刚度过金婚。

听了剧情后,他把自己一件结婚时的蓝大衣贡献给了剧组。

张国立就是一直穿着赵师傅的大衣扮演佟志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